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锦心似玉 > 第二百六十二章 不甘 上

第二百六十二章 不甘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二百六十二章不甘(上)
  
      徐嗣勤、徐嗣谕、徐嗣俭三个青衣小帽做小厮打扮,一字排开跪在地上。听到动静,屋里的人都朝十一娘望去,只有徐嗣谕,低头垂目,面色苍白。
  
      “四弟妹,你可来了!”坐在太师椅上的三夫人粉面含煞,指着徐嗣谕面前的一团白绫,“你们家谕哥做的好事!”
  
      十一娘眼角余光一扫,只看见帕子上“天涯”两字。字迹秀丽,正是徐嗣谕的笔迹。
  
      她又飞快地瞥了徐嗣谕一眼。
  
      原本低垂的头高高昂起,脸色更显苍白,薄唇紧抿,眉宇间透着几分悲壮与苍凉。
  
      十一娘对徐嗣谕的态度已有几份明白。
  
      她不动声色,冷冷地道:“我刚进门,脚都没有站稳,三嫂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通训。知道的,说生孩子们的气,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做了什么天地不容的事。也不知道三嫂这是什么意思?”目光隐隐含怒。
  
      三夫人一怔。
  
      十一娘向来忍让,怎么这回……可一想到今天的事关系重大,她顾不得细思商,急急地道:“怎么一回事?你问问你的好儿子!”
  
      “三嫂这话奇怪了!”十一娘紧盯着她,“谕哥被你罚跪,你不说原由,到要我问被罚的人来。莫不是谕哥说什么就是什么?”
  
      用话逼着三夫人表态。是不是谕哥说什么,什么就是事实。
  
      她的态度让三夫人脸上闪过一丝惊愕。
  
      徐嗣谕更是露出几份诧异来。
  
      徐嗣勤脸上却闪过一丝喜色,忙道:“四婶,这事与谕哥无关……”
  
      只是没等他的话说完,三夫人怒目瞪了过去:“长辈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
  
      徐嗣勤还欲争辩,三夫人已转身对十一娘道:“我本没脸说,既然你问,我就只好说了。也好让你知道,你们谕哥到底做了些什么腌臜事。”说着,横了一眼头颅微垂地跪在那里一言不的徐嗣谕。“你们家谕哥儿不知道从哪里抄了两句乱七八糟的诗,借着我的名头到甘府做客,却趁着妈妈、婆子们不注意的时候溜进了媛姐儿住的院子……”说着,她语气一顿,“还好我大嫂现的早,要不然,还指不定做出什么不知廉耻的事来!”
  
      十二、三岁的孩子,青天白日,受过封建士大夫教育,能做出什么事来?
  
      “哦!”十一娘挑了挑眉,“不知道这媛姐儿是什么人?”
  
      “是我大哥庶出的女儿。”
  
      “原来是你外甥女啊!”十一娘目光锐利地望着三夫人,把“外甥女”三个字咬得重重的,“三嫂这话说的我不明白了。说起来谕哥今年已经是十二了。三尺童子不进内堂。我们家谕哥儿真是好脚力,又不是他的外家,竟然能进了垂花门,一路摸到媛姐儿的院子里去。不仅摸到了媛姐儿的院子,还能顺顺当当地见到媛姐儿本人,做出些腌臜事来。忠勤伯府的丫鬟、婆子们可真是‘不注意’的巧啊!‘不注意’的妙啊!”她含讥带嘲,最后还看了徐嗣勤一眼。
  
      三夫人被呛得一鲠。
  
      十一娘见她气势一弱,顺势拿回了主导权。问三夫人:“不知道三嫂从什么地方得到这帕子?”
  
      三夫人缓了口气才道:“是我大嫂今天下午拿给我的……”
  
      没等她说完,十一娘就强硬地打断了她的话,吩咐一旁的琥珀:“把那帕子拿过来我看看。我到想知道,都抄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竟然见不得人了!”
  
      琥珀进屋就被十一娘咄咄逼人的态度吓了一跳,闻言片刻才回过神来。忙蹲身捡了帕子递给十一娘。
  
      十一娘拿了帕子展开,缓缓地念道:“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无为在岐路,儿女共沾巾。”
  
      随着她的声音,三夫人渐渐冷静下来。她如泅河的人抓住了一块浮木,恢复了原有的气势:“四弟妹看仔细了。那可是你们谕哥的笔迹。”
  
      十一娘听着就“唰”地一下收了帕子,喃喃地道:“也不知道是我的书读的太少了,还是这世道变了。王子安的诗都被称为‘乱七八糟’了。”
  
      她的声音有些低,却很清亮,满屋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三夫人脸色微青。
  
      十一娘却已径直问琥珀:“今天谁在二少爷身边服侍。”
  
      琥珀知道十一娘正和三夫人打擂台,说话行事比往日更是恭敬了三分,低头垂手地道:“回夫人的话,今天在二少爷身边服侍的是沁香。”
  
      “把她叫进来!”
  
      琥珀应声而去。
  
      “四婶,这诗是我让二弟写的。”被母亲喝斥后一直没做声的徐嗣勤趁着这个机会道,“去看媛姐儿,也是我的主意。”
  
      “你给我住口。”三夫人气得直抖,“你不要以为把事情全扯到你身上了,我就不罚你了。你知情不报,让谕哥儿犯了这等大事,等你父亲回来,我一样要告诉你父亲的。让他狠狠地罚你。”
  
      “不是,”徐嗣勤急切地道,“这件事是我的错。与二弟无关……”
  
      这种争辩不可能得到一个结果,没有任何意义。
  
      十一娘对着徐嗣勤温和地一笑:“你母亲说的对。你们兄友弟恭是好事,却也不能看着他出错不指正。这也不是为哥哥的道理。”软软地把徐嗣勤的好意堵了回去。
  
      徐嗣勤愣住。
  
      徐嗣谕却目光微暗。
  
      三夫人心里就有了几分得意。
  
      庶长子,竟然不顾男女大防,私相授予……但凡有点脑子,都会抓住这个不放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