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锦心似玉 > 第二百六十四章 不甘 下

第二百六十四章 不甘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雁容身姿笔挺,面带笑容,显得有些矜持。
  
      绣株正和雁容说着什么.笑容可掏地捂着嘴,带着几份插媚。
  
      琥珀皱眉:“她想干什么?'
  
      十一娘就朝着她眨限晴:“说起来,绣株也挺辛苦的。
  
      我们怎么也应该去打个招呼才是!”
  
      然后施施然走了过去。
  
      两人的对话隐隐传来。
  
      “……雁容妹妹不必和我客气。
  
      姨娘那边有太夫人送来的两个妈妈照应,我闲着也是闲着.'
  
      “实不相瞒。
  
      唬缎姐身边的秋雨己经帮我做了六双暑袜。
  
      再多,我也穿不完。
  
      何况明天又有新样式.'
  
      “那我给妹妹做条挑线裙子吧?'
  
      绣株犹不死心,“姨娘刚赏了我一匹白陵……”
  
      雁容打断了绣株的话:“既然是姨娘赏的,绣株姐自己留着吧!夫人前两天赏了我一匹抗绢,一匹郊……”
  
      正说著,看见十一娘和琥珀走了过来。
  
      忙笑着喊了一声“夫人”
  
      ,丢了绣株迎了上来。
  
      绣株不敢马虎,紧跟在雀容身后给十一娘曲膝行礼。
  
      “是绣株!”
  
      十一娘神色淡然。
  
      绣株忙笑着解释:“奴焊特意过来向见位姐姐请教些针线上的首”
  
      “做针线?'
  
      十一娘听着脸上就透出几份笑意,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她一番。
  
      穿着豆绿色的比甲,白伎袄,乌黑丰盈的头发梳了螺磐,村着咯施薄粉的脸,倒也娇艳动人。
  
      绣株不禁有些拘谨:“夫人……”
  
      十一娘一双眼晴不离她:“平时不注意,今天仔细一看.锈株也是个大姑娘了。
  
      是该操心针线上称事孔”
  
      说着,笑了笑,转身朝正屋去.“也不知道谁家的小子有这福气!”
  
      琥珀、雁容几个忙跟了过去。
  
      绣株却神色大变。
  
      她既然跟着乔莲房到了徐宗,那她就走徐家的仆妇了。
  
      十一娘是主杂,自然q权利把她指给任何一个小廊。
  
      一想到这里,她不免心惊胆战,匆匆朝东角门去。
  
      十一娘看着目光傲玲,问雁容:“侯爷回来了吗?'
  
      雁容低声道:“回来有串柱香的夫了。
  
      进门就问夫人。
  
      知道您被三夫人叫去了,喊了夏依服侍着更衣梳铣。
  
      这今时候应该歇下了.'
  
      又道,“绣株七弯八拐地打听侯爷回来了没有,我一直抠托……”
  
      说到最后,语中已带询问之意。
  
      十一娘停下脚步,抬头望着了一眼。
  
      夜风吹动着树叶,茬菜作响,迎面已没有了寒意。
  
      “她再来问,你直管拦着.'
  
      她的声音有些低,夹在风里,时隐时现,“如果是乔姨娘……你们就不用拦了!”
  
      雁容微怔。
  
      十一娘已转身进了厅堂。
  
      雁容急步跟上。
  
      唬殆巳为十一娘撩了内室的帘子。
  
      “三嫂喊你去做什么?'
  
      徐令宜正坐在临窗大炕上,听到动静给头,眉眼间巳有笑意。
  
      “q点事商量.'
  
      十一娘合舍糊糊地应道,“侯爷什么时侯回来的?'
  
      “刚回来”
  
      …”
  
      夫妻俩打了个照面,十一娘去了净房洗漱,出来的时候徐令宜已经上了床,歪在床头,见她收给完了,一面放下书准备睡觉,一面随口道:“帐对得怎样了?
  
      三哥今天和我商量,准备二耳十六启程.'
  
      “这么快!”
  
      十一娘上了床,“日用的帐册都交待清楚了,就是库房的帐,三十六本,只对了十二本.'
  
      “q错?'
  
      徐令宜问着躺了下去,“除了邓些租传的、绑赐的,其他你看着办就成了。
  
      山阳是个穷地方。
  
      以后就是回了京,大家各立门户……他们以后的日子还长着.'
  
      “侯爷的意思奏身明白了.'
  
      十一娘调整了一下枕头,也躺了下去,“库房的帐对的怪,却不是为了这件事.'
  
      她把徐嗣勤几个偷偷去见缓姐儿被甘家大奶奶发现投到三夫人的事告诉了徐令宜,略下了自己和三夫人的对质,说了自己对徐嗣榆的处置。
  
      徐令宜听着颔首:“这件事你做的对。
  
      让他闭门思过,既可以让他抽身,还可以让好静思反省.'
  
      说着,眉头羹了起来,“我瞧他行事一向稳妥的,谁知道也做出这样不知遣轻重的事来!”
  
      “榆哥儿再稳沉,也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
  
      十一娘劝道.“q些道理还需要细细地教.'
  
      又道,“榆哥聪明机敏。
  
      您递到了他也不要发弹气,q什么好好的说。
  
      他不是听不进去的孩子.'
  
      徐令宜轻轻“恩”
  
      了一声,说起援姐儿来:儿洲这样一闹,只怕日子不好过。
  
      我看,要是实在不扦,你就去见见甘夫人.孩子们毕竟还小,和她商量个什么子掩饰过去算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