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锦心似玉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规矩 上

第一百一十七章 规矩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百一十七章规矩(上)
  
      软若无骨的身体,细腻温润的肌肤,令徐令宜爱不释手,只觉得心旌摇拽,热血沸腾……但他还是半途而废。
  
      他有自己的骄傲。
  
      十一娘望着他,眼如三月的江南,烟雨朦胧。
  
      “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她声若蚊蚋。
  
      徐令宜掌灯看她。
  
      十一娘梨花般的面孔成了灼灼红梅,把自己裹得紧紧的:“我,我没事……”
  
      徐令宜看她那玲珑的眉眼,本未平抚的身体又剑拔弩张,比刚才还要雄壮几分。
  
      从十一娘的角度望去,一清二楚。
  
      她眼底闪过畏缩之色。
  
      徐令宜在心底叹一口气,转身将她搂在怀里,温柔地磨挲她的头顶:“我叫丫鬟进来!”
  
      十一娘欲言又止:“我……”实际上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说什么,还能说什么。
  
      徐令宜低低地笑:“没事,没事。”然后去叫了值夜的丫鬟,自己去了净房。
  
      屋里灯光通明。
  
      琥珀低着眉眼服侍十一娘沐浴。
  
      “琥珀。”十一娘躺在大大的松木浴桶里,看飘在水面的花瓣染红清澈,“我的小日子是什么时候?”
  
      琥珀听着精神一振:“虽然不太准,可多半是在月底。”
  
      十一娘“嗯”了一声,闭上眼睛,感受温水裹着身体的舒适。
  
      “夫人,”琥珀犹豫道,“您是不是怀疑……要不要找个大夫来……”
  
      毕竟是没有出阁的小姑娘。
  
      十一娘微微笑起来:“不用。我只是问问。”
  
      琥珀也不懂这些,可十一娘关心起来,总是好事。
  
      她笑盈盈地服侍十一娘穿衣,收好东西走出净房。
  
      罗帐半敞,她眼角无意飘了过去……看着侯爷把十一娘抱在怀里……一面亲着她鬓角,一面将手伸进了十一娘的衣襟……杏黄色并蒂莲的肚兜就散落开来,微露出雪白乳儿……香艳至极,绮丽至极。
  
      琥珀脸色红得滴出血来,快步走出屋门,心还砰砰乱跳。
  
      难怪冬青姐不愿意值夜。
  
      谁知道自己也碰到这种事了……
  
      陶妈妈说的对,夫人应该给侯爷收个通房,以后这种事也不用她们服侍了。
  
      又想到十一娘出嫁前一天晚上问自己的话:“你可愿意跟我?”
  
      一时间,呆在那里。
  
      ******
  
      他手段高,十一娘前世听说过,没有见识过。轮到自己,无措中倍觉得难堪。
  
      她忍不住握住徐令宜藏在自己身体的那只手:“侯爷,我求您……”声音低哑,泫然欲泣。
  
      他望着她苍白的面孔,终是放弃。
  
      替她掩了衣襟,抱着她躺下:“早点睡吧!明天还要早朝。”
  
      十一娘伏在徐令宜的怀里,隔着薄薄的亵衣,能清楚地感受到他的亢奋,动也不敢动一下。闭着眼睛,只盼丑时快点来临。
  
      不仅肢体僵直,还微微颤抖。
  
      徐令宜从来不强迫女人。女人在他面前,从来都是心甘情愿为他颤栗……
  
      他把十一娘严严实实地裹在自己的被子里,然后钻进了十一娘冷着的被窝:“快睡!”
  
      手温柔地把她垂在面颊的一缕青丝拂在耳后,却看到她明显松懈下来的表情。
  
      他的手就顿了顿,然后毅然地翻身吹了灯。
  
      耳边传来报更的惊鼓,一声声,催到四更,然后无声地起床穿衣,洗浴早餐。
  
      推开门,外面莹莹一片,天空中还落着鹅绒般松柔的雪花。
  
      “侯爷,下雪了。”临波把黑色的水獭皮斗篷披在徐令宜的身上。
  
      他有些出神地望着身上在大红灯笼下闪烁着芒刺般幽暗光华的斗篷,想到灯光下迤逦在他身上的鸦青色丝……突然道:“去烧个手炉吧!”
  
      临波怔住。
  
      苗疆那么热,侯爷衣襟都不松一下,西北那么冷,侯爷火盆也不用一个……怎么回了燕京,反而要烧手炉了?
  
      可多年的训练有素让他立刻低头垂目恭声应“是”,忙低声吩咐身边的小厮去烧手炉。
  
      徐令宜则趁着等候的机会进了内室。
  
      他撩了帘子看还睡着的十一娘。
  
      她远黛般的秀眉轻轻地蹙着,或是在梦中想到什么,或是感觉到了灯光射进罗帐里的不适,轻轻朝内翻了个身,眉头微微舒展了些,红唇却微微嘟了起来,像负气的孩子,有种特别的天真。
  
      徐令宜失笑,轻轻放下罗帐,大步走了出去。
  
      听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十一娘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她不想见徐令宜……在那样一个夜晚过后,怎样做都觉得不自在。
  
      静静地躺着,被子里好像还残留着徐令宜的气味,醇厚而温暖。
  
      她很喜欢,觉得安心。
  
      却不想更进一步……
  
      渐渐有丫鬟们轻手轻脚的走动声。
  
      “夫人,夫人!”琥珀轻声地唤她。
  
      十一娘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还要去给太夫人请安!
  
      她窸窸窣窣地起身,露出温和大方的笑容:“进来吧!我已经醒了。”
  
      琥珀挂了罗帐,绿云带着双玉和芳溪服侍她起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