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锦心似玉 > 第二百六十八章 意料 上

第二百六十八章 意料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二百六十八章意料(上)
  
      十一娘接到消息后先差人去禀了徐令宜,然后去了乔莲房那里。
  
      “我全然不懂。”她请教两位妈妈,“你们看这如何是好?”
  
      两位妈**脸色都不太好看。田妈妈没有做声,万妈妈则笑道:“说起来,当初太夫人生五爷那会,也是我们照顾的。到没有瞧见像乔姨娘这样什么东西都吃不下的情况。我们毕竟是内宅妇人,见识短。要不,夫人帮着请个太医来瞧瞧。我们也好跟着长长见识。”
  
      话里有话,让人思量。
  
      十一娘不好评论,只道:“全依妈妈所言。我这就差人去请太医来。”当场就让绿云拿了对牌让白总管帮着请太医,带着琥珀去看乔莲房。
  
      她病怏怏地躺在床上,脸色苍白,一双大眼睛神彩全无,人很憔悴。
  
      看见十一娘进来,无力地挣扎着起身:“夫人,您来了!”
  
      绣橼忙扶了她。
  
      “乔姨娘不必多礼。”十一娘客气地道,“你身体不好,快躺下歇着吧!”
  
      乔莲房客气了几句,还是坚持着坐了起来。
  
      十一娘问了问她的情况。
  
      “……喉咽像被掐住了似的,什么也吃不下。”
  
      十一娘安慰了她几句,说已经帮她去请了大夫,又嘱咐她好好地休息,起身回了自己的院子。
  
      临波正在院子里等她。
  
      看见她进来,忙迎了上去:“夫人,侯爷说,让您给乔姨娘请个太医,好好看看得的是什么病?一个太医查不出来,就请两个,两个太医查不出来,就请三个。弄清楚到底是太医院的太医医术太差了,还是乔姨娘的病与众不同查不出来。”毕竟只是带话,又涉及到内院,他说到最后,已语带惶然。
  
      十一娘点头,柔声道:“你回去跟侯爷回一声。就说我问过两位妈妈了,两位妈**意思也是请个太医过来给乔姨娘瞧瞧。绿云刚拿了我的对牌去了白总管那里。太医应该很快就会来。让侯爷不必担心。”
  
      临波听到最后一句嘴角微翕,欲言又止,恭敬行礼退了下去。
  
      下午,吴太医来了。
  
      男女有别,十一娘让两位妈妈在一旁服侍。
  
      两刻钟后,田妈妈来回:“吴太医说姨娘没什么事。只是春天来了,人有些困顿,加之正是有身子的头三个月,食欲不振。开了些银翘散。”然后将方子递给了一旁的琥珀。
  
      十一娘从琥珀手里接了方子,看了一眼,与田妈妈商量:“毕竟是双身子的人,用药之事,我看还是要跟侯爷说一声的好。”
  
      田妈妈点头:“还是夫人想的周到。”然后问候起十一娘来,“……这些日子事多,您也要保重身体才是。我看您前些日子清减了不少。要不要也请个太医来瞧瞧?”
  
      三房要走了,三夫人只带了平时贴身服侍的几个丫鬟和甘妈妈一家、甘老泉一家,就是易姨娘,也留了下来。有人因不能跟着去而心生怨怼,更有人盯着甘老泉的位置汲汲营营。
  
      她那里门庭若市,不时有人来找十一娘禀事,说着说着,就会说到自己怎样能干、忠心上面去了。然后又有晚香等人蠢蠢欲动,不时放出风去说自己要重新掌事了。弄得仆妇们人心惶惶的。
  
      十一娘这几天的主要精力就用来平衡这些关系。
  
      好在这个年头不像她所在的世界,老板炒员工,员工炒老板,大家选择很多。这个时代,讲究“忠诚”,被像徐府这样的人家开除了的人,大家都会怀疑此人的人品,很难再被别家雇用。挥着这个大棒,到也所向披靡。
  
      并没有田妈妈说的那样“辛苦”。
  
      “多谢妈妈关心。”十一娘笑道,“我感觉还好。就是有些欠磕睡。”
  
      田妈妈听了直笑:“太夫人年轻的时候也常说事情多,时间少,欠磕睡。”又关心地道,“夫人好歹还是注意些。年轻的时候挺得过来,不觉得,到年纪大了,常会因此吃苦头……”
  
      两人絮叨着,徐令宜回来了。
  
      田妈妈行了礼,并没有退下,反而越过十一娘主动说起乔莲房的病来:“……方子给夫人看了。夫人说乔姨娘如今怀着身孕,这药方用不用,还要请侯爷定夺。”
  
      徐令宜拿着方子冷笑。对十一娘道:“再给她请个太医瞧瞧。看她除了什么春困、食欲不振之外,还有没有其他什么毛病。免得这病治好了,又冒出新的病来!”
  
      “侯爷!”十一娘当着田妈**面拦了徐令宜,免得闹得不消停,“您就帮着看看这药方能用不能用,妾身也好派人去抓药。”
  
      徐令宜“哼”了一声,转身去了净房。
  
      十一娘让绿云帮着去抓药,又对田妈妈道:“三爷马上要启程了,侯爷这两天事多,怕是累着了。妈妈不要放在心上。”
  
      田妈妈忙自谦了一番,起身告退。
  
      出了正院,直接去了太夫人那里。
  
      “开了银翘散?”太夫人坐在太师椅上,杜妈妈正在给她按摩肩膀。
  
      “是!”田妈妈恭敬地应了,然后蹲下身去,熟练地帮太夫人按摩小腿,“四夫人不敢做主,让侯爷拿主意。侯爷了通脾气,被四夫人拦了回去……”
  
      “哦!”太夫人一听来了精神,“说说看,当时是个什么情景?老四生气了没有?”
  
      杜妈妈不由掩嘴而笑:“儿子屋里的事,您操什么心!”
  
      本来是句打趣的话,却让太夫人脸色微暗:“我这几个儿子里面,我最对不起的就是老四了……”
  
      听她说起前程往事。两位妈妈交换了个眼色,都笑着岔开了话题:“福兮祸所至,祸兮福所倚。没有以前的事,哪有现在的好!”
  
      太夫人听着脸色微霁。
  
      田妈妈趁机道:“四夫人就说了一句话……”把太夫人注意力引开了。
  
      ******
  
      那边十一娘细细地交待绿云:“药方是你拿出去的,药是你拿进来的。你要仔细查对清楚了交给两位妈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