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锦心似玉 > 第一百七十六章 腊月 中

第一百七十六章 腊月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百七十六章腊月(中)
  
      徐令宜见十一娘粉脸带怒,讪讪然很是无趣。一时间,屋子里一片寂静,只听见十一娘窸窣的穿衣声。
  
      正是这尴尬时候,有小丫鬟隔着帘子怯生生地禀道:“白总管来了!”
  
      徐令宜“哦”了一声,急步走出去。
  
      不知道为什么,十一娘特别觉得委屈,眼泪盈满了眼眶。
  
      “夫人……”琥珀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看见满屋的狼藉,小心翼翼地道,“我打水给您净脸吧?到了去太夫人那里的时辰。”
  
      十一娘听着赶紧擦了擦眼角,点了点头。
  
      琥珀叫了绿云和红绣两个进来收拾东西,和滨菊亲自捋袖服侍十一娘净了面。
  
      “侯爷呢?”
  
      总不能自己一个人去吧?
  
      “不知道!”琥珀斟酌着道,“和白总管一起出去了……我这就差人去打听。”
  
      “不用了。”十一娘心里有些寒。他又不是不知道自己每天这个时候都要去太夫人那边问安的。“叫上贞姐儿就行了。”
  
      琥珀听着露出为难之色来:“贞姐儿一早就过去了。让里……”
  
      贞姐儿肯定是不好意思和自己同行,而琥珀看见徐令宜在屋里不好禀报。
  
      十一娘点头,一个人去了太夫人那里。
  
      徐嗣俭正和谆哥在院子里打陀螺,看见她进来,忙上前行礼。徐嗣俭更是道:“您一个人来的吗?怎么不见四叔!”
  
      “哦!”十一娘淡淡地道,“你四叔有事,等会再来。”
  
      徐嗣俭“嗯”了一声,和谆哥陪着她去见太夫人。
  
      太夫人也问:“老四呢?还在忙啊!”
  
      十一娘点头,三爷和三夫人来了,看见十一娘一个人,奇怪地问:“四弟呢?怎么你一个人?”
  
      “他有事忙着呢!”十一娘笑着答道。
  
      三夫人听了却“哎呀”一声:“你这是怎么了?眼睛红红的?”
  
      “我眼睛红红的吗?”十一娘有些惊讶,“我怎么不知道?”
  
      “不信您看看!”三夫人拽着十一娘就要给太夫人看,正好有小丫鬟禀道:“侯爷来了!”
  
      三夫人一怔,徐令宜已大步走了进来。
  
      太夫人深深地看了十一娘一眼,笑着受了四儿子的礼,说说笑笑由儿子、媳妇、孙子们簇拥着去了东次间吃饭。
  
      待把人送走了,就招了杜妈妈来:“去打听打听,看两口子是为什么闹别扭!”
  
      杜妈妈笑着应“是”,从后门去了琥珀她们住的后罩房。
  
      后罩房静悄悄的,只有一个值夜的婆子在那里守着。
  
      杜妈妈奇道:“这人都去哪里了?”
  
      那值夜的婆子笑容闪烁:“都被琥珀姑娘叫去训话去了。”
  
      “这是为了哪一桩?”杜妈妈皱了皱眉,“早听说夫人屋里的琥珀姑娘是一等一的能干人,倒不知道她竟然还能代替主子训丫鬟。”
  
      那值夜的婆子听着立刻讨好道:“谁说不是。又不是什么大事,偏偏她拿着鸡毛当令箭。听那口气,还要撵人呢!”
  
      “怎么一回事?”杜妈妈沉了脸。
  
      值夜的婆子讪讪然地笑:“也不是什么大事。”压低了声音道,“今天侯爷在夫人屋里,结果杏娥那个小丫头,杏娥您知道吧,就是浆洗房蔡婆子的侄孙女,不知道轻重地闯了进去……”说着,声音又压低了几份,“……看见侯爷正搂着夫人在做那事……”说着,还朝杜妈妈暧昧地眨了眨眼睛。
  
      一向肃穆端凝的侯爷,大白天的,干那种事……
  
      杜妈妈只觉得脑子“嗡”地一下,“看错了吧”的话脱口而出。
  
      “哪能!”值夜的婆子低声道,“要不然,琥珀姑娘怎么把人叫去训话……”
  
      “哦……”别说是相信了,就是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杜妈妈脑子乱成一锅粥。
  
      “您来可是有什么事?”值夜的婆子是元娘那边的老人,不大瞧得起跟着十一娘进来的人,有些幸灾乐祸地道,“要不,我去帮您喊了琥珀姑娘来问话!”
  
      “不用了!”杜妈妈有些心不在焉地道,“既然她有事,我明天再来找她也一样。”说着,匆匆回了太夫人那里。
  
      “怎样?”太夫人见杜妈妈脸色有些不好看,心里也急起来。
  
      她年纪大了,最怕子女们不和睦。
  
      杜妈妈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俯身在太夫人耳边说了一通话。
  
      太夫人听着目瞪口呆的:“你,你没弄错吧?”
  
      “应该没有。”杜妈妈道,“要不然,琥珀怎么连撵人的话都说出了口。”
  
      “我就说,今天两个人怎么一前一后到的。”太夫人说着就笑了起来,“那个还眼睛红红的像哭了似的……定是被人撞破了不好意思……”又打趣道,“我倒没看出来,我这儿子是个急性子!”
  
      杜妈妈听着不由啼笑皆非:“太夫人……您这哪是做婆婆说的话?”
  
      “年轻人,哪里没有个荒唐的时候。”太夫人笑着,不以为然地挥了挥手,“没事,没事!年纪大了就好了。”
  
      ******
  
      那边十一娘低着头做着针线,眼睛却不时地睃一下倚在床头大迎枕上看书的徐令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