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锦心似玉 > 第二百四十四章 暗流 上

第二百四十四章 暗流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二百四十四章暗流(上)
  
      十一娘吓了一大跳。
  
      徐令宜还是第一次在她面前这么大的脾气。
  
      水墨画的绡纱帐子,从宣同带回来的。
  
      徐令宜知道。
  
      那帐子徐家的库房里也有几顶。
  
      扬州半塘龚家托仙绫阁特制的。因为数量有限,所以显得比较珍贵。
  
      素来势利的乔夫人却送了这样一顶帐子来。
  
      这其中的种种,由不得他不想。
  
      乔莲房是怎样进的门,他和元娘最清楚。说白了,她不过是两人斗法的最终结果。每当想到这些,他心底就会有些忿然。而乔莲房进门以后,就几乎断了与乔家人的联系,因此自己才会忽略一些显然易见的问题。比如说,为什么乔莲房闯进了那小院?为什么乔家没有做任何反击、在有选择的情况下依旧把她送进了徐家?
  
      乔莲房昨天在程国公府就感觉到了不舒服,却直到今天,乔家的妈妈来,十一娘才知道……
  
      为什么乔莲房不舒服的时候不仅没有告诉十一娘,甚至也没有告诉自己?而平时没有什么来往的乔夫人,却在“未知喜讯”的时候突然殷勤起来……
  
      一切的一切,他不能不想。
  
      可他更想找个人说说话。
  
      “十一娘……”徐令宜抬头,眼睛里看见的是妻子错愕的脸,耳朵里听到的是茶水滴哒在地的响声。想到自己刚才震怒……所有的语言都被鲠在了喉咙里。
  
      他不知道该怎样开口。
  
      只能望着炕桌上的狼藉苦笑:“我不是在说你!”沉默半晌,又低声道,“我是在说我自己!”
  
      多的话,却再也说不出来。
  
      而十一娘见他笑容苦涩,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又想到火之前的问话,心里已有些明白。
  
      他的话也没说错。
  
      这火,他的确是冲着他自己的。
  
      乔莲房是怎样进的徐家,她也是当事人。
  
      貌美如花,青春少艾,程国公府的嫡女,因为他们夫妻之事落得如此下场。徐令宜看了怎能不有一丝的愧疚。再加上乔莲房的深情款款,他又怎么不生出几份喜欢来。有些问题,自然就会被忽略掉。比如说,那么多的千斤闺秀,可为何去小院的偏偏是她?是不是可以说,乔莲房本身的行为举止也有不对的地方。被元娘抓在手里的裙子虽然是证据,可要是罗家拿出来了,却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让乔家没脸的同时也会让徐家没脸。做为老牌的政治世家程国公府却选择了忍气吞声。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乔家是很愿意把乔莲房送进来的。而乔莲房进府之后对自己态度如何,徐令宜不可能完全不知情。
  
      平时不细想,自然是花团锦簇地过日子。可今天,乔莲房的行为触及了徐令宜的底线,他仔细一想,自然也就没办法一掠而过。
  
      乔莲房纵然有千般委屈,万般的冤枉,可有一样没错。
  
      她有今天,全因自己行止不端。
  
      你不弯腰,谁又能骑到你的背上去。
  
      这火,自然只能冲着他自己去。
  
      知道是一回事,和徐令宜去讨论又是另一回事。这个话题对别人也许合适,但放在自己身上就有些很敏感了。她决定直接跳过去,免得他问起来自己不好回答——那个“度”太难掌握了。左了会让徐令宜觉得自己在告状,右了会姑息乔莲房。只能他自己想通。
  
      她笑着叫小丫鬟过来收拾炕桌:“侯爷的脾气也太大了些。”又重新给徐令宜沏茶。
  
      只是茶盅还没有端到徐令宜的手里,就有小丫鬟进来禀道:“白总管来了!”
  
      徐令宜长长地松了口气。
  
      对着十一娘,他真有些如坐针毡。
  
      白总管来的真是时候。
  
      他立刻起身:“我先去把外院那些石料处理了。”语气带着几份歉意。
  
      十一娘也觉得白总管来的是时候。
  
      两人正好趁着这机会把这一章揭过去。
  
      她笑着送徐令宜出了门,刚进内室坐下,就有小丫鬟进来禀道:“夫人,弓弦胡同的杭妈妈来了。”
  
      姨娘怀孕、王琅之死,还有王家过继之事……那边正是多事之秋,十一娘忙将杭妈妈请了进来。
  
      “十一姑奶奶,”杭妈妈曲膝给她行礼,“大太太有些不好。大*奶说,让您回去看看。”
  
      十一娘愕然。
  
      今天事到全凑到一块去了。
  
      她立刻站了起来:“我这就和你回去!”
  
      ******
  
      回娘家,自然要去给太夫人打个招呼。
  
      听说大太太有些不好,太夫人立刻差人把在外院的徐令宜找了回来:“……一个女婿半个儿。你陪着回去看看!”
  
      徐令宜点头,吩咐小厮去套车,又让临波去白总管那里支二千两银子的银票,再把回事处的赵管事叫上,一起去弓弦胡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