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锦心似玉 > 第五百九十一章 满月 上

第五百九十一章 满月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十一娘也不禁脸芭大变,立刻吩咐方氏:……你快去问问各道门上当差的、我们带来的护院,看有没有见谆哥儿和诫哥儿出门,有没有谁搬大件的东西出去。()”又问王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王树则哆哆嗦嗦地道:“四少爷和五少爷在东厢房的美人倚上站着看戏,小的就一直站在台阶下看着两位少爷。有府里的姐姐递吃的过来,我就扭头道了声谢,回过头来就没看见四少爷和五少爷了。我赶紧去找,走了个遍都没有看见两位少爷。”
  
      这里毕竟是三爷的府第,有些地方王树未必熟悉。而且徐嗣诫身边还跟着南勇媳fu。
  
      她立刻道:“你找的时候可曾碰见五少爷身边的人?”
  
      “没有!”王树精神一振,“我在东厢房台阶旁,五少爷身边的人在两位少爷身后。”
  
      这样嘈杂的环境,十一娘在两人身边都安排了服shi的人。徐嗣谆身边的人没看见徐嗣谆,徐嗣诫身边的人却没有动静,而且两边的人还没有碰头……
  
      十一娘心中略定,一面下炕跋鞋,一面吩咐红纹好生照看谨哥儿,然后叫了竺香了秋雨:“竺香带着玉梅几个到外面找一找,秋雨跟我到后院去找。”又吩咐王树,“把那个给你递吃的丫鬟找来,我有话问。”最后道,“我们在正房旁的夹道碰面。”
  
      大家应声而去。
  
      可能都去看戏了,后罩房没有人,前院的锣鼓声、笑声、喝彩声不时传过来”让院落更显几分静谧。
  
      十一娘很快转了一圈,匆匆去了事先说好碰面的夹道。
  
      那边早站了三个惴惴不安的三个人~一个王树,一个三十来岁的fu人,一个十一、二岁的小丫鬟。
  
      看见十一娘”三个人都有些慌张地迎了上来。那个三十来岁的fu和小丫鬟更是惴惴不安地跪在了地上:“四夫人,是三夫人的吩咐,让奴婢给看戏的爷们送些茶点。”说着,指了那小丫鬟,“东厢房那边安排的是她。”
  
      正说着,方氏带着个小丫鬟气喘吁吁地走了过来:“四婶婶,我仔细问过了,没人看见四叔和五叔出门。也没有谁搬东西出去。”然后望着那fu人和小丫鬟奇道,“你们怎么在这里?”说完突然明白过来,忙对十一娘道”“四婶婶,这两个都是我的陪房,从小在我身服持……”
  
      也就是说,这是突发事件了。
  
      十一娘思付着,带了王树:“走”我们去外面看看!”
  
      方氏不敢慢怠,忙和那fu人跟在身后。
  
      人高的戏台座南朝北搭在正屋前,戏台围了一层大红粗布,台上正在唱《观灯》。小夫妻俩人你一句,我一句,喜气洋洋的。
  
      身份重要的女着在东厢房,男宾在西厢房”一些街坊邻居就在院子里看戏”大人笑,小孩窜,十分热闹。
  
      十一娘站在正屋和东厢房路口张望,竺香正好从东厢房出来,两个碰了个正着。
  
      “怎样?”她急急地问。
  
      “五少爷身边的人说,南妈妈跟在五少爷的身边。”竺香道,“我让他们去找南妈妈了,还没有回音。”
  
      十一娘不由低头沉思。
  
      一群衣饰华丽、年轻貌美的女人站在那里,已有人朝他们张望。
  
      方氏不敢吭声,竺香想了想,喊了声“夫人”正想提醒十一娘,十一娘已指了戏台下的红围帐道:“那个地方你们可找过了?”
  
      那里是戏子们换行头、休息的地方。
  
      竺香和王树都反应过来,两人齐声说了句“我去看看”匆匆liáo了围布钻了进去。
  
      十一娘也跟着钻了进去。
  
      迎面一阵刺鼻的粉香。定睛一看,里面有十来个人。其中一个相貌妖绕、穿着青衣服饰的人正平八稳地坐在棚子里唯一一张太师椅上,有两化、八岁的小男孩在一旁端茶倒水池服shi着,还有两、三今年长的男子,沉默地坐在一旁的小杌子上收拾东西演服、头饰,其他的人都围在一起哄笑,还有人声音高声朝着坐在太师椅上的人道:“……七师兄,你快来看!像不像当年名满燕京的柳惠芳……”却看见珠环翠绕,肃然生威的十一娘。
  
      那人的声音嘁然而止。
  
      围在一起的人立刻感觉到了异样,纷纷转过身来,圈子也就散了。
  
      十一娘看见了神sè窘迫地站在那里徐嗣谆和南勇媳fu,还有满脸〖兴〗奋的徐嗣诫。
  
      她的脸沉了下去。
  
      竺香和王树却没有查觉。
  
      失而复得的惊喜让两人一个喊着“四少爷”一个喊着“五少爷”热泪盈眶地扑了过去。
  
      前先围着徐嗣谆和徐嗣诫的人都lu出几分不安,神sè惶恐地退到了一旁。
  
      屋子里的气氛立刻紧张起来。
  
      坐在太师椅上的更是起身朝着十一娘作揖:“夫人,您是?”
  
      十一娘看也没看他一眼。
  
      “夫人!”南勇媳fu脸sè有些青白,嘴角翕翕地望着十一娘,满脸的惭愧。
  
      徐嗣诫却朝十一娘跑过去。
  
      “母亲,母亲!他眼睛亮晶晶地望着十一娘,挥着长长的水袖,“好不好看粉蓝sè云锦,衬着徐嗣诫粉nèn的清丽的小脸,如四月初绽的白玉、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