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宫心谋之庶女皇妃 > 第九十六章:任性 大结局

第九十六章:任性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之后又是些裘皮、马匹、奴隶之类的,因为我感兴趣的只有宝石,这些就没怎么细看了。当然那一百个姿色上乘的宫女我要留意,看着的确都是美貌的女子,尤其是身量高挑细长、眼睛大而亮丽妩媚,别有一番异域风情。夏侯明瞧我盯得仔细,不由和我解释道:“她们的皮肤太黑了……”
  
  “说的也是啊!女子还是白皙为好……”我很是赞同地点头。
  
  然而匈奴人献上的最后一份贡礼是一头虎,准确的说是一头体格硕大的白虎,那是我们中原人从不曾见到过的颜色。此物一出,席间众人皆连声惊呼起来,那个通晓汉语的左贤王与我们解释道:“……听闻大周以龙、凤、虎、龟为神,龙凤天地难寻,故此送来孔武圣洁的白虎。在我们的国度,匈奴武士们自认为虎的后代,两国差异虽大,崇敬的神物却是相同的……”
  
  大周的确有神兽白虎,但和龙凤一样,真正的白虎只存在于传说罢了。皇家木兰围场那里驯养的兽类,最好不过是寻常的猛虎,却从不曾得到毛皮雪白的虎。不曾想到神一般的白虎竟是产自北地的。
  
  夏侯明点头称了一声好,表示满意。下席的臣子们却纷纷有些惧色,因着那猛虎实在骇人,又比我们在木兰围场中见到的虎更为硕大健壮一些。那几近三米的身长在狭小的铁笼内不住地转着身子,时而伸出利爪狠狠拍击栏杆,或仰天长啸,声响震天。中原人毕竟是甚少见到猛兽的,如此近距离地观赏这样一只虎,畏惧也是正常的。
  
  因着几位皇子里最小的也有四岁了,故而也一同列席。大皇子已经侧身被侍从护住了,我也吩咐宫人将三皇子抱远了一些。至于四皇子早被乳母借故称病,离席告退。
  
  那左贤王看众臣有畏惧之色,面上颇显出几分得意来,又拱手道:“此神物虽勇猛无比,但自幼被驯化,只会听从主人的命令,绝不会肆意攻击的……这铁笼也是黑铁浇灌,绝无法击破……”他说着,果然有两位仆从上前拿了竹竿逗弄,那白虎很是乖巧,时而席地坐下时而温顺地趴下。
  
  此举又引来一片啧啧称奇。<>
  
  然而在这时候,那训导的仆从突地比划了一个怪异的手势。只见方才温顺的白虎勃然立起,撑起身躯猛地向前一扑,那所谓黑铁浇灌的铁笼一下子就被破了门。
  
  突然的变故使得众人大惊失色,尖叫声此起彼伏地响起,随着那白虎破门而出朝我们缓缓袭来……夏侯明在那一瞬间就反应过来,大呼命令道:“……守军!快来人,匈奴人要弑君谋反!来人……”
  
  大周宫内戒备森严,守卫交泰殿的侍卫至少有百人,又有别宫的守军不断地赶来,只见乌泱泱一群人都抽刀迎了上去,又有大队的人马将那一群使臣和随行奴仆给围了起来。我原本稍稍安心,想白虎再怎样勇猛也敌不过百人,匈奴人在大周的皇宫里,四周都是大周的人马,怎么可能会取胜……
  
  但我想错了。那只白虎根本不是寻常的野兽啊……它眼中似乎根本没有侍卫们,虽然在人们的拼砍搏杀当中被划了两刀血口子,但不足以致命。它丝毫不肯和侍卫们缠斗,即使被划伤也没有“报仇”的意思,竟然竭力地跳跃到三四米的高空越过了人群,向我和夏侯明等人所在的上席扑来。
  
  这简直不是牲畜,而是心怀鬼胎、有着明确而强烈目标的人精!
  
  我心头一震,那空气中的阵阵腥风几乎令人腿脚发颤,那是对于猛兽无可抵御的恐惧……夏侯明一手拉住我,一壁指着旁侧的珺儿对宫人呼道“带三皇子走……”。一个武力内监抱住了三皇子朝外奔逃而去。
  
  更可怕的事还在后头。一个宫女原本是护着三皇子离开的,她却不小心带翻了桌椅,案几倒下时的声响使得白虎放弃我们转向了珺儿。我也不知这诡异的白虎为什么会如此,它的目标到底是什么呢……那个武力内监是夏侯明的心腹,极为能干,立即就察觉一丝端倪抬手向那宫女的后脑猛击一掌,一击毙命。
  
  但这时候白虎已经追上了他们,即便内监用轻功飞身而起跑得比寻常人快几倍,也没能快过四条腿的东西。<>我不顾一切地挣开夏侯明的手奔了过去。
  
  那内监无可逃避,不得已一手护住三皇子,另一手握拳猛击在白虎脑门上。但白虎生受了这势大力沉的一拳却毫无退意,抵着拳猛地一扑,内监惨呼一声倒地,后背已经被血色浸透。
  
  猛虎的利爪足足有两寸,他估摸是丧了命。但白虎根本不曾如寻常的虎狼一般被血腥吸引,而是一爪子巴拉开内监的身体,欲将被压在下面的珺儿挖出来。我无法忍受,踉踉跄跄地奔过去挡在珺儿前。
  
  那一瞬间我堪堪站在了白虎面前,我和这个天底下最凶残的猛兽对视着。我从它的眼睛里看到了死亡。
  
  但我没有死。一支长矛隔空投掷过来,一击扎在白虎的后腰,是夏侯明。趁着白虎吃痛的瞬间,他不顾侍从的阻拦,飞身奔向我。
  
  夏侯明的一击所争取的时间,使得一位队长上前将珺儿捞起,向外奔逃而去。更多的人想要来援救我和夏侯明,却被白虎两爪子拍倒了一群。这白虎太过强壮,方才百人的围剿只划伤它的皮毛,这一次的长矛也只穿透了少许,根本不曾重伤。
  
  无数的侍卫赶了过来,但都一一被击退,白虎不论被划伤多少次都不肯放弃对我们的杀戮。夏侯明紧紧抓着我的手想要带我逃,却再次被白虎一跃过头顶挡住去路……在这种绝望万分的时刻里我终于明白了。白虎想要杀的人是我和夏侯明,还有珺儿三人,它是死死地盯住了我们而不肯放弃啊……至于为什么,是什么东西吸引了它?定是有内奸与匈奴人勾结了!否则他们怎么会这样清楚我们三人所共有的特点,以此来训练白虎……应该是什么气息,使得白虎连素日里喜欢的血腥气味都不看在眼里,却要直奔向我们……
  
  对了,是薄荷啊!宫内只有我和夏侯明用薄荷与沉香混杂的香料,珺儿因为长期与我们在一块,也是薄荷气息最浓的。可惜现在知道这个已经晚了,我和夏侯明的外袍上都用了薄荷熏香,只怪我们没能及时预料到……
  
  匈奴左贤王身旁的人马被围拢,双方恶战,他们因着人数不多已经显露颓势。<>但那左贤王却丝毫不惧,扬声朝我们大笑道:“周王室!你们命数已尽,哈……我等会就擒身死,但你们挡得住白虎么!”
  
  他说着,看向大殿西侧——大皇子和他的乳母被几个匈奴人缠住了,出不得殿门,守军们正在恶斗。左贤王不禁越发得意,张狂吼叫道:
  
  “魔君!你和你的两个儿子都会死在这里!不妨告诉你,和我们互通的正是你的妾室,复姓司徒,还有那被你覆灭的司徒氏在宫外的残党,他们积蓄力量等这一天……哈,她倒打得好算盘,想要扶你第四子登基,但她以为本王会放过你其中一个儿子么!哈,这样第四子也名声尽毁,只剩了那个病重活不到成年又没有生育能力的第二子!哈哈!老天要亡你们周皇室啊……”
  
  我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在左贤王的狂言和白虎骇人的沾着血丝的巨齿面前……怪我,都怪我,我怎么可以忽视了司徒静仪此人。我怎么会被她这些年的安分守己给骗过去,觉得她只是想要尽心抚养四皇子而已。那个女人继承了司徒太后身体里的残忍血液,那属于司徒氏的,丝毫不输于夏侯氏的胆魄与权谋,利欲与野心,残忍与嗜杀……
  
  是了,是我的疏忽啊!当年废后赵氏将我押入宗人府之后,立即开始清除我在宫内的余党,还有旁的哪个惹了她碍眼的人,她都会趁着夏侯明离宫的大好时机一并处置了。当年的文盈盈用一百万两的银票才买回自己一条命,那司徒静仪呢?她为什么能够幸免于难?
  
  依着赵皇后的性子,四皇子染上“巫蛊诅咒”后的结局应该和赵氏对付二皇子手段一样,那就是不治身亡!赵氏为了自己亲生的大皇儿,绝不会留下这个四皇子的性命。但是那孩子活下来了,而且活得好好的……
  
  唯一的解释就是,当时看似孤立无缘的司徒静仪,有着保护自己的势力!
  
  那就是司徒氏的残党余孽啊……司徒氏是百年的大族啊,当年何等昌盛荣耀,压制皇权,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声威赫赫……虽然被抄家被灭族,但想要尽数清理干净却是很难啊!我所听闻的就包括那至今没有下落的司徒氏三房里两位庶出的公子、还有司徒氏旁支的几个小辈,在政变中他们恰不在京城,从此逃亡天涯……
  
  但此时再追悔已经无济于事,就算将她千刀万剐,我现在却已经……那只壮硕的白虎真是匈奴人费尽心力调教出来的啊,那样强壮,又那样认准目标紧追不舍……此时的白虎已经伤痕累累,却仍不减威猛,我和夏侯明已经避无所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