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锦心似玉 > 第二百九十一章 拜望 中

第二百九十一章 拜望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二百九十一章拜望(中)
  
      结香沉默。
  
      她是二夫人的陪嫁小丫鬟。后来二爷过世,二夫人把人都放了出去,只是她不想出去,在庙里寄了名,就一直留了下来。
  
      二夫人和舅太太的那些恩恩怨怨,她是一清二楚的。
  
      说起来,舅太太什么都好,就是一桩让人觉得有些受不了——遇到个什么事就喜欢嚷着要回娘家。也正是这样,项老太太很不喜欢这个媳妇。有一次还把项老太太气得昏了过去。二夫人和这个嫂嫂的关系也就越来越紧张。早些年,二夫人身边有二爷,又主持着侯府的中馈,还能强忍着性子和项太太坐一坐,后来二爷一死,二夫人清孤的性子又渐渐冒了头,看先头的四夫人都不耐烦了,更别说这个本就让她不喜欢的嫂子了!
  
      她想着,不由在心底叹了口气。
  
      “那,您真的准备让二小姐嫁过来吗?”想到那个从小就夹在端庄娴静的大小姐和活泼可爱的三小姐之间显得很不起眼的二小姐,结香就忍不住问了一句。
  
      “原来到没认真想。”二夫人道,“我以为十一娘知道了肯定不会答应的。以侯爷的性子,这事十之八、九会做罢。没想到十一娘竟然答应了。”说着,她笑了笑。
  
      结香不解。
  
      二夫人对身边这个忠心耿耿却为人有些笨拙的丫鬟有着非比寻常的耐心,也习惯了在寂寞的日子和她絮叨。
  
      “你想想,这媳妇娶回来是要在婆婆面前立规矩的。要是不顾四夫人的意愿强娶了回来,她今天要媳妇给她捶个腿,明天要媳妇给她捏个肩的,媳妇敢说个‘不’字吗?可要是让她这样折腾下去,家里还能有个安宁吗?侯爷之所以想为谕哥娶我娘家的侄女,一来我们两家原就是亲戚,有亲戚的情份,嫡次女嫁给了庶长子说得过去。二来想给谕哥找个出路,这样一来,也免得有心人怂恿着谕哥处心积虑地惦记着家里的这点东西了。如果媳妇没娶回来四夫人先闹上了,岂不是事与愿违。侯爷自然只能算了。”
  
      结香点头:“是夫人说的这个道理!”
  
      “可今天侯爷和四夫人来这么一谢,我倒觉得,柔讷嫁进来也不错!”二夫人笑道,“别说这门亲事对徐家有百利无一害,就是对柔讷,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谕哥是庶出,在柔讷面前难免有几分心虚,如果哥哥又能在谕哥仕途上帮得上忙,以柔讷那唯唯喏喏的性子,夫妻间纵然不能琴瑟和鸣也能相敬如宾;何况有我这个姑姑在,太夫人也好、侯爷也好,看着我面子上,也会对她宽容几份。就算是十一娘想在她面前摆婆婆的谱,多多少少有些忌惮,秦姨娘就更不用说了,决不敢对柔讷有半分的不敬。”
  
      结香听着有道理。知道这样一来,以二夫人的为人,二小姐肯定就得嫁给二少爷了。
  
      她觉得这样也不错,欢喜地道,“二少爷和二小姐过得好,我们这里也热闹了!”
  
      “婚姻这事,是最最算不准的。”二夫人听了却淡淡地笑了笑,“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凭的全是运气!”
  
      结香见她没有欢颜,突然想到了二爷——自二爷去后,二夫人就是开怀大笑的时候,也没有了以前那种让人眩目的灿烂。
  
      她不由神色一黯。
  
      要是二爷还活着,该有多少好!
  
      念头一闪而过。
  
      她忙敛了心思。不敢多想,也不愿多想。
  
      “那您明天回去了,可要好好跟舅太太说说。”结香劝二夫人,“您既然心痛二小姐,总要让二小姐欢欢喜喜地出门才是。要不然,二小姐一面是娘亲,一面是姑姑,中间还有四夫人,那日子过得有多为难啊!”
  
      二夫人却没有做声,起身道:“我们去太夫人那里吧!也免得她老人家久等!”
  
      结香知道她的脾气,不再多说,起身陪她去了太夫人那里。
  
      太夫人拉了二夫人的手在炕上说话:“两人去你那里做什么?”
  
      二夫人有些意外。
  
      她没有想到太夫人问的是这个。但旋即反应过来——太夫人还不知道徐令宜要为徐嗣谕娶自己二侄女的事。
  
      说起来,她去西山的时候,太夫人也好,徐令宜也好,对十一娘的态度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小心翼翼地观望。可她每回来一次,情况就改变一番——太夫人对十一娘多有维护不说,徐令宜也开始渐渐将她当妻子看待。她当时就觉得这个小姑娘不简单。再想到今天两人连袂向她道贺……
  
      二夫人不由笑道:“两人向我去道谢呢!”
  
      “道谢?”太夫人听着一怔,“道什么谢?”
  
      二夫人就把徐令宜托自己做媒的事说了。
  
      太夫人一下子就全明白过来。
  
      难怪两个人会置气。多半是老四独断专行的老毛病又犯了。一声不吭地托了二媳妇回娘家说项。待事情都定下来后,才想起来要告诉十一娘一声。
  
      太夫人听着脸色微沉。
  
      “说起来这件事都怪我。”二夫人看在眼里,叹道,“您也知道,嫂嫂和我势同水火。侯爷托我去说项的时候,我不好泼了侯爷的面子,又想着别人去说还有可能成,我去说,嫂嫂肯定是不会答应的。准备敷衍一番的。所以有些话也没有多问,怕侯爷误会我是在担心他管不了屋里的人。”她说着,脸上露出讪讪然的表情来,“谁知道,我哥哥听了却觉得好。当场就答应了不说。又听说侯爷想找个性子驯善的,立刻定了柔讷。这下反是我下不了台了。那天在您这里遇到了四弟妹,她是礼数十分周到的人,遇到了我却是一声也没有吭。我当时心里就想,糟糕了,不是四弟妹不同意这桩婚事,就是侯爷事先根本没有提。”二夫人望着太夫人苦笑,“我就更不能吭声了。正想着怎么把这个绳解开,谁知道他们却去了我那里。”说着,展颜一笑,“不仅向我道谢,还让我明天回去探探哥哥的口气!”又劝太夫人,“您也别担心。我瞧两人那的样子,一唱一合的,好着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