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 > 第300章 蔷薇花嫁 26

第300章 蔷薇花嫁 2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没有惊动其他人,只是和西隐安静的待在角落。      因为她大半的身子被西隐挡着,倒也没人发现她和此时正光彩大放的绫香长得一摸一样。      时笙这安静的样子,让西隐觉得很诡异。      这太不符合她的性子。      西隐暗自握紧时笙的手。      浓郁的蔷薇花香在整个大厅飘荡。      时笙的视线落在大厅旁边的长方形餐桌上。      上面摆放着许多漂亮的杯子,杯子里盛着鲜红的液体。      那股蔷薇花香,就是从那里散发过来的。      西隐似乎注意到她在看那边,将她往自己怀中拉了拉。      低声解释,“那是荩箩汁,可以让你有饱腹感,但是会上瘾。”      “你给我喝的那个?”      “嗯,对不起。”西隐没有隐瞒。      幸好他只给她喝了一杯。      时笙没什么反应,看了那边一眼就收回视线。      血猎和血族行成鲜明的阵营划分,各自占据着一方。      当然有血猎和血族交流,不过交流仅限于打招呼。      时笙看到杜绝在血猎队伍中,他的脸色看上去有些不好,一直和身边的人说着什么。<>      身边的人似乎不同意,杜绝越说越激动,突然摔掉手中的红酒杯。      玻璃碎裂的声音,让整个大厅都安静下来,看向他的方向。      “你们不说,我来说,这件事关乎的不是我们人类,还有他们血族。”杜绝的声音掷地有声,在安静的大厅徘徊。      “杜绝!”一直和杜绝说话的老者厉呵。      “不知杜先生想说什么?”克尔从血族那边走过来,站在中间,神情有些探究的看着杜绝。      “杜绝,别胡说。”老者想要拉住杜绝,杜绝却一把挥开老者。      他推了推眼镜,向前走几步,站到克尔面前,“不知克尔先生可知道您的义女,在人类世界违反条约,随意杀人。”      克尔眸子顿时一眯,看向不远处的绫香。      绫香也像是被这个消息震惊到了,表情有些呆。      四周的目光纷纷扫向绫香。      “违反条约第一条是死罪……祢奈殿下怎么会杀人?”      “祢奈殿下怎么会违反条约,说不定是他们故意找茬。”      “我看也是,他们血猎和我们本就是天敌,肯定是栽赃陷害。”      克尔无视那些讨论声,冷静的问,“杜先生可有什么证据。”      杜绝从身上摸出手机,点开视屏给克尔看。<>      第一个视频是侧脸,但是那张脸太有标志性,就算是侧脸也不会让人认错。      而视频中的人正在咬着人类脖子喝血。      第二个视频则是在学校被围攻的时候。      拍摄的人没有拍到时笙和绫香同时出现的画面,只拍到绫香吸血,然后露出面容的画面。      “这就是证据。”杜绝扬声,镜片下的眸子满是精光,“不知克尔亲王要如何解释。”      瑞伊站在克尔身后,脸上的表情有些变幻莫测。      他家小公主才不会这么粗鲁的进食,肯定是那个冒牌货。      但是现在那个冒牌货是顶着他家小公主的名头,这件事如果处理不好,最后被人诟病还是小公主。      “克尔,让你家丫头来解释一下。”旁边的亲王发话,看血猎的眼神极其不善。      虽然他们有内乱,但是在这种时候,自然是要站在自己人这边。      克尔看向绫香。      绫香拎着裙摆走到克尔身边,先看了一眼杜绝。      杜绝凌厉的眼神让她害怕的一缩,小声解释,“义父,我没有,他们污蔑我。”      “祢奈丫头你可得拿出证据才行。”亲王中,一个长相颇为丑陋的男人站了出来。      也不能说丑,只是脸上与一道疤,影响了他的容貌。<>      他目光凌厉如刀的盯着绫香,压迫感直直的朝着她碾压过去。      “费奇!”克尔沉声呵斥。      被叫费奇的男人冷哼一声,“克尔,你这么大声,难道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你的义女若是没有做过,我们血族自然不会看着她被污蔑。但她若是违反条约,我们也不能包庇,不然百年前定下的契约还有什么作用。”      克尔看费奇的眼神立即变得微妙起来,其他的亲王都默不作声,各自打着自己的主意。      “若是祢奈殿下能拿出证据,证明清白,这件事就是我们不对,我们会给祢奈殿下赔礼道歉。”见事态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老者也站出来说话。      “我真的没有。”绫香辩解,神色很焦急,“义父你相信我。”      “祢奈丫头这可不是说说就行,得有证据。”费奇那落井下石的嘴脸,估计在场的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是在借血猎发难。      亲王中,费奇和克尔最强,两人也是暗中较劲多年。      此时这么好的机会,费奇自然不会放过。      “费奇,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克尔的脸色彻底冷下来。      他竟然帮着外人……      “我也是为了血族的安稳,大家也不想有一个破坏条约,影响安定的人存在对吗?”      费奇接着道:“我们是亲王,总不能因为犯错的人是自己的亲人,就包庇吧?”      费奇这是逼着克尔做决定,当着血猎的面徇私枉法,那肯定会引起血猎的不满。      “义父,我真的没有做过。”绫香只是一个劲的说自己没做过,也不说证据什么的。      时笙看了片刻,突然咧着嘴笑了起来,下了结论,“她在挑起战争。”      至于目的……      据克尔说她在找什么东西,但是没找到。      估计是想趁乱在血族中找。      时笙捧着下巴看着那边的从争论升级到双方打嘴仗,最后有人被激怒要动手。      这期间,绫香的作用就是坚持自己没做过,但是不拿证据也不质问视频内容。      这让脑洞丰富一点的人,分分钟就脑补出前后剧情。      费奇就有点微妙了,他在不断的激怒克尔,大有一副和血猎联手拉下克尔的意思。      这么一出大戏,可那个冒牌货背后的主人却半分痕迹都没显露。      还真是煞费苦心呢。      时笙扯着嘴角冷笑,不知何时已经把铁剑拽在手中。      看他们唱这么久,也该她去装装逼,让他们重新做人。      *      月底了,求月票啊啊啊~      推荐票也不能少【害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