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 > 第1244章 王爷有喜 25

第1244章 王爷有喜 2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司马惠之前被关在冷宫,精神有点不好,修养这么久气色总算好点。      听说自家女儿要来,司马惠立即开始打扮,指挥下人做这做那的。      好不容易听到容王到了,司马惠直接奔出去,“阿芷,阿芷……”      时笙正和司马阳说话,司马惠出来,两人都看向她。      司马惠即便是上了年纪,依然好看,精心打扮之后,更显得光彩照人。只是那双眸子,有些失色,盛满悲伤。      看到时笙的时候,里面的悲伤才渐渐消失。      “阿芷,你额头怎么了?怎么肿了?谁打你了?”司马惠一眼便看到时笙额头上的红肿,紧张的询问。      时笙余光扫向站在旁边的祁渊,后者低垂着视线,双手拢在身前。      时笙微微一笑,“母妃,儿臣没事,只是不小心磕到了。”      司马惠一听才松口气,“怎么这么不小心,快进去,母妃给你上药,这要是留疤可就不好看了。”      “妹妹,那我先进宫去找爹,你和殿下好好说说话,晚上我和爹都回来吃饭。”司马阳很有眼力劲。      “好,你去吧。”司马惠此时眼里只有时笙,哪里还看得下去别的人,就连站在时笙旁边的人她都没看。      司马阳看祁渊一眼,“祁公子,我安排人带你在府中转转可好?”      祁渊没应声,依旧低着头。      时笙出声,“舅舅,他跟着我就好。”      司马阳有点担心,这可是赤曜的皇帝。      司马惠满心眼都是自家宝贝,根本就没听司马阳和时笙说什么,拉着她往里面走。      司马惠将时笙带进房间,关门,动作一气呵成。      祁渊被关在了外面。      他盯着紧闭的房门,表情有一瞬间的暴戾,周身溢出浓烈的杀气,但转瞬就消失了。      他转头看看跟在不远处的暗卫甲乙丙丁……      又瞅瞅院子的高度,他能翻过去吗?      司马惠和时笙说的不过是些家常,还逼着她换几身衣裳,好不容易捱到晚膳,时笙才看到祁渊。      “怎么没跑?”时笙走到他身边,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那边是一个池塘。      祁渊回给她一个冷漠的轻哼,      怎么跑?      后面跟着暗卫,四周都是高墙。      他就是故意的!      “殿下,用膳了。”下人在远处喊。      时笙看向祁渊,“走吧。”      祁渊不动,他不想和那些人吃饭。      他的手突然被人拉住,浅浅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你单独吃。”      祁渊愣了下,等回过神,发现自己竟然跟着人走了。      她的手有点凉,很小,软软的,一点也不像男人的手。      她拉着他,并没松开的意思,祁渊试着挣扎两下,没挣开。此时已经进入有人的范围,祁渊身上的龙袍本来就扎眼,此时又被时笙牵着,那就更扎眼。      “听说那是赤曜的皇帝,殿下怎么和他手牵手?”      “殿下不会……喜欢男人吧?”      “不会吧……”      “但是殿下身边一直没有女人,别的皇子王爷,就算没有正妃,侧妃和侍妾早就有了。”      下人们讨论得小声,没有传到祁渊耳中,可他能看到他们脸上的神色。      他压低声音,“放开朕!”      时笙松了松手,祁渊立即将手拽回去,“容王放尊重些。”      时笙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      祁渊被她眼神看得有点不自在,瞥开视线,用冷漠回应她。      祁渊被安排在单独的房间,和外面的大厅就隔着一扇门,他能听到外面的声音。      祁渊烦躁不已,推开面前的碗,站在旁边的暗卫甲顿时紧张起来。      又要砍人了吗?      不是暗卫甲草木皆兵,是这位皇帝,真的就是这么一个暴脾气。      但是祁渊只是坐着,没有出声,也没掀桌子。      他垂头盯着自己的手,手上似乎还残留着一些滑腻感,下一瞬脸色难看的用袖子挡住手。      他想他干什么!      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      “朕要净手。”祁渊突然出声,声音里面似乎带着气急败坏。      暗卫甲一脸懵逼,动作却极快的去打水进来。      祁渊将手反反复复洗好几遍,似乎这样能让自己好受一点。      暗卫甲看着祁渊怪异的行为,心底忐忑,要不要出去和殿下说说……      ……      晚膳上后,时笙和司马家的人告别。司马惠已经确定,这就是她的阿芷,司马阳和司马大人也松口气。      虽然有些地方解释不清楚,但只要是容王就行,至少她现在也没害他们的意思。      司马阳本来要送时笙他们,时笙拒绝了。      回去的路上祁渊脸色一直很难看,到华清宫,祁渊麻溜的下车,走了两步,他顿住,声音有几分别扭,“你额头没事吧?”      时笙摸下上过药的额头,“你关心本王啊?”      “谁关心你。”祁渊像是被踩中尾巴的猫,极快的否认,随后有些愤怒的往里面走。      时笙快几步追上他,再次拉住他的手。      “容王!”祁渊彻底炸毛。      他还牵上瘾了!!      “干嘛?”时笙往他那边凑了凑,“给本王拉一下又不会怀孕,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是不是发现喜欢上本王了?”      “胡说八道。”我怎么会喜欢一个男人,绝对不会!!!      “你不给本王拉,那就是证明你喜欢本王了,掩耳盗铃可不好,喜欢就大声的说出来嘛,本王不会笑话你的。”      祁渊:“……”      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      “你看看你的杰作。”时笙偏偏头,露出额头上的红肿,继续道:“算做补偿,你难道不应该给本王拉下小手安慰一下受伤的心灵?”      她的额头虽然上过药,但只是普通的药,此时看上去还是一片红肿。      在马车上的时候,他伸手推她一下,谁知道马车又开始动起来,她一下就撞到了桌角。      祁渊理亏,气哼哼的瞪她一眼,“从这里到房间!”      意思是可以从这里牵到房间。      时笙没意见,在一众宫女太监诡异的视线中进了华清宫。      到一个花园的时候,时笙突然停下,吩咐后面的人,“去搬两张椅子过来。”      祁渊瞪大眼,咬牙切齿,“容王!”      时笙歪着头笑,眉眼弯弯如新月,“你没说中途不能停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