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锦心似玉 > 第五百五十章 和离 下

第五百五十章 和离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太夫人听着没有做声。
  
      十一娘一看有谱,继续劝道:“没有这样的传言,方氏不管是从品行、相貌还是涵养,都是屈指可数的。配我们家勤哥儿也配得。要是真的和离了,方氏以后日子难过,勤哥儿以后未必能找到像方氏这样的媳妇。“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彼此都好,这样的话,也只有方冀这样的楞头青说得出来。这婚姻大事,哪是这么简单的?何况这结发夫妻最恩爱,能够一杆子撑到头,又何必中途改弦易辙呢?”
  
      太夫人低头喝了。茶。
  
      十一娘更加确定太夫人的心思了。就笑道:“娘,要不”我们派个人去湖州那边打听打听,看方氏说的到底属实不属实。要是她满。胡言,可见人品也不怎样。到时候我们再和方家计较也不迟。再把勤哥儿和方氏的生庚八字请了高人好好的算一算,看看到相不相克。我听人说,有些女人的八字好,福缘浅的人家是安不住的。说不定方氏的八字贵重,命里就得嫁到像我们徐家这样的皇亲贵胄里来呢!然后我再方冀探探口风,看到底是他一时的冲动呢?还是方家的早就商量好了的。娘,您看这样行不行?”
  
      “那就照你说的办吧!”太夫人微微翕首,目光落在了徐令宜的身上,“去湖州打听的事就交给你了。”说着,长透了口气,“我有些累了,你们也早点歇了吧!”语气有些怅然。
  
      这的确是件让人情绪低落的事。
  
      十一娘和徐令宜行礼退下。
  
      守在门口的杜妈妈忙叫了竺香挑灯,送两人到院子门口才折了回去。
  
      徐令宜夫妻这才有机会说说体己的话。
  
      “勤哥儿真的跟你说了不想休妻的话?”
  
      十一娘嗔道:“难道我还能杜撰不成?”
  
      徐令宜望着她笑。显然根本不相信她的话。
  
      “侯爷不相信去问勤哥儿好了!”十一娘横了他一眼。
  
      徐令宜就叹了口气。
  
      他放慢了脚步,和十一娘肩并着肩,徐徐地走在挂满了大红灯笼的抄手游廊上。
  
      “原想着“读千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勤哥儿在山阳住了些日子,一路所见所闻”能让他有所长进。现在看来这孩子还是少点机敏。”他缓缓地道,“这个时候”可不是他们小俩口闹矛盾,托人说话句,从中带和一下就完事的事。现在是两个家族之争他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有点失望的样子。
  
      是因为这样,所以才皱眉吗?
  
      十一娘也放慢了脚步,和徐令宜延着曲折的抄手游廊慢慢地走着:“关心则乱,侯爷也不必太过苛刻。”
  
      nbā了很多的心血?
  
      她看到徐令宜不是十分高兴,笑着转移了话题:“娘是怎么打算的,侯爷好歹给我递个音。我见了方家的人也好行事啊!”
  
      想到这里,她说起徐嗣谕的事来:“……今天八月的院试,谕哥儿参加吗?”
  
      “要等谕哥儿回到安乐再说。”徐令宜道”“姜先生前几天给我来了封信,只是提醒我关注福建的形势,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说!”
  
      “福建的形势?”十一娘有些意外,“福建的什么形势?”
  
      徐令宜轻声道:“姜先生觉得个人喜憎是小家族安危是重。区家败得太快,对我们徐家也不太好。让我想办法支持一下蒋云飞。”
  
      十一娘有些讶然:“侯爷经常和姜先生讨论朝中大事吗?”
  
      “也算投机,所以偶尔说说。”徐令宜笑道,觉得这种场合不适宜谈这样的话题,笑道接了刚才的话茬:“对了娘问起贞姐儿的婚期,让我们快点定下来!”
  
      八月武举的结果会出来,邵家可能想双喜临门提的几今日子都是九、十月间的。十一娘想着贞姐儿能晚点嫁就尽量晚点嫁,和徐令宜准备着想在十月间挑今日子,只是为了表现出抬头嫁女儿的姿势,准备等邵家的媒人再来催的时候再把具体的日子定下来。现在徐令宜又问起来,她还以为太夫人有什么吩咐:“可娘看中了哪个吉日?”
  
      “那到没有!”徐令宜道,“娘就是想早点知道,就她老人家还有几件东西要送给贞姐儿定了日子,也好早些准备。”
  
      “那侯爷觉得十月十二如何?”
  
      “也行啊!”徐令宜道“沧州离这里五、六天的路程。十月初初我们发亲,正好十月十二日到。都是双日子。挺吉利的。”
  
      两人说着进了院门。
  
      顾妈妈正抱着谨哥儿立在院子中间,徐嗣诫则在一旁和他说着什么。
  
      听到动静,三个望过来。谨哥儿立刻挣扎着下地朝父母跑去:“爹爹,娘!”
  
      徐令宜怕他跌倒,忙上前拖好儿子:……这么晚了,怎么不不睡觉?”
  
      谨哥儿嘟了嘴,大大的凤眼噙满了泪水,十分委屈地望着十一娘:“娘,讲故事!”,那边徐嗣诫已上前给两人行了礼,道:“六弟非要母亲讲故事不可。我们就陪着他到院子里等门了。”,肯定是谨哥儿吵闹不休,徐嗣诫在哄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