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锦心似玉 > 第五百三十六章 礼成 上

第五百三十六章 礼成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四婶婶,”徐嗣勤进门就道,“我们是来讨碗长寿面吃的。”
  
      “欢迎,欢迎。”十一娘笑着,请他们到太师椅上坐了,让丫鬟吩咐厨房里去煮面。
  
      徐嗣勤忙拦了:“四婶婶,我是和您说笑的。我们都吃了早膳。”然后笑道,“我们是来给二弟祝生的。”
  
      十一娘猜也是,留他们:“等会到这里吃午饭”
  
      徐嗣勤一愣,笑着应道“好啊,那就打扰婶婶了”,眼睛却朝着徐嗣谕望去。
  
      徐嗣谕轻轻地摇了摇头。
  
      徐嗣勤面露急色,朝着徐嗣谕使眼然。
  
      徐嗣谕却垂下了眼睑,摆出了一副拒绝的姿态。
  
      十一娘看得明白。
  
      十五、六岁的大男孩,早有自己的世界。
  
      她暗暗好笑,索性放手,打趣道:“好了,好了,你们也别你挤眉弄眼的。要是约了要去哪里,直管去。只是我中午让厨房做了寿桃,到时候可别嚷着没吃到就是了。”
  
      “没有”徐嗣谕忙道。
  
      徐嗣勤却喜上眉梢,说了声“多谢四婶”。
  
      两人异口同声,不由对视一眼。
  
      徐嗣谕就望着徐嗣勤道:“我们没有什么安排,中午在留在母亲这里吃寿桃。”
  
      排除一些个人的感观,徐嗣谕还是个懂事、体贴、细心的大男孩。
  
      “寿桃还没有上锅,”十一娘笑道,“我让厨房晚上做了当宵夜好了。晚上也不用过来问安了。你父亲那里,我会跟他说的。今天是你生辰,好好出去玩一天吧”
  
      徐嗣谕还有说什么,徐嗣勤已解释道:“婶婶,我们也不出门,只是邀了二弟到我那里去小酌一番。我刚成亲,又遇到了二弟的生辰……”
  
      “明白,明白。”十一娘笑打断了他的话,“有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在,你们不自在。”然后叮嘱,“酒能伤身,只是记得别喝多了”
  
      徐嗣谕没想到十一娘这样通透,话说到这个份上,再推辞,就有些矫情了。他忙保证:“母亲放心,我们不会胡来的。”
  
      “我知道,你们兄弟两个都是有分寸的人。”十一娘笑着点头,托了方氏:“可别让他们喝醉了”然后让贞姐儿送他们出门。
  
      徐嗣谆和徐嗣诫都面露向望。
  
      十一娘微微地笑。
  
      只是徐嗣勤没有邀请两个小的,她也不好放这两个一起去。
  
      让谨哥儿在炕上玩,继续和徐嗣谆说话:“你是登山那天认识蒋大人的吗?除了蒋大人,还有谁?”
  
      徐嗣谆并不是那种任性的孩子,见十一娘问她话,也就渐渐收敛了心思,认真地回答十一娘:“还有窦阁老,王大人,李大人,陈大人……”
  
      十一娘问各位大人都任什么职务,长什么样子,待人如何……
  
      “窦阁老文华殿大学士。个子高高的,总是笑容满面的……”徐嗣谆一一地回答。
  
      徐嗣诫静静地坐在炕前的太师椅上听着,谨哥儿则拖了弹墨的大迎枕,一会儿走到炕头,一会儿走到炕尾,又把从炕几底下摸了拨浪鼓出给贞姐看,还“咚咚咚”摇着拨浪鼓,丢了拔浪彭,又去拔窗台上锡壶瓶里插着的大红色山茶花,没有片刻安静的时候。
  
      自从谨哥儿会走了,十一娘屋里的陈设就全变了。胆瓶花觚之类的,能不摆就尽量不摆,就是要摆,也用了锡壶,就是怕谨哥儿打破了瓷器被划伤。
  
      贞姐儿怕他把锡壶给弄翻了,忙扶了锡过来。
  
      谨哥儿顺利地把花给拔了出来,立刻跑到十一娘的面前,把花往十一娘的头上插。
  
      贞姐儿笑得不行。
  
      徐嗣谆、徐嗣诫也被他吸引,一个说起话来些心不在焉的,一个抿了嘴笑。
  
      十一娘看着这不是个事,干脆就提止了提问,笑道:“我天天待在内院,从来不知道外面还有这样有趣的。谆哥儿,你以后要是再出去应酬,记得回来跟我讲讲,让我也跟着开开眼界才是。”
  
      徐嗣谆恭敬地应了“是”。徐嗣诫就笑嘻嘻地跑到了炕边,“六弟,六弟”地喊着,伸出去握谨哥儿的小手。
  
      谨哥儿还以为徐嗣诫是要他手里的花,身子一扭,把花放在了一旁的炕几底下,然后朝着徐嗣诫摊了摊手,示意花没了。
  
      大家都笑得前仰后合的,偏偏谨哥儿满脸的狐疑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地望着他们……几个人笑得腰都直不起来。
  
      徐令宜突然走了进来:“这是怎么了?”
  
      “侯爷回来了”十一娘带着几个子女给徐令宜行了礼,夫妻两人分主次会下,贞姐儿接过小丫鬟捧着茶盅给父亲敬上,十一娘这才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
  
      徐令宜听着也不禁大笑起来,抱了谨哥儿:“你可真成了祖母说的‘雁过拔毛’了——只是经了你手的东西,别人就休想再要回去”
  
      慈爱的笑容,溺爱的表情……好像对谨哥儿有无限的耐心,无限的欢喜般,让徐嗣谆微微一怔,然后听见父亲问起二哥:“……怎么不在屋里?”
  
      “勤哥儿特意设宴款待他。”十一娘笑着接过谨哥儿,“过去玩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