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锦心似玉 > 第二十二章 启程

第二十二章 启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正月十八,岁煞西。宜破土、修坟、修造、招赘、出行、求财、求医,忌嫁娶、上梁、安、分居、纳采。
  
      天刚刚亮,罗府大门皆开,领头一辆翠盖珠缨八宝车,随后两辆朱轮华盖车,然后是二十几辆黑漆平头车紧随其后,里三层外三层的由护卫护着,得得得马蹄车,骨碌碌轮子声,喧阗着朝东面的驿道奔去。
  
      整个余杭城都被惊醒了。更有早起赶街的人三三两两地在一旁看热闹。
  
      “瞧,是罗家的马车……”
  
      “真是气派!”
  
      “刚过完年,这是去哪里?”
  
      “听说是去燕京看女儿女婿的!”
  
      十一娘端坐在马车里,听不见外面的议论,手拢在衣袖里,指尖轻轻划过宝石冰冷却光滑如镜的切割面,心里却似翻腾的江水般无法平静。
  
      那是一颗鸽蛋大小的蓝宝石。
  
      是昨天晚上她去向五姨娘告别时五姨娘送给她的。
  
      “我屋里只有大太太赏的那些东西了,那都是有账册可寻,动不得。只有这蓝宝石,是我刚去福建的时候大老爷给我的,别人都不知道……你这次去燕京,千里迢迢,我又不能跟在你身边,这个你收好了,有什么事也可换些银两防身。一路上要听大太太的话,不可惹她生气,要和五小姐好好相处,不可起争执。凡事要忍让……万事要小心……”说到最后,眼泪已是如雨般落下,“我也想明白了。我这里你少来些,只有大太太喜欢,你才有好前程……我这一生,也就求你有个好归宿了……”
  
      真的是想明白了?
  
      恐怕只是不得已吧!
  
      想到这里,十一娘已觉得鼻子微酸。
  
      五姨娘早就失宠了,自己病的时候,私房钱用得也差不多了,这颗蓝宝石,估计是她留给自己防身保命的……
  
      “姨娘放心,母亲这几年对我很大方,还新打了头面首饰,我手头不缺钱……这个您留着吧!”
  
      自己占据了这具身体已是心虚,又怎么能要她的东西!
  
      五姨娘却执意要给她:“……你这两年虽然不常来见我,可每到端午、八月十五、春节都来给我请安,从来没有落下,见到我,也只有欢喜没有烦恼。我就是再傻,心里也明白,你是怕我们太亲昵让人心里不舒服……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是什么也不跟我说……”她哭得如雨打梨花,“你大了,有自己的主意了。你既然不说,我也不问。你这一走,也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再见……我只想跟你说一句心里话。你别管我,不管出了什么事,你都要活着。只要活着,才不枉我拼死拼活地把你生下来……你才有好日子过。”
  
      就像有什么东西突然投到心里,荡起一圈又一圈的波浪,把她的坚硬壁垒震碎,那些藏在心底的情绪倾泻而出……她的眼泪毫无征兆地涌出来。
  
      五姨娘有些笨拙地给她擦眼泪:“别哭,别哭。这东西放在我这里没什么用去了。只有我乖乖听话,大太太不会对我怎样的。你不同,你出门在外,没个依靠的人……大太太赏的,都是明面上的东西,你有这个防身,说不定就能保你一命。你要是不拿去,我怎么能安心……快收好了,别让人看见了……”
  
      十一娘怔怔地呆坐在马车里,想着五姨娘塞给自己蓝石宝时的情景,心里五味俱杂,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她只知道,自己欠五姨娘太多……不仅仅是占据了她女儿的身体,还拿走了她留给自己的依仗。
  
      琥珀望着沉默不语的十一娘,心乱如麻。
  
      昨天中午,许妈妈突然来告诉她们,滨菊也可以跟着一起去!
  
      当时屋里就一片欢腾。
  
      她至今还记得十一小姐的笑容——不是那种让人如沐春风般温和的笑容,而是像雨后初霁的天空一样的笑容,干净、清澈、澄明。
  
      火石电光中,她突然明白。
  
      原来,这才是十一小姐发自内心的笑容。
  
      她的心微微被刺痛。
  
      只有在信得过人面前,十一小姐才会这样吧!
  
      所以许妈妈传完话,她主动送许妈妈出门,想避开屋里即将来临的欢快。
  
      谁知道,走出了绿筠楼,许妈妈却拉了她的手,笑盈盈地打量了她良久。望了她良久,说了一句让她心惊肉跳的话:“琥珀长大了,变漂亮了。可也要记住,你有今天,是受了谁的恩典才是!”
  
      许妈妈不会无缘无故地说出这样一番话来的。
  
      她想着,背脊就有些发冷。
  
      谁也不知道燕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大太太带她们去的真正用意?要是万一大太太和小姐之间……里外不是人且不说,出了什么事,恐怕她就是那个背黑锅的倒霉蛋了!
  
      马车里静悄悄的,外面马车急驰的声音清楚地传进来,十一小姐闭着眼睛在养神,她却觉得很压抑。
  
      马车行了一个多时辰后缓缓地停下,太太身边的一位姓江的妈妈来问十一娘:“小姐可要如厕?”
  
      十一娘撩了帘子,看到路旁有个简陋的茶寮,茶寮四周已被罗家的护院团团围住,几个五大三粗的婆子正用玄色的粗布围帐把那茶寮周围围起来。
  
      “地方寒酸,可再要如厕,要到一个时辰以后,小姐还是将就些吧!”那江妈妈劝着十一娘。
  
      十一娘就看见大太太由许妈妈掺着下了马车朝茶寮走去。
  
      “多谢妈妈!”十一娘笑着向江妈妈道了谢,然后戴了帷帽,由琥珀扶着下了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