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锦心似玉 > 第五百一十七章 新妇 下

第五百一十七章 新妇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    童年时光是最单纯快乐的。这样的日子并不多。
  
      十一娘笑着摸了摸徐嗣诫的头:“你们都去了,谁帮我带谨哥儿呢?”
  
      十个月大的谨哥儿活泼好动,稍不留神就爬到了炕几旁,拿着个什么东西都在嘴里啃两下,抱在怀里三下两下就不耐烦了,小腿往你肚子上一蹬,人就要射出去,谁抱着他都要打起三分的精神。只是还不会说话,冲谁都“哦哦哦”的,十一娘很担心,太夫人却觉得她大惊小怪:“老四一岁半才开口说话,他这才十个月呢”
  
      十一娘也吃不准十个月的孩子应该不应该开口说话,空闲的时候就抱着他认识家里的东西。
  
      徐嗣诫闻言眼睛一亮,笑道:“那我在家里陪谨哥儿玩。”
  
      徐嗣谆有些失望,道:“那,那我带好吃的东西你们吃”
  
      “好啊”十一娘忙笑道,“回来也给我讲讲你们登山都遇到了些什么事?我还从来没有去登过山”
  
      是指在这个时空里。那指一个人在前面走,若干个人拿着凳子、羽扇,甚至是马桶跟在后面的那种场面。
  
      徐嗣谆高兴地应了。
  
      十一娘送兄弟俩出了门。
  
      宋妈妈过来:“马上就是秦姨娘的除服礼了……”
  
      “按惯例办”十一娘点了点头。
  
      宋妈妈应声而去。
  
      到了那天请了道士、尼姑做了七天的道场,徐嗣谕换了衣裳回来给徐令宜、太夫人和十一娘问安。
  
      徐令宜问了问他的功课,太夫人则问了他的身体,到了十一娘这里,他看到谨哥儿的乳娘顾妈妈和谨哥儿屋里的妈妈万三媳妇正站在屋檐下通风的地方说话,有些意外。
  
      文竹忙低声道:“四夫人亲自带六少爷,听说过了周岁就要给六少爷断奶了”
  
      既然这样喜欢孩子,怎么不让谨哥儿多吃几天奶
  
      徐嗣谕心里暗暗奇怪,“嗯”了一声,没有理会半蹲下来给他行礼的丫鬟、婆子,跟着秋雨进了西次间。
  
      十一娘和谨哥儿都坐在西次间临窗的大炕上。炕桌搬走了,十一娘坐在炕边,谨哥儿坐在炕中央,手里拿着个敲木鱼用的棒槌,身边摆着了几个大小不一的碗、碟子,还有木鱼、小鼓之类的东西,谨哥儿拿着棒槌正敲得欢。
  
      看见徐嗣谕进来,他抬头就冲徐嗣谕笑了笑,露出两颗大门牙。
  
      那种不含任何杂质的纯粹笑容,让徐嗣谕很受冲击。
  
      “六弟都长这么大了”他望着谨哥儿愣了愣,才说出这句话来。
  
      十一娘把谨哥儿抱在怀里,笑道:“你回来了。一路上可还平安?”
  
      徐嗣谕这才想起给十一娘行礼。
  
      “让母亲挂念,我一切都好”
  
      不过是短短的两句话,谨哥儿在十一娘怀里又是跳,又是蹦的,拧着身子要去敲那些碗碟。
  
      十一娘不想打扰孩子的兴致,有些抱歉地对徐嗣谕笑了笑:“他有点调皮”然后把谨哥儿放在了炕上。
  
      谨哥儿立刻爬到了小鼓旁,却发现自己手里的棒槌不见了,东张西望了一会,又爬过去把棒槌抓在了手里,再往小鼓那边爬,又丢了棒槌,他犯起愁来,望了望十一娘,又望了望徐嗣谕,见两人都不为所动,“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徐嗣谕觉得他十分有趣,没多想就过去捡了棒槌递给了谨哥儿。
  
      谨哥儿立刻不哭了,脸上挂着两行泪冲他笑。
  
      徐嗣谕情不自禁地摸了摸他的头。
  
      谨哥儿不理他,低下头去敲小鼓,屋子里响起时强时弱的“咚咚”声,单调的有点吵人。
  
      徐嗣谕这才发现谨哥儿手里拿的红色棒槌被磨摩的圆润光滑,顶端刻着莲花的纹样。
  
      他有些吃惊地望向十一娘。
  
      十一娘歉意地对他笑道:“有点吵人”又解释道,“你不让敲,他哭起来,比这个还要吵”
  
      “可能是我听得少,没觉得吵。”徐嗣谕笑着,望了玩得正欢的谨哥儿一眼。
  
      神色温和,语气舒缓,温文尔雅的佳公子形象。
  
      十一娘笑了笑,说起徐嗣勤的婚事来:“……我们家人丁单薄,你回来了,正好带着管事去通州帮勤哥迎嫁妆”
  
      徐嗣谕笑着应“是”:“前两天去落叶山的时候就跟我说了。”
  
      这样说来,徐嗣勤去参加秦姨娘的除服礼了
  
      十一娘若有所指地道:“既然你们兄弟都商量好了,我也不多说了。成亲三日无大小。放松了心情玩几天。”
  
      徐嗣谕笑着应喏,见母亲没有像往常一样陪他玩的谨哥儿丢了棒槌爬到了十一娘的怀里吭吭起来。
  
      十一娘知道他这是吵着要自己抱,正要叫顾妈妈,徐嗣谕见状站了起来:“母亲这边还有事,那我就先去二伯母那边给二伯母问个安了”
  
      “等会一起到太夫人那里吃饭。”再留下来也没什么话说,十一娘笑着叮嘱徐嗣谕,让秋雨帮着送客。
  
      徐嗣谕起身行礼,眼角的余光在被谨哥儿随手丢在炕角的红色棒槌上停了停,这才转身出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