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锦心似玉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动荡 中

第二百二十四章 动荡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二百二十四章动荡(中)
  
      太夫人听了直点头:“明天是走舅舅的日子,就让十一娘带着谕哥、谆哥和诫哥去吵吵舅舅吧!”还让杜妈妈拿了二十两银子给她,“……这是我给的,让姨娘买些点心吃。”
  
      十一娘忙曲膝向太夫人道谢。
  
      太夫人笑着点头,有小厮进来禀道:“侯爷,行人司的马左文马大人来了。说有急事要见您。”
  
      行人司相当于皇上的秘书科。马左文和徐令宜有私交。他这个时候来,大家不免往孩子的事上想。一时间,目光都落在了徐嗣诫的身上。
  
      徐嗣诫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怯生生地躲在十一娘的身后。
  
      五夫人打量着徐令宽的神色。
  
      就见徐令宽脸色一凛,道:“四哥,我陪您一起去。”看也没有看那孩子一眼。
  
      五夫人这才放下心来。
  
      徐令宜见徐令宽这样上心,想了想,点头应了,和他一起去了外院。
  
      两人前走,三爷和三夫人带着徐嗣勤、徐嗣俭兄弟回来了。
  
      三爷和徐嗣俭与往常没什么两样,笑呵呵的,一副高兴劲儿。那徐嗣俭还特意跑去和谆哥儿比谁得的红包多。谆哥看见徐嗣俭的红包比自己多,急得直跳脚。而三夫人和徐嗣勤的脸色却有些不好,笑容勉强。那徐嗣勤还频频朝着徐嗣谕使着眼色。
  
      十一娘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回到屋里就吩咐琥珀:“派个人去二少爷那边看看,看大少爷那边出了什么事?”又道,“原来姨娘是有了身孕,到让我白白担心了一场。”
  
      琥珀笑道:“您也不是白担心……”然后把六姨娘在屋里独揽大权、大太太有事却只让三姨娘去办之类的事告诉了十一娘,“就是姨娘身边的丫鬟,也是六姨娘给支走的。”
  
      十一娘细细地听着,笑道:“好在姨娘也不争这些。别人看来是件苦事,落到她身上倒是件好事。”
  
      琥珀想着五姨娘性子懦弱,到也赞同十一娘的话。
  
      “不过,明天你还是跟我回一趟弓弦胡同,”十一娘沉吟道,“有些事,还是交待一下的好。”
  
      琥珀笑着应“是”,转身差人去了徐嗣谕那里。
  
      十一娘就从枕下摸了太夫人赏的荷包出来。
  
      里面竟然是满满一荷包金豆子。
  
      十一娘叫绿云拿去称,绿云来道:“共有五十五两。”
  
      五十五两金子,多则可以兑换五百五十两银子,少则可以兑换四百四十两银子。她正愁今年雪大,明年开春又是要修田庄上的屋子,又是要准备春耕的种子、耕牛,手中没有银子。这可真是欠磕睡的碰到送枕头的了。
  
      转回来的琥珀看了也十分的欢喜:“这下夫人不用愁了。”
  
      十一娘笑着点头,将金豆子交给琥珀收了,由琥珀服侍着梳洗更衣。
  
      徐令宜还没有回来。
  
      十一娘和琥珀商量开春后田里的事:“……让常九河帮着摸摸底,看一共要多少两银子。我们心里有个数,也好安排。”说着,她想起江秉正,眉头就蹙了起来。
  
      让他帮着看看燕京都有什么生意可做,他不是看中了人家的铺子怂恿她夺过来,就是在她面前讲徐家的管事在外面有多体面,让她帮着在徐家谋个差事,以后外院有个风吹草动他也能跟报个信。一看就不是能用的人。可到底是她的陪房,她一时真不好处置。
  
      琥珀还以为十一娘在担心二少爷那边的事,低声安慰她:“夫人放心。不管是大少爷身边的芳婷,还是二少爷那边的文竹,都和我们这边常来常往的,十分亲热。”说着,露出几分得意来,“就是那小禄子身边,我也安了人看着。”
  
      十一娘听着笑起来:“你到草木皆兵了!”
  
      琥珀红了脸,喃喃地道:“我这不是防微杜渐吗?”
  
      主仆两人说了半天话,眼看着到了入寝的时候徐令宜还没有回来,十一娘不免有些担心起来。让琥珀派人去外院看看。琥珀去了好一会才折回来。
  
      “夫人,二少爷那边有消息了。”她嘴角含笑,“说是芳婷透的口风。今天三夫人回娘家提了大少爷的婚事,甘家的大太太就要把甘家长房的三小姐许给大少爷。结果被三夫人拒绝了。”
  
      三夫人想的是甘家的大小姐娴姐儿,甘家长房的那位三小姐是庶出的。甘家大太太这么说,等于是拒绝了三夫人的求婚。三夫人和徐嗣勤想来是为这不高兴吧。而徐嗣勤愿意和徐嗣谕说这样的事,两人的关系看来十分的亲密。
  
      十一娘思忖着,徐令宜回来了。
  
      她忙迎了上去。
  
      黑色的貂毛斗篷上挂着几朵雪花。
  
      “外面又下雪了?”十一娘一面帮他解了斗篷,一面笑着问道。
  
      徐令宜点头:“今年这雪没完没了了。”说着进了内室。
  
      十一娘亲自沏茶端上,关切地道:“那马大人都说了些什么?”
  
      “担心明天开印有御史为孩子的事弹劾我。”徐令宜不以为意,“早些歇着吧!明天你还要带着孩子们回弓弦胡同。”
  
      该安排的早就安排了,该想的对策也都想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只能到时候随机应变了。担心也没有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