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锦心似玉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喜庆 上

第二百七十一章 喜庆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二百七十一章喜庆(上)
  
      屋里的人听着脸色有些难看。两位妈妈却沓沓着往内室去。
  
      看见乔莲房主仆一卧一立,田妈妈噫道:“原来姨娘早就醒了。”好像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说话有些不妥当似的神色自若。见旁边小杌上还放着个残留着褐色药汁的小碗,知道绣橼已服侍乔莲房吃了药,笑道,“我们赶回来就是惦记着姨娘的药——早知如此,就应该在那里多待一会的。”神色间全无没有服侍乔莲房吃药而应该有的愧意。
  
      乔莲房看着恼怒,正想暗讽两句,那万妈妈已在一旁笑道:“你这是得了便宜还要卖乖——要不是赶着回来给姨娘煎药,只怕你还不止输两吊钱。”
  
      “谁说的。”田妈妈就有些不服气地道,“文姨娘可是有名的散财童子。要是继续斗牌,还指不定谁赢呢?”
  
      乔莲房听着一怔。
  
      滨菊出嫁……文湘莲也去了?
  
      她的心思全被这占了,顾不得和两妈妈计较失礼不失礼的事了。
  
      轻声道:“文姨娘去了金鱼巷?”
  
      “可不是!”田妈妈笑道,“不仅文姨娘去了,就是杜妈妈也去了。我听竺香说,夫人还请了她给滨菊梳头呢!”眼中流露出艳羡,“要是我那闺女出嫁的时候也能请动杜妈妈去帮着梳头就好了!”
  
      乔莲房心中五味俱杂。
  
      杜妈妈也去了。那太夫人……
  
      她脸色微沉。
  
      就听见那田妈妈在一旁絮叨:“……秦姨娘没有去,不过和文姨娘一样,给了三十两银子的添箱钱。听文姨娘那口气,她们本来准备多给点的,可太夫人赏了滨菊四十两,她们不好越过去。所以给了三十两。夫人也不好越过去,给了三十六两。”
  
      乔莲房主仆还是第一次听到,都有些惊讶。
  
      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不约而同地沉默起来。
  
      万妈妈就轻声道:“乔姨娘,我看,你也去凑个热闹吧!连那易姨娘都出了二两银子。单留您一个,颜面上也不好看啊!”说着,和田妈妈齐齐望过去。
  
      别人不知道,绣橼却是最清楚的。乔莲房手头只剩下二十几两银子的私房钱。别说她拿不出来,就是拿得出来,拿出去给十一娘长脸,这种事她是决不会做的。
  
      想到这里,她立刻笑道:“我们家姨娘如今被禁足——哪里出得去!万一被侯爷知道了……”说着,露出为难的表情来。
  
      “不要紧的。”万妈妈听了笑道,“要不然,文姨娘也就不会去金鱼巷了!”言下之意是说文姨娘出府是徐令宜同意了的。
  
      乔莲房听着一震。
  
      绣橼也不好拿主意了,犹豫着朝乔莲房望去。
  
      “我看还是算了!”过了好一会儿,乔莲房才淡淡地道,“我是待罪之人,还是少生波折的好!”说着,面露倦意地闭上了眼睛,婉言拒绝了两位妈**提议。
  
      万妈妈犹不死心,喊了一声“乔姨娘”,正要再劝,田妈妈已拉了万妈**衣袖:“既然姨娘累了,那我们就先退下去了!”说着,还朝着万妈妈使了个眼色。万妈妈看着不再说什么。上前收了碗,和田妈妈一起曲膝行礼退了下去。
  
      乔莲房的眼睛“唰”地一下张了开来。
  
      她脸色铁青,牙齿咬得吱吱响。
  
      “小姐!”绣橼有些担心地望着她。
  
      “我没事!”乔莲房言不由衷地道,“你不用管我。我睡一会就好了!”
  
      绣橼不敢多说,轻手轻脚地服侍她躺下,自己坐在床前的小杌子上一面做着针线,一面守着乔莲房。
  
      乔莲房睡得并不安生。窸窸窣窣地不停地翻身。
  
      绣橼知道她心里难过,却没有办法安慰她。
  
      同样是姨娘,那两个一出手就是三十两银子不在乎,这个却畏手畏脚不敢多用一分钱;同样是姨娘,一个代表四房去给晓梅祭拜,一个代表四房去给滨菊恭祝,这个却被禁足院子里;同样是姨娘,一个生了庶长子,一个女儿养在太夫人和夫人面前,只守着日子慢悠悠地过,好日子就会来了。这个却被人陷害失去了依仗……想着想着,绣橼视线开始模糊起来。说起来,都怪她们太小瞧这些女人了。以为只要能抓住侯爷的心就行了。却从来不曾想到会被那些女人拦在中间。别说求助无门,就是想在侯爷面前申辩两句也做不到,更别说想施展那千般的本领、万般的手段让侯爷回心转意了。
  
      念头闪过。她又想到那天十一娘感叹她年纪不小的事。
  
      小姐是侯爷的宠妾,她是小姐身边的贴身婢女。十一娘动不得小姐,却动得了她。
  
      那句话如悬在头顶的刀,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下来,绣橼提心吊胆,日夜难眠。原指望着小姐能诞下一位小少爷,在侯爷面前能说得上话,为自己争取一番。现在……
  
      她越想越心惊,只觉得脸上湿漉漉的,又怕惊动了乔莲房,拿了手背悄悄擦着眼泪。
  
      猛地听见身边“腾”地一声响。
  
      绣橼忙循声望去。
  
      就看见乔莲房满脸是泪,随手拎起床头的迎枕、枕头就是一通乱扔。
  
      绣橼吓了一跳,忙丢了针线上前按住乔莲房:“小姐,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