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锦心似玉 > 第七十五章 四月 下

第七十五章 四月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七十五章四月(下)(粉红票45o)
  
      五娘听着满脸通红:“你就知道玩!”
  
      七娘嘻嘻笑。
  
      说说笑笑的,十一娘已经把裙子改好了。
  
      “你试试看。”
  
      七娘跳起来,她的贴身丫鬟木芙忙上前服侍她穿。
  
      “挺好,挺好!”她笑眯眯地望着自己的裙裾,“加了这道襕边,果然好看了很多。”
  
      十一娘的裙子她穿着有点长,十一娘索性剪了四寸,找了一块和七娘褙子同色的布做了条襕边镶在裙子上。
  
      “在路上耽搁了三天,带的衣裳都换了。”她重新上了炕,“洗个澡,换身干净衣裳,真是舒服啊!”
  
      十一娘见她满意,就笑着收了针线。
  
      有小丫鬟进来示下:“七小姐的饭菜摆哪里?”
  
      七娘笑道:“就摆这里吧!”
  
      冬青几个上前清了炕桌,小丫鬟们把饭菜端了上来。
  
      吃过饭,姊妹三人围着炕桌喝茶。
  
      七娘讲她去庙会时的情景:“……扑地喷了一口气,手上的火把就燃起来……还能把火把塞到嘴里……”口气不知道多惊艳。
  
      五娘和十一娘听她讲了半天,二太太要回去了,差人来叫七娘,七娘却要留下来和十一娘过夜:“……正好送送五姐。”
  
      二太太听了亲自来看。
  
      见十一娘这里布置的干净素雅,丫鬟们也都轻手轻脚看上去很规矩,留了贴身服侍的喻妈妈照顾七娘,这才和儿子女婿媳妇闺女回了老君堂胡同。
  
      七娘像放了缰绳的马,高兴得不得了。
  
      正好大*奶回来,七娘就吵着要去问大*奶铺床的事。
  
      十一娘看她精力无比的旺盛,笑着陪她去了大*奶那里。
  
      出了门,路过正院的时候,正好看到大*奶去大太太那里回这事,七娘就拉着十一娘去听。
  
      “……亲家母和亲家公都没有来,说是家里正忙着春播,不能来。来了个族叔,带了位从兄。两人穿得还算体面,但行动举止间不免有些拘谨,看得出来,不是见惯世面的人。另外还有位婶婶,说起话来八面玲珑,只是手面很小。”
  
      大太太微微点头:“也好,免得嫁过去镇不住。”
  
      陪着大*奶过去铺床的杭妈妈就笑道:“您没看见,那位婶娘见了我们送去的嫁妆,眼都直了。我特意吩咐守夜的妈妈让仔细点,可别少了什么东西。”
  
      “嗯!”大太太很满意,对杭妈妈道,“下去歇着吧!”
  
      杭妈妈应声而去。
  
      大*奶看七娘听得入神,掩袖而笑:“七妹还想知道什么?”
  
      闹了七娘一个大红脸,拉着十一娘就跑。
  
      大*奶就笑道:“七妹性子真是活泼。”
  
      大太太笑道:“二叔和二弟妹视她为福星,不免娇惯。”
  
      ******
  
      七娘拉着十一娘一口气跑到了后院才驻足,十一娘喘着气:“果然是做贼心虚,所以要跑!”
  
      “你是什么意思嘛!”七娘听着娇嗔着,面颊红红,很是俏皮可爱。
  
      十一娘掩袖而笑。
  
      “算了,不跟你说了。”七娘有些回避地道,“我们去看看十妹吧!今天一天都没有见到她。我上次听娘说,她的喘哮了,我写信给她,她也不回。本来不准备理她的,可既然来了,还是去看看她吧!”
  
      那还是去年过年时候的事,大太太让她陪着一起去庙里给元娘上香,她当着全屋子里的人冷冷地望着大太太:“我喘哮了。”
  
      大太太什么也没有说,派人请大夫给她看病。
  
      大老爷听说她病了,忙喊了大夫去问,结果大夫很倨傲地道:“……你们家从什么地方请来的庸医,这位小姐明明好好的,怎么说三年前就染上了哮喘。”气得大老爷抖,要不是大太太劝着,大老爷早就把十娘丢到庙里去任她自生自灭了。
  
      当时十一娘不免想,说不定把十娘丢到庙里,她还有一条活路……
  
      “她那时候不好着,精神怏怏的,只怕没有注意。”十一娘笑着帮十娘解释。
  
      七娘就笑了笑,捏着十一娘的腮帮子:“你啊,就给她粉饰太平吧!”
  
      十一娘笑了笑,陪着七娘去了十娘处。
  
      银瓶把她们拦在内室外:“小姐歇下了!”脸上却露出哀求的神色。
  
      七娘看着叹了口气,笑道:“那你跟十妹说一声,说我们来看过她了。”
  
      银瓶满脸感激:“我一定跟我们家小姐说。”然后亲自送两人出门。
  
      七娘回望着大门,悄声地问十一娘:“她不会是有什么毛病吧?”
  
      十一娘苦笑。
  
      说实在的,她觉得现在的十娘就好像一个病入膏盲的人——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通常都会做一些自己最想做却一直没有勇气或是机会去做的事。所以她比在余杭的时候更随心所欲,更肆无忌惮,带着破釜沉舟般的勇气,不,或者是任性,想去挑衅大太太的耐心,让大太太也感受一下自己这几年的不快!
  
      却不知,旁人眼里,她只是一只扑火的飞蛾……
  
      她不由想起四姨娘来。
  
      十娘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生母已经去逝了?
  
      快一年了,大姨娘和二姨娘却一点消息也没有。
  
      就如同有个谜语横在大家面前,所有的人都猜不出答案。而知道答案的那个明明就在眼前,却谁也不去问,然后无视它存在般的绕道而行……硬生生让这件事变成了一个诡异!
  
      她思忖着,就有人笑道:“七小姐刚回来啊?我们五小姐请两位去喝茶呢!”
  
      她抬头,看见紫薇笑盈盈地站在台阶上。
  
      七娘就低声问十一娘:“还有谁跟着嫁过去?”
  
      “平时服侍的都跟过去。”十一娘笑道,“再加两房陪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