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锦心似玉 > 第五百九十九章 宠爱 下

第五百九十九章 宠爱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十一娘闻言大惊:“出了什么事?”
  
      几个来做客的孩子里,最大的十四岁,最小的不过十岁,都出身名门望族,是家族精心培育的后辈,不仅受到良好的教育,而且跟出仕的父辈寓居燕京,耳濡目染,比一般的孩子更有见识,就是徐令宜提起,也会赞扬一声。三人行,必有我师。这也是十一娘鼓励徐嗣谆多和他们交住的原因之一,希望徐嗣谆能从他们的身上学到做人做事的长处。以他们的修养,来家里做客,纵有什么不快之处,按道理也不会闹腾才是。何况徐嗣谆一向维护徐嗣诫,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徐嗣谆不可能坐视不理!
  
      想到这里,她不由神色一凛。
  
      “一开始,还好好的。”竺香道,“大家有说有笑。卓公子还借了四少爷的琴弹奏了一曲。五少爷听着,就拿出笛子来和那位卓公子合奏了后半曲……”
  
      没等她说话,十一娘已脸色微沉,道:“是卓少爷邀请的五少爷合奏的,还是五少爷自己和卓公子合奏的?”
  
      “是五爷子自己拿了笛子出来和卓公子合奏的。”竺香说着,已脸色微变。然后若有所思地道:“可后来,王少爷即兴做了幅画。窦公子见了,说有画无诗,如有茶无泉水,不免让人遗憾,就主动请缨做了首诗。谁知道收笔的时候却滴了点墨在宣纸上。”
  
      十一娘的神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窦公子一声惊呼,满脸羞惭地抱拳作揖赔着不是。几位公子虽然觉得遗憾,却也都笑着打趣窦公子大意失荆本文手打版首发于55ab社区州。卓公子更是出主意,说那滴墨落在荷叶下,不如画两尾金鱼反而能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王公子听了上前打量,窦公子却说既然祸是他闯的,自然由他收拾残局。然后拿了张名帖出来,请五少爷帮着差个人送多宝阁去,让多宝阁的师傅立刻裱了送过来。王少爷听了有些不好意思。说独画一幅,怎好劳动多宝阁的师傅帮着装裱。窦公子说,你怎么也要给个将功赎罪的机会才是。四少爷见,就笑叫了王树,让王树拿去。窦公子听了面露难色问王树知道多宝阁怎么走不?五少爷就主动接了画,说:还是自己跑一趟的好。免得王树耽搁了时间。”
  
      “所以,大家就由着五少爷去送画了?”十一娘沉吟道。
  
      “四少爷要拦,五少爷却说,他反正闲着无事。多宝阁一向自诩清贵,让王树去,的确有些不合适。不如他差个管事拿去。”竺香道,“也不管四少爷怎么说,五少爷转身就走。把画给了白总管,却没有回垂纶水榭而是一个人回了院子。我问喜儿,喜儿说,五少爷回到屋里就关了门,说天气热,有点累,要歇会。有人来,就拦一拦。还吩咐那画裱好了立刻跟他说一声,他也好及时送到垂纶水榭去。如果迟了,让别人误会徐家的人不会办事就不好了!”
  
      十一娘听着半晌才道:“这件事你也别嚷嚷,我们看看再说。”
  
      竺香恭声应是,晚膳过后来禀她:“画拿回来了。五少爷立马就送去了垂纶水榭。窦少蚂蚁手打团第一时间章节手打爷向五少爷道谢,还说没想到五少爷办事这样妥贴,以后再有这样的琐事,还要多多请教五少爷,望五少爷不要推辞才是。
  
      十一娘锁了眉头:“五少爷怎么说?”
  
      “五少爷只是笑。”竺香看着神色微黯,“帮着传晚膳传茶水,送客……”
  
      正说着有小丫鬟来禀:“四少爷和五少爷过来了!”
  
      十一娘朝竺香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再说起身去趿了鞋。
  
      徐令宜抱着谨哥儿坐在西次间临窗的大炕告诉谨哥儿画小鸡,见了徐嗣谆和徐嗣诫进来,谨哥儿拿着笔就从徐令宜怀里跳了起来,高声喊着“四哥”、“五哥”,一副要下炕的样子。徐令宜就扶了谨哥儿的肩膀,“把这一笔画完”,然后抬头淡淡地望了垂手立在自己面前的两个儿子:“客人都走了?”
  
      谨哥儿姜委屈屈地重新坐在了徐令宜怀里,低了头继续刚才的勾勒。
  
      徐嗣谆忙道:“都已经走了。窦净还邀了我们过几天去他家里做客。”
  
      徐令宜目露赞同地“嗯”了一声,道:“天气炎热,读书也静不下心来。趁着这机会和朋友多走动走动也好……”
  
      “爹爹,我画完了!”他的话没说完,谨哥儿又能站了起来。他的动作敏捷快速,徐令宜又没有注意,要不是徐令宜反应快,立刻扬了下颌,谨哥儿的头就顶到徐令宜的下巴上。
  
      他笑着拍了拍儿子的屁股,朝炕桌望去。
  
      原本应该三笔长一笔短地画出小鸡的脚,谨哥儿却偷懒,用笔在上面按了个蚂蚁手打团第一时间章节手打墨坨。
  
      徐令宜不由失笑:“这是小鸡的脚吗?”
  
      “是啊!”谨哥儿眼神认真地望着他,用胖胖的手指了那诧墨,“小鸡踩到泥塘里了,就是这个样子。要是爹爹不相信,可以问小毛。我们家的花锦踩到泥塘里,也是这样的!”
  
      花锦是谨哥儿养的一只锦鸡。
  
      望着儿子认真到无辜的表情,徐令宜忍不住大笑起来。
  
      声音洋溢着不能错识的欢快。
  
      徐嗣谆和徐嗣诫不由张大眼睛望着徐令宜。
  
      徐令宜这才惊觉自己失态。
  
      他慢慢敛了笑容。
  
      谨哥儿已拉了他的衣袖:“爹爹,爹爹,我画完了,我可以下炕了吗?”扭着小身子,满脸期待地望着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