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锦心似玉 > 第五百章 选择 上

第五百章 选择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    第五百章选择(上)
  
      徐令宜望着杨氏时,已面无表情,看不出悲喜。()
  
      杨氏暗呼庆幸。
  
      如果不是那小厮进来一番打扰,此刻的形势只怕难以收拾。
  
      生死关头,片刻足矣。
  
      “侯爷”她已完全冷静下来。各人有各人的喜好,既然沉稳持重的时候能打动他,就再也不可做出楚楚动人之姿。不仅如此,而且还要表现出风骨峭峻的刚烈来。这种刚烈越明显,就越能掩饰刚才那暧昧的行径,让人觉得她是情急之下的无心之举的错觉。“妾身虽性情粗俗,却也知道正不容邪的道理。侯爷为难,妾身何曾不心中难安。可为人子女,顺从为先。兄弟手足,骨肉相连。妾身实在是……”说着,她已泪盈于睫,却语气微顿,眨着眼睛让水光渐渐融入了眼眶之中,“如若家门有幸,能得侯爷救助……”她表情一正,脸上就露出几分刚毅之色来,“妾身愿意从此青灯古佛,为家父赎罪,为太夫人,侯爷,夫人,诸位少爷小姐祈福。”说完,手背贴着额头,手心触地,伏在了冰冷的水磨石青砖上。
  
      心里兜兜转转。
  
      如果换做是自己,是不会相信的?
  
      前一刻极力谋求,下一刻却要遁入空门……可事情从来都是置之死地而后生而后生的——杨家被抄、唐家三少奶奶因病送入寺院静养……如果她再被送进寺院,别人会怎么说?徐家刚死了两位姨娘,又将拿什么来做借口呢?
  
      除了这法子,她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解决目前的困境了。
  
      徐令宜自然是不相信的。
  
      “青灯古佛”他望着匍匐在自己脚下的女子,嘴角不由扯了扯,眉宇间就有了几分不以为然。
  
      女人里面,她也算是有勇有谋的了。
  
      不过几息的功夫,就想出了脱困之计。
  
      念头一起,十一娘坐在临窗大炕上漫不经心地摆弄花草的样子就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还好自己当初没有让十一娘接她的茶,要不然,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来。
  
      这样一想,又想到通往半月泮的那条荆棘小径。
  
      只有一盏灯,也不知道看不看得清楚。要是划伤了那里就不好……
  
      不知道她有什么要紧的事见自己?
  
      说起来,他这些日子一直歇在半月泮……每天被她絮叨,突然少了那个说话的人,一个人的时候不免会觉得太过安静……
  
      想着,徐令宜心中一跳。
  
      十一娘,会不会也有些不习惯呢……
  
      他突然有点渴望见到十一娘,想知道她为什么而来
  
      杨氏的心却紧紧地提了起来。
  
      她全副心思地注意着徐令宜的动静,他语气里透出来的那种嘲讽她又怎么感受不到。
  
      事到如今,她唯有让他相信自己的诚意了。
  
      杨氏咬了咬牙,只好道:“侯爷,妾身出身乡野,不明事理,也说不出什么大道理。”她放慢了声调,就有了一份凝重,“只是妾身从小在祖母身边养大,得她老人家的教诲,知道菩萨面前是打不得诳语。求侯爷看在妾身一片诚心的份上,恩准妾身入寺修行”然后身子又低了低,态度更为恭谦了。
  
      徐令宜回过神来,眼底就闪过一丝嘲笑。挑了挑眉,正要说什么,临波进来。
  
      “侯爷”他在徐令宜耳边悄语,“夫人又折了回去”
  
      徐令宜错愕:“知道是为什么吗?”
  
      “不知道。”临波看了一眼正支着耳朵听的杨氏,声音压得更低了,“夫人在春妍亭站了一会,又原路折了回去”
  
      三更半夜,走到半路又回去了。
  
      那就不可能是有急事
  
      想着,心里就像开了的水似的翻滚起来。
  
      或者,真如自己所猜的,十一娘只是来看看他……
  
      徐令宜突然有点燥烦起来。
  
      他既然不准备收杨氏,自然想过如何处置杨氏。
  
      她年纪轻轻的,总不能让她就这样守活寡如果安排她再嫁,毕竟是他名份上的妾室,颜面上不免有些过不去。如果遣送回家,她相貌出众,失去了权贵的庇护,只怕际遇更为凄凉。最好的办法就是改名换姓,以孤女的名字,他出面送给官吏之家做养女。
  
      这件事想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有些难。
  
      一是不知道杨氏的性情如何?如果是个跋扈之人,冒冒然送到别人家,反而给别人家添了祸乱;二是不知道杨氏意愿如何?如果根本不愿意,他剃头担子一头热,好心反而办了坏事;三是这样的人家不好找。知根知底的没有合适的,不知根底,又怕把杨氏送入虎口,出了什么事,他鞭长莫及。
  
      这样一来二去,就到了第二年。先有秦姨娘之事,后有十一难产……这件事又耽搁了下来。
  
      照波说杨氏孤身来见他的时候,他以为她是为父亲之事而来,准备趁着这机会把话跟她挑明了,让她也做个决断……
  
      可现在,他突然觉得坐在这里和杨氏说这些、做这些都很无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