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第一序列 > 1219、兑现承诺

1219、兑现承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荒野上的歌声时有时无,就像是清晨里缥缈的薄雾。
  
  十辆越野车分别驶向各自的不归路,每个人心中所求的不是自己立功授勋,而是给其他路上的人争取机会。
  
  包括张余歌在内的所有士兵都心怀死志,打从出发开始,就已经想要把希望留给别人了。
  
  这就是庆氏部队的荣耀。
  
  整个西南的四十多座壁垒里还是一片祥和的模样,之前罗岚杀人时流的血已经被擦拭干净,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似的。
  
  壁垒居民们以罗岚杀人事件为饭后谈资,大家猜测他为什么突然杀人,又私下里编排了好多个明争暗斗的故事,这些故事被添油加醋的越传越广,可谁也没觉得这些事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毕竟,那上层建筑里的斗争,跟他们小老百姓挨不着。
  
  所以他们也就不知道,其实真正的战争从这一刻就开始了,并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发生着。
  
  战争从来都不仅限于你来我往的炮弹轰击与机枪扫射,那些暗流涌动着的波涛汹涌也同样惊心动魄。
  
  庆缜曾对庆毅说过,幸亏罗岚三天之内大开杀戒,把庆氏的隐患都给扫除掉了。
  
  不然现在大家得知“庆缜”和罗岚去了中原后,野心肯定会蠢蠢欲动。
  
  这些人虽然动摇不了庆氏的根基,但还是会造成一些小小的麻烦。
  
  王氏曾经发出过邀请,只是被庆缜拒绝了。当初罗岚与任小粟临别的时候就说过,最终他们可能还是要去一趟中原,因为很多事情已经超出了庆氏的掌控。
  
  所以,罗岚杀这些人、背那些骂名,其实就是想要在自己临行前给庆缜留下一个安定团结的后方。
  
  罗岚还是那个罗岚,他一直都在用自己的方式照顾着这个家庭。
  
  庆毅在冰凉的地板上睡了一夜,幸好现在是夏季,银杏庄园的海拔又不高,所以不至于太冷。
  
  他醒来后发现,庆缜竟还是安安稳稳的坐在那黑色的湖中,似乎一夜未眠。
  
  “二哥,你晚上没睡吗?”庆毅疑惑道。
  
  “嗯,”庆缜点头:“想点事情。”
  
  “你是担心张余歌他们没法把消息送去西北?”庆毅问道:“难道二哥你觉得,真就没人能突破封锁吗?”
  
  “嗯,”庆缜似乎心中早就有了自己的判断:“他们没办法成功的,阿毅,我说过的,跟人工智能下棋时不能心存侥幸。”
  
  “那我们怎么办,”庆毅皱眉道:“若是不能让任小粟去中原,那大哥岂不是危险了?”
  
  “还有机会,”庆缜说道。
  
  “什么机会?”庆毅愣了一下,似乎庆缜在他睡着之后还做了其他安排,那十名战士以外,应该还有其他人正前往西北:“二哥,你这时候不能暴露你还在庆氏的消息啊。”
  
  “无妨,我用乌鸦送的信,这个人我信得过,”庆缜说道。
  
  庆毅知道庆缜身边还有一个可操控乌鸦的超凡者躲在暗处,当初庆缜和罗岚被软禁时,庆毅便是以乌鸦作为纽带来传递信息的。
  
  当初罗岚被软禁在88号壁垒的时候,庆缜也是用乌鸦来传递信息的。
  
  只是,庆毅一直以为操控乌鸦的人是许瞒,现在许瞒已经去了中原,那应该另有其人了。
  
  不过他有点不解:“二哥,你还派了谁去西北?”
  
  “唐周。”
  
  庆毅愣了一下,他知道庆缜为什么要派唐周去。
  
  昨天这位二哥便对他说过,如果这世上还有谁愿意舍命救罗岚,那么除了他们兄弟几个,就只剩下任小粟与唐周了。
  
  就在这暗流涌动的清晨,荒野上唐周骑马而行。
  
  剧烈起伏的马背上,唐周俯下身子低低的伏在马背上,以此来减小风的阻力。
  
  在他身侧,竟是还牵着两匹战马的缰绳。
  
  一人三马,这是古时候骑兵斥候在长途奔袭时的最高配置。
  
  一个成年男性士兵的体重差不多在160斤左右,马匹长时间驼负,会对它造成极大的压力与负荷。
  
  在这种长途奔袭中,骑兵需要不断的观察自己马匹的疲惫程度,然后以换乘的方式让三匹马平摊脚力。
  
  其实庆氏内部都是现代化部队,所以根本没有骑兵这样的作战序列。
  
  而唐周骑马走荒野、不走大路,就是不想被敌人发现行踪。
  
  从一开始,那分别走向不同路线的十辆越野车,就是庆缜用来给唐周吸引注意力的。
  
  所以从一开始庆缜就已经有了判断:如果人工智能真的想要封锁西南,那这十名战士一个都活不下来。
  
  在这场与时间比赛的长跑中,唐周才是庆缜真正的希望。
  
  然而,也仅仅是希望而已,至于唐周能不能抵达西北,谁也不知道。
  
  就像庆缜常常给庆毅说的那句话一样,与人工智能对弈不能心存侥幸,这话他不是说给庆毅的,是说给他自己的。
  
  他需要一次次说出来给自己听,这样才能牢牢的记在心里。
  
  此时,唐周已经向北方骑行将近五百公里,路上他不停的换乘,可他还是能够感觉到战马的身体状态在不断下降。
  
  明明是夏季的清晨,可战马身上的汗液还是不断蒸腾出白雾来,可见战马身上温度之高,已经快要达到它们所能承受的极限了。
  
  但是唐周不能停,只能不断的用鞭子与马刺来催促马匹继续狂奔。
  
  这三匹马,还是庆氏那些老头子们在世时繁育出来的变异品种,据说可在驮人的情况下日行六百公里。
  
  一般情况下,灾变前战马时速20公里到60公里之间,日行300公里便是极限,很容易把马跑死。
  
  以前庆氏的老头子们还在,便有人常说这三匹战马是他们的心肝宝贝,就养在银杏庄园后面的矮山牧场里。
  
  平日里有人专门照料它们的饮食起居,还有人专门负责给它们训练各个项目。
  
  曾经有饲养员不小心给这三匹战马刮伤了一点皮,竟然被庆氏的那些掌权老头子们给送去了秩序司监狱,硬是关押了7年。
  
  然而庆缜并不在意它们的死活,这一路全速八百公里跑到北方144号壁垒,饶是三骑换乘、饶是它们变异进化过,也要硬生生跑死。
  
  别人手里珍惜的玩物,在庆缜手中也不过是个合格的工具罢了。
  
  ……
  
  昨夜,唐周在荒野上前行的时候,还隐约听到了不远处的枪声。
  
  还有……音乐的歌声。
  
  那嘹亮的歌声,就像是男人之间有酒有笑声的告别。
  
  啊朋友再见。
  
  啊朋友再见。
  
  啊朋友再见吧。
  
  再见吧。
  
  再见吧。
  
  如果我在战场中牺牲,请你继续前进,背负我们的荣耀继续前进。
  
  唐周大概明白,这应该是给他吸引火力的战士与敌人遭遇了,这时候唐周甚至都还没法确认敌人到底是什么,只能在心中默道一声保重。
  
  他不能去救那些给他掩护的战友,因为乌鸦送来的那张纸条上写着:将罗岚前往中原之事送去北方144号壁垒,十人性命换你一次机会,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距离144号壁垒越来越近了,曾经匪患猖獗的河谷地区已经近在眼前。
  
  唐周知道,只要能够穿过这里,那这次行动就能成功。
  
  因为河谷地区北方,正有一支第六野战师的营级部队在附近拉练,他只需要引起那支部队的注意,自然会有人帮他把消息带去北方。
  
  然而就在下一刻,他忽然看到一只麻雀孤零零的站在清晨薄雾的树梢上,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唐周发誓,自己从来都没见过麻雀如此盯视过。
  
  他再也顾不得多想,而是狠狠在马屁股上抽了一鞭子,战马吃痛后再次奋力奔跑起来。
  
  当唐周从麻雀所在的树梢下经过时,他下意识回到看了一眼,却发现那只硕大的麻雀竟是扑腾着翅膀紧紧跟随在他身后。
  
  再往后看,唐周竟是突然看到之前发生枪声的方向,突然飘起一片宛如乌云般的鸟群。
  
  唐周坐下的马匹越来越慢,而那片乌云般的鸟群却距离他越来越近。
  
  “原来是要面对这么恐怖的东西啊,人工智能,”唐周苦笑起来,但是苦笑之后他便立刻有决断。
  
  作为庆氏如今最核心的人物之一,唐周怎么可能不知道012号军事基地被袭击的始末,所以当他看到麻雀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一切。
  
  他明白,自己要面对怎样的对手。
  
  就在战马奔腾之中,唐周身手矫健的在行进过程中腾身而起,只是一瞬的功夫便翻上了另一匹战马背上。
  
  这匹战马的体力保存最好。
  
  待到坐稳之后,唐周便立刻松开了另外两匹战马的缰绳:“去吧,你们就不用陪我一起送死了,回荒野上去吧,辛苦了。”
  
  说完,唐周紧紧夹了一下马肚,整个人如离弦之箭似的脱离了队伍,后面的两匹战马失去缰绳控制后便一左一右朝荒野上跑去。
  
  其实唐周知道庆缜为什么要选自己来传递这个消息,因为庆缜知道他就算死也会把这个消息送去西北。
  
  唐周心想,自己是什么时候遇到罗老板的?
  
  好像是10年前的那个秋天,那时候唐周还是111号壁垒的流民,唯一的亲人、他的父亲刚刚去世。
  
  人死如灯灭,就算是流民也想好好安葬亲人,最起码的棺材要打一副,不然这荒野上的野狗便会把父亲的尸骨从地里挖出来叼走。
  
  青年唐周找邻居借钱想要安葬父亲,结果没一个人愿意借给他,正逢罗岚从111号壁垒出来前往113号壁垒驻军庆氏第六作战旅履职。
  
  罗岚看到他在路旁用草席卷着父亲的尸体,便下车乐呵呵问道:“怎么了?”
  
  16岁的唐周有些愤怒,自己父亲死了,这壁垒里出来的大人物竟还笑眯眯的。
  
  只是他急于将父亲下葬,便无奈说道:“我想打口棺材下葬父亲。”
  
  罗岚笑道:“你拿什么来换?”
  
  “用我的命,”唐周倔强道:“你拿钱,我这命就是你的。”
  
  “我要你的贱命没有用,大好男儿,来我麾下当兵吧,”罗岚笑着上了车。
  
  唐周默默的看着对方攥紧了拳头。
  
  然后便有勤务兵帮助唐周下葬了父亲,然后与他一起上了前往113号壁垒的卡车。
  
  唐周心想,如果事情到这里便结束,那他大概率会踏踏实实的当几年兵,然后退伍进入壁垒。
  
  到时候说不定能够找个工厂的活干着,一边拿庆氏的退伍津贴,一边拿一份工钱,生活也还算安稳。
  
  但他抵达113号壁垒的驻军营地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到罗岚,然后倔强说道:“我说把命给你就一定给你,你不用急着拒绝,我这条命对你有用。”
  
  当时罗岚笑骂起来:“有种。”
  
  那年罗岚23岁,是庆氏影子的哥哥。唐周16岁,还是一条烂命。
  
  自此以后,罗岚一路高升,唐周便跟着他一路高升,24岁便成了这位罗老板麾下的少校军官。
  
  唐周入伍十年,便跟了罗岚十年。
  
  人生有几个十年?
  
  如今唐周26岁,罗岚33岁,这十年就像是一个轮回。
  
  此时战马越跑越慢,唐周也将穿过整个河谷地区。
  
  但是,乌云般的鸟群已经来到头顶。
  
  战马上的唐周只感觉自己突然下坠,他坐下的马匹在彻底筋疲力尽后前蹄再也承受不住奔腾的力量,一瞬间连同唐周一起翻倒在地上。
  
  仓促起身的唐周有些灰头土脸,他立刻检查了一下自己腰间的手枪,并打开了保险。
  
  他不能等这群麻雀落下来,因为如果自己也被纳米机器人背后的人工智能控制,那么对方就可以轻松读取自己的记忆,知道自己将如何传递消息。
  
  “这条命,该还给你了,”唐周笑道。
  
  庆缜是知道这个承诺的,因为他们曾偶尔提起过,当时大家都拿这事当做笑话来调侃唐周的。
  
  然而唐周在接到乌鸦送来的纸条后便明白,这纸条不给别人,偏偏给他这个已经军衔至上校的高级军官,其实庆缜把这个任务交给他来做,便是无声的告诉他:兑现承诺的时候到了。
  
  这一刻的庆缜为了罗岚,已经强迫自己冷酷的把所有人都当成了工具。
  
  不管是张余歌他们,还是唐周,亦或是任小粟,都是庆缜想要给罗岚增加保命机会的筹码。
  
  庆缜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他只需要自己的哥哥活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