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锦心似玉 > 第二百四十九章 激动 下

第二百四十九章 激动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二百四十九章激动(下)
  
      冬青脸上就闪过一丝犹豫。
  
      十一娘看着,嘴角就绽开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所以,你觉得,你是最合适!”
  
      一字一句,轻轻地回落在屋里,轻柔的如春风般拂面,却让琥珀和冬青俱是一怔。
  
      难道不是的吗?
  
      冬青眼里闪过一丝狐惑,继而转为坚定。
  
      夫人为什么要这样问?
  
      这不是事实吗?
  
      而琥珀却听着暗暗着急。
  
      并不是所有的陪嫁丫鬟都会做通房的。有的是姑爷看中了,有的是小姐需要。可不管是哪一种,或是明言,或是先给些暗示。比如说,姑爷在书房里读书的时候会遣了其他服侍的专叫去红袖添香,或是姑爷在洗浴的时候被小姐派去服侍……十一娘从没有对她们明言,更没有对她们有类似的暗示。甚至嫁到侯府的第一件事就是积极为冬青的婚事谋划。
  
      冬青这样,等于是打了十一娘一耳光。
  
      十一娘不仅没大雷霆,还笑起来了。
  
      要知道,十一娘可不是那种胆小怕事,懦弱好欺之人。
  
      这……太反常了!
  
      她忙上前去拉冬青的胳膊:“冬青姐,看你说的哪里话?你可是定过亲的人。”又为冬青找台阶下,“你是待嫁的姑娘,也难道她们没把这话跟你说明了……”
  
      琥珀不拉还好,她这一拉,却让冬青想起了陶妈**话。说什么大太太还要把珊瑚几个也送过来。要真这样,那夫人岂不要被罗家架空了。
  
      她不能让这种事生,她不能让罗家把夫人架空了。
  
      想到这里,她猛地甩开了琥珀的手:“琥珀,你少在这里假惺惺。我只问你一句,你可能丢得下你的娘、老子?”
  
      琥珀愕然。
  
      冬青已是冷笑:“怎么?答不上来了?既然如此,又何必在这里惺惺作态。”
  
      琥珀大急。
  
      她的娘、老子如今都在罗家的田庄;她不可能丢下娘、老子不管。这两桩事她都没法否认。可她觉得,只要十一娘得势一天,只要她还跟着十一娘一天,罗家为了谆哥,就不可能动她的娘、老子。如果万一哪天十一娘失了势,或是她被徐家撵了出去。她纵是有心,也没办法保住她娘、老子的平安。既然如此,还不如就死心塌地跟着十一娘一条路上走到黑,闯出一条生路来。
  
      只是这件事她一直没有机会和十一娘说。
  
      现在冬青拿这个说事,她怕十一娘误会。
  
      琥珀不由朝十一娘望去。
  
      就看见她静静地站在那里,身姿笔挺,俏脸微扬,望着她们的目光中充满了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琥珀心中一震,千言万语都如鲠在喉。
  
      而冬青见琥珀嘴角微翕,欲言又止。知道自己戳到了她的痛处。心头一松,跪着上前两步,卑微地伏在了地上:“夫人,自您从福建回来就是我和滨菊在身边服侍。那时候您才八岁,病的只剩一口气了,大家都怕担责任,谁也不敢到您屋里当差。是我和滨菊,一口粥一口药,没日没夜服侍了您整整半年,这才把您从鬼门关前拉了回来……”
  
      琥珀就看见十一娘身子微微一颤,缓缓地低下了头,凝视着脚下的冬青。
  
      “是啊!那个时候,为了让我有口热粥吃,你打掩护,滨菊下手,从外院的大厨房里偷了个小泥炉子来,半夜把毡毯挂在窗棂上熬粥给我喝。”她的声音比平时要显得清冷一些。
  
      冬青精神一振,抬起头来,看见俯视她的十一娘嘴角绽开一个温柔的笑容。
  
      “我知道,我都知道!”她声音很温和,却不像往日那样亲切,“我虽然不能动弹,不能说话。但你们做过什么,我们知道。我当时就想,以后不管怎样,我都要尽我所能去照顾这两个人……”
  
      “夫人!”冬青泪如雨珠顺着梨花般的面孔落下来,“那时候我们在罗家,每日担惊受怕,今日不知道明日的事。打破个碗盘都要照价赔偿。每个月二两的月例,什么都要打点。实在没法子了,您带着我做绣活,辛苦了三、四个月,得了七两银子,欢喜得不得了……”
  
      琥珀悄悄退了出去。
  
      这是十一娘以前的生活,现在她是高高在上的侯爵夫人。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忍受自己以前的苦难被人知道。
  
      屋檐下,当差的小丫鬟正捂着嘴哭得肝肠寸断,几个同样当值的小丫鬟或同情、或怜惜或幸灾乐祸地望着她,却没有一个人敢擅离职守地过来劝她。
  
      看见琥珀出来,立刻跪在了她的面前:“琥珀姐姐,琥珀姐姐,我拦了,没拦住。真的,我真的拦了!”
  
      不知道夫人和冬青最后谈得如何?要是夫人念着旧情让侯爷收了冬青,今天处置了这小丫鬟,岂不是打了冬青的脸。
  
      琥珀有些犹豫,就看见陶妈妈和滨菊一面低头找着什么,一面朝这边来。
  
      滨菊性格直爽,小丫鬟们做错事骂归骂,可也愿意教。大家都愿意亲近她。她怕这小丫鬟当着滨菊的面喊冤把冬青闯门的事扯出来让陶妈妈笑话,忙吩咐那小丫鬟:“你先回屋里反省反省,等想清楚了,再来找我说话。”
  
      小丫鬟抽抽泣泣地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