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锦心似玉 > 第二百七十五章 三月 上

第二百七十五章 三月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二百七十五章三月(上)
  
      早上等送信的人走后,十一娘又把常学智叫来:“去打听一下,中山侯唐家族学现在请的先生每年束修是多少?”
  
      她派出去送信的人中午才回来,同行的还有罗振兴。
  
      “你大嫂说你有急事找我,差人把我从我馆里叫回来。”十一妹做事一向好整以暇,很少这样急切,他的表情有些凝重,“可是出了什么事?”
  
      十一娘请罗振兴到东次间说话。把谆哥的情况告诉了他:“……想请大哥把赵先生推荐给侯爷!”
  
      罗振兴有些犹豫:“我听说翰林院金大人等推荐了好几个先生侯爷都不满意……”
  
      “赵先生的叔叔是柳大人的门生,想来家学渊源。”十一娘道,“我们家誉哥那样的混世魔王都对赵先生推崇倍至,想来教学生也很有一套。谆哥耽搁不起时间了。越拖他越没有信心,越拖侯爷越不满意。”
  
      正说着,常学智转了回来。
  
      十一娘也不避罗振兴,把他叫了进来。
  
      他机敏地向罗振兴行礼。回十一娘的话:“……中山侯家请的先生一年的束修是十二两银子,四季衣裳各一套,配一个小厮。”
  
      兄妹两人就对视了一眼。
  
      赵先生原来在中山侯家的束修是一年十五两银子,现在请的先生是十二两。以他们家对人的苛刻还愿意多出三两银子请那位赵先生……
  
      十一娘和罗振兴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淡淡的坚持。
  
      罗振兴更拍胸道:“这件事就交给我了!我想办法把他请来。”
  
      亲舅舅出面自然比她这个继母出面好。
  
      “至于束修什么的,都好说。只要赵先生满意。”十一娘沉吟道,“至于侯爷那里……就说您很关心谆哥的学业,我们兄妹碰到说起,您就起了心思!”
  
      罗振兴心领神会:“放心吧,侯爷那里我知道怎么说的。”又道,“怎么没见侯爷?”
  
      “他在外院。”十一娘把家里准备加盖厢房的事告诉了罗振兴,“……今天有木料运过来。”
  
      “几个孩子要是跟你住,的确窄了些。”罗振兴点头,和十一娘说起谆哥来,“又不是不会背书,怎么会怕先生?”十分不理解。
  
      十一娘也没办法理解:“是啊!”她小时候就盼着上学考试,可以在父母面前炫耀一番,也让父母可以炫耀一番。“以前只是听说过……”
  
      “以前听说过?”罗振兴诧异。
  
      十一娘知道自己漏了口风。忙含糊其辞地道:“以前好像听谁说过。说有的人特别害怕见到先生!只是没见过……”正好有管事的妈妈来示下,她忙转移了话题,“……后天就是三月三,家里准备请了德音班,长生班和结香社来唱堂会,事多如牛毛。”
  
      罗振兴听了起身告辞:“那你忙你的。小心身体!”
  
      十一娘留他吃饭:“……也不急这一时。”
  
      罗振兴听到消息就赶了过来,想着下午还要去馆里上学,也不推辞。
  
      十一娘早吃了午饭,让厨房里做了四个荤两个素一个汤过来招待罗振兴。
  
      罗振兴刚坐下来,徐令宜来了。
  
      “什么时候来的?”他责怪十一娘,“怎么也不让人喊我一声。”
  
      “是我让十一妹别喊的。”罗振声怕徐令宜误会,忙笑道,“听说您正为家里加盖厢房的事忙着,所以没让叫。”
  
      徐令宜听了嘱咐十一娘:“把上次宫里赏的那个太白露拿来。给我添双筷子。”
  
      罗振兴忙道:“我下午还要去馆里,酒就免了!”
  
      徐令宜也不勉强,接了筷子陪着罗振兴吃了小半碗饭,然后去了西次间喝茶。
  
      “谆哥上学都有大半个月了,我特意过来看看。”择日不如撞日,罗振兴索性道,“可听十一妹那口气,好像不太妥当?”
  
      徐令宜看了十一娘一眼,苦笑道:“也不知道随了谁!你姐姐聪明伶俐不在话下,我也不是这种胆小懦弱之人。”
  
      罗振兴趁机提了赵先生:“……要不,我帮着问问赵先生的意思?”
  
      徐令宜却没有太大的兴致:“到时候再说吧!”
  
      罗振兴心里暗暗着急,却又不好多说,闲谈了几句现在最热门的朝政——开海禁的事,看着时候不早,起身告辞了。
  
      徐令宜不免说十一娘:“谆哥只是一时不适应,时候长了就好了。也不用说给振兴听吧!”
  
      “妾身这不是着急吗?”十一娘把谆哥当着她能流利地背诵《幼学》的事告诉了徐令宜,又嘟呶道,“侯爷板了脸连妾身心里都害怕,别说是谆哥了!”
  
      徐令宜一时无语。
  
      而十一娘见他没有做声,顺势劝道:“侯爷,大哥也是为谆哥好。侯爷好歹把人看了再说。也免得辜负了大哥的一片好心。”说着,微微叹了口气,“何况这也只是大哥一家之言。人家赵先生愿不愿意来还是两说。”
  
      徐令宜听了不免挑眉。
  
      十一娘为赵先生造势:“赵先生离京的时候就有人慕名请去做西席。他当时以受三婶之托送五弟、六弟回山西为由推了。所以大哥听我说谆哥怕先生,就想起五弟、六弟的顽劣来,这才动了请赵先生的心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