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锦心似玉 > 第四百零一章 过年 中

第四百零一章 过年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绣橼隔帘而立,乔莲房伤心欲绝的哭泣声清晰可闻。
  
      她眼神一黯,耳边响起徐令宜训斥乔莲房的话。
  
      “……男人讲究三纲五常,女人讲究三从四德。你此去大觉寺,所见所闻,所行所遇,都应该有所感悟才是。从前的事,我就不提了。这次接你回来过年,是夫人的意思。我只望你能学学夫人的品行气度,时时反省己身。知道什么事可为?什么事不可为?免得白发高堂还为你担惊受怕,日夜不安……”
  
      绣橼轻轻地叹了口气,犹豫片刻,还是撩帘而入。
  
      乔莲房伏在炕桌上,手边黄底蓝边牧童横笛的青花茶盅犹冒着腾腾的热气。
  
      “小姐!”绣橼轻手轻脚地上前。
  
      乔莲房拾头,精致的妆容已荡然无存。
  
      她望着这个不管什么时候总站在自己身边的丫鬟,泪珠儿落得更急了。
  
      “他说的对。身体肌肤,受之于父母。我这样,是谓不忠不孝……”
  
      绣橼见她精神萎靡,气势消沉,忙喊小丫鬟打水进来,又掏了帕子帮她擦着眼泪,蒙了心安慰她:“侯爷这是在气头上,他说的话您不要放在心里。等过些日子,侯爷的气消了,就知道小姐是什么人了!”
  
      乔莲房轻轻摇头,目光流露出几份茫然。
  
      “我想起小时候,伯父说我家是绝户,把分给父亲的产业收了回去,嚼用虽然是公中的,可想吃得好,穿得体面,远远不够。娘怕我穿得不好被堂姊妹们耻笑,又没有多余的钱请针线上的师傅做本文手打版首发于55ab社区衣裳,常常晚上用被子把窗棂蒙上,挑灯为我做衣裳。每天半夜我醒来,娘就笑着哄我快睡。我还记得,灯光下,娘的眼神温柔的像春风,看着心里都是暖的……”她回忆着,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夏天的时候,别人屋里都有冰块消暑,我们家没有。我不懂事,吵着喊热。娘就整夜整夜地为我打扇……”
  
      小丫鬟端了热水进来。绣橼帮她净手净脸,她如木偶像随绣橼摆弄。
  
      “……有一次,大堂姐回门,伯母把宫里御赐的桃酥拿出来招待她。我趁大家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拿了一块藏在袖子里,结果四堂姐当着大堂姐家的管事妈妈告诉了大伯母。大伯母很生气,让婆子拎着我一路拖到娘面前。我吓得半死。娘却一把推开那婆子把我抱在怀里,从来不和大伯母争执的娘,那一次为了我,和大伯母吵了起来,直到大伯母把拎我的婆子打了二十大板才罢休。”
  
      绣椽听着泪盈于睫。
  
      “小姐!”她扶乔莲房坐到了床边,服侍她歇下。
  
      乔莲房安静躺下。
  
      “绣橼,”她的声音轻得如一阵微风,“你说,这是不是就是佛家所说的孽障。”她侧过头来,目光直直地望着绣橼,“我本来好好的,可一听伯母说,不知道谁家的女儿有福气嫁给永平侯做继室,小小年纪,最少也能得个三品的诰命。我当时就想着姊妹里还没有一个有这样的福气,心里一动,一条路就走到了底……”她眼角水光闪蚂蚁手打团第一时间章节手打烁,……再回头,已是百年身!”
  
      “小姐!”绣橼再也忍不住,伏在床头哭了起来,“都是夫人,她背着太太怂恿您……”
  
      “怂恿!”乔莲房微微地笑起来。那笑容却如海市蜃楼般的飘渺,“是我自己糊涂,怎能责别人怂恿……我忘了含辛茹苦的娘,忘了大家女子的本份,只想着那场富贵梦。又怎么怪别人!”
  
      “那时候,我虽然妒忌姊妹们比我穿得好,可跟母亲相依为命,心里却安宁而踏实。”她闭上眼睛,沉浸在回忆里,“夏天,屋前的墨li花盛开时,娘就会把父亲留下来的书搬出来晒太阳。我还记得,樟木香和mo立香夹杂在一起,深远又轻盈,让人的心都沉静下来……”
  
      她絮絮叨叨地,终于隐入了梦乡。
  
      绣橼擦了擦眼角,蹑手蹑脚地出了内室。迎面和兴冲冲端着点心的珠蕊碰了个正着。
  
      “噫!”她奇道,“姐姐怎么站在这里?”又踮了脚朝门帘子望去,好像这样,就能看到帘内的情景似的,“我来晚了吗?都怪灶上的妈妈,找了半天桂花膏,要不然,这点心早就做好了。”
  
      “不用了。”绣橼有力无地道.“这点心你拿回去和小丫鬟们分了吧!”又吩咐一旁的小丫鬟,“把我的铺盖送过来,今天晚上我值夜。”
  
      珠蕊看着这情景不对,脸色一变,忙拉了绣橼的衣袖:“出了什么事?难道侯爷……”
  
      绣橼微微颔首。
  
      她知道今天是乔莲房侍寝的日子蚂蚁手打团第一时间章节手打,所以特意帮她馆了个妩媚的堕马譬,又换了粉红色的小袄,让她显得更娇美一些。谁知道侯爷只在这里坐了半盅茶的功夫就走了,还长篇赘述地说了一大通训诫的话。想到从前的光景,再想到刚才乔莲房说的话,她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觉得自家的小姐和侯爷,好像背道而驰的两个人,越走越远了……
  
      “侯爷,回正屋去了!”她低声道。
  
      声音里有无法掩饰的无奈和沮丧。
  
      “怎么会这样?”珠蕊愣然。
  
      侯爷觉得小姐娇气任性,不及夫人宽和敦厚。还让小姐跟着夫人多学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