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锦心似玉 > 第三百九十八章 守制 中

第三百九十八章 守制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三百九十八章守制(中)
  
      第二天一大早,十一娘去了慈源寺。
  
      济宁师太亲自在门口迎接,拜了菩萨,到厢房喝了杯茶,五娘来了。
  
      她自从怀了鑫哥身材就日渐丰腴,再也没能恢复原来的苗条。今天穿了件靓蓝色妆花素面夹衫,梳了圆髻,插着明灿灿的赤金簪钗,自有种珠圆玉润的美丽。
  
      “好不容易才安抚了鑫哥儿。”她笑道,“不然这时候还赶不到。”
  
      有了孩子的人通常都身不由己。
  
      十一娘笑着问了问鑫哥儿的情况。
  
      “你那药极好。”五娘欣慰地笑道,“如今已经不咳了。”
  
      “那就好!”十一娘应酬几句,一行人去了大殿。
  
      中午时分,济宁安排她们在厢房休息。
  
      十一娘问起钱明来:“听说五姐夫去宣同见范总兵了?”
  
      五娘听着有些不自在起来:“上次范总兵帮了些小忙,让你姐夫赚了点银子。这次你姐夫落了第,准备安心在家里闭门读书。只是我们刚买了宅子,你姐夫又没有什么进项,孩子还小,家里到处要用钱,这才准备再去趟宣同,做完这笔生意,手里有些储蓄,也就可以安安心心地读书了。”说完,急急辩道,“我们可没有用侯爷的名头做生意,你姐夫和范总兵也是认得的,还一起喝了酒的。”
  
      十一娘半晌无语。
  
      不是因为徐令宜,范维纲能和钱明认识?能和钱明喝酒?
  
      这件事还是必须跟徐令宜说,让徐令宜约束约束钱明吧!
  
      十一娘不再和五娘多说,晚上回到家里跟徐令宜说了。
  
      “没事!”徐令宜笑道,“范维纲原是皇上身边的贴身侍卫,性情沉稳内敛,做事一向有分寸。既然觉这生意能做,那就能做。”
  
      这里面的弯弯曲曲十一娘觉得自己这样一个内宅妇人也未必知道,既然徐令宜已经知道了,想必能把事态控制在一个比较合理的范围内。她听尼姑念了一天的经也有些累了,和徐令宜说了说去慈源寺的情况,然后起身去了净房梳洗。
  
      徐令宜看见妻子的背影消失在净房,脸上笑容淡了不少。
  
      他知道钱明这个人有些浮躁,现在看来,只怕还有些轻挑。
  
      有些事十一娘不清楚,但他可是心知肚明。钱明那次没有十万两的进项,也有七、八万两,不过短短一年,竟然就……
  
      徐令宜想了想,第二天提笔给范维纲写了一封信,很委婉地告诉范维纲,有些事可以一,不可再,如果钱明缺钱,自己可以资助,却不能让他一心只惦记着无本的买卖,反把正事荒废了。
  
      范维纲很快给徐令宜回了信,称会按照徐令宜的意思办的。
  
      徐令宜还有些不放心,算着日子让人去四角胡同请钱明来家里吃饭。
  
      钱明刚从宣同回来,人像打了霜的茄子似的焉焉的。在徐令宜面前强装欢笑。
  
      徐令宜也不点破,只说以后每年资助他五百两银子,让他在家里好好读书,争取下次金榜提名。
  
      钱明没想到徐令宜出手这样大方,谢了又谢,然后痛痛快快地喝了些酒,倒生出几份感慨来,和徐令宜说了很多心里话,从此把徐令宜当成了知己看待。
  
      徐令宜隐隐听出话音来。
  
      钱明喜欢交朋结友,开销大,娶了五娘以后,来来往往的人非富即贵,不比从前。他又是个好强的,不愿意在面子上落了下乘,支出越来越大,渐渐也就入不敷出了。大太太给的钱都让他花在了这上面,有时候手头不便,只好诓了五娘的钱使。五娘开始还挺支持的,后来做了几桩买卖都没成,还亏了不少钱。家里只有出没有进,五娘脸色越来越难看,他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休想从五娘手里拿一分钱使。孩子早产,也与此有关。他没有办法,这才硬着头皮去了一趟宣同。
  
      谁知道范维纲极给他面子,不仅请他喝酒吃饭、游山玩水,还爽爽快快地把他的白条兑了盐引,让他赚了笔意外之财。
  
      他清楚这是沾了徐令宜的光,也在心里告诫自己,从此以后不再做那商贾之事。
  
      哪知银票拿到手后,五娘却吵着要买房子。不仅举例自己的几个姊妹如何如何,还和他算帐,说他用了她多少多少钱。
  
      钱明经不住她三番五次的闹,自己也觉得总是租房子住也不是个长远之计,更何况如今有了钱,置些产业也不为过。就花了一大笔钱在四角胡同买了宅子。五娘按着自己的喜好布置了一番,钱明在平日的交际上手面更阔绰了。眼看着那银子像漏沙似的没了,而下场考试又名落孙山,文家的人找上门来……
  
      徐令宜听着,想起和文家做生意的元娘,又想到把元娘陪嫁交给了罗振兴管理的十一娘……也跟着多喝了几杯,兴致高昂回去闹腾了十一娘一夜。
  
      十一娘又急又气又羞,第二天早上起来看见徐令宜似笑非笑的样子,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安排了往南京送的贺礼,打了在正厅等着回话的妈妈们,思忖半晌,去了甘太夫人那里。
  
      甘太夫人还以为她是来讨口信的,拉了她到内室说话。
  
      “……和龚家做生意的事,我告诉了我哥哥,让我哥哥去跟伯爷说的。”她眉头紧锁,“可我看伯爷那样子,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心上。只怕要辜负你一番好意了。”
  
      十一娘自然不会把夫妻间的私密事说给别人听,索性将错就错,帮着她出主意:“要不,跟甘夫人说说。有她帮着劝着,总比旁人的话要听得进去些。”
  
      “没有用的。”甘太夫人苦笑,“伯爷和前些日子收的小妾正蜜里调着油,谁也不敢去败了他的兴致。甘夫人也不大见得着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