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锦心似玉 > 第四百二十九章 情义 下

第四百二十九章 情义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个时候,派了个丫鬟过来!
  
      徐令宜和十一娘都有些意外。
  
      十一娘想到文姨娘也是正屋的一份子,心中微动,吩咐小丫鬟:“让她进来!”
  
      小丫鬟应声而去,领了冬红进来。
  
      “侯爷,夫人。”她战战兢兢,眼睛只往徐令宜身上睃,一副害怕的样子十一娘笑望了徐令宜一眼,招了冬红:“来,到我身边来。”
  
      冬红如临深渊般地走到了十一娘的跟前“文姨娘可是让你来见我!”十一娘亲切地携了她的手。
  
      冬红忙不迭地点头,眼睛又朝着徐令宜飘过去。
  
      徐令宜哪里还不明白。咳了一声,去了东次间。蚂!;
  
      冬红见屋里只有她和十一娘,心中大定,不由长长地透了口气,忙附在十一娘的耳边道:“姨娘说,让我只告诉夫人。前些日子,秦姨娘让她帮着兑了很多金子,不过两、三个月的时间,前前后后加起来有二百多两的样子。也不知道秦姨娘要这么多银子干什么?”
  
      十一娘微愣,见冬红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她,忙露出个笑脸:“你去回文姨娘,说我知道了。”
  
      冬红如释重负,笑着给曲膝行礼,退了下去。
  
      徐令宜进来。
  
      十一娘把冬红的话告诉了徐令宜。
  
      徐令宜一听,眉头就紧紧地锁了起来:“秦氏?”
  
      “嗯!”十一娘沉吟道,“文姨娘一向八面玲陇,这个时候递了这样的口讯过来,只怕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徐令宜微微颔首,正要说什么,外面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
  
      守在门外的小丫鬟刚喊了一句“五爷”,帘子一撩,徐令宽闯了进来。
  
      他头上、身上湿漉漉的,脸色铁青,进门就喊了一声“四哥”,嘴角微翕,正欲说什么,拾头看见十一娘,嘴一抿,把话给咽了下去,然后表情微顿,放缓了声音,恭敬地喊了一声“四嫂”。
  
      “五爷!”十一娘笑着和她打招呼,吩咐琥珀上茶。
  
      徐令宽望着徐令宜,眼底闪过一丝焦虑,显然有要紧的话跟徐令宜说。
  
      “我去吩咐小丫鬟给五爷打盆热水来擦擦脸!”十一娘闻音知雅,找了个借口去了东次间。
  
      她刚站定,就听见里面“咣当”一声,发出掷瓷的声响。
  
      “你说什么!”徐令宜低沉的声音浓得如密布的乌云般,隔着帘子都能感受到那种被其顶压的抑制。
  
      十一娘心中一颤,侧耳倾听,却只听到徐令宽一阵合量糊不清音节。
  
      琥珀巳领着小丫鬟打了热水进来。
  
      十一娘示意她不要进去,两在东次间里待。
  
      眼看着铜盆里腾腾的热气渐渐散去,帘子轻垂,屋子里还没有动静。
  
      十一娘心中暗急,不由胡思乱想起来。
  
      徐令宽到底发现了些什么呢?竟然能让一向冷静的徐令宜发这么大的脾气。这么久都没有出现,证据是对雁容不利呢?还是对秦姨娘不利呢?或者,又有了新的发现?还有文姨娘,急巴巴地让冬红给自己递了这样一句话,她是不是在提醒自己,要重点注意秦姨娘呢?文姨娘到底又发现了些什么呢?如果自己去问她,不知道她会不会和盘托出……这件事要真是秦姨娘做的,她又是怎么办到的呢?
  
      她想到之前佟姨娘的死,想到徐令宜抱着她说的那句“我久碧玉”的话,想到秋罗的死,想到秋罗儿子的死,甚至想到了元娘的死……从前,她觉只要自己不好奇去翻动那些发黄的记忆,这些事就会随着时候的推移慢慢地湮灭。可现在,如冥冥好像有一条线,把前尘后事串在一起,让人逃也逃不掉,避也避不了。
  
      思忖间,帘子唰地一声被撩开。神色端凝的徐令宜和徐令宽一前一后走了出来。
  
      “侯爷!”十一娘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眼中露出几份担忧来。
  
      徐令宜看得分明,安慰似地朝她点了点头,道:“小五在娘的后门台阶旁发现了写着谆哥生辰八字、扎着针的小人。”
  
      十一娘脑海里第一个就冒出了秦姨娘的名字。
  
      她询问似地朝望徐令宜望去。
  
      徐令宜目光冰冷,表现生硬,看不出悲喜。
  
      徐令宽则眼神微黯。
  
      “四嫂,这件事涉及挺广的。”他低声道,“您如今正怀着身孕,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您就别操心了,有我和四哥呢!时候不早了,您早点歇了吧!”
  
      十一娘咬了咬唇。
  
      找出了扎针的小人,与装鬼吓唬人的质性完全不同,就是太子涉及到其中都会被废,难怪徐令宜会大发雷建。这件事自己的确也不太符合插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