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锦心似玉 > 第六百一十二章 疑虑 上

第六百一十二章 疑虑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徐令宜想到十一娘刚才的疲惫,搂着她爱怜地亲了亲她的。低着声音道:“快睡吧!”
  
      十一娘心里有事,被吵醒了,哪里还睡得着。她把头藏在徐令宜的怀里,犹豫着要不要把徐嗣诫的事告诉徐令宜。
  
      徐令宜见她没有了睡意,以为是她是太累了。就像那几年她身体不好的时候一样的轻轻地抚着她的背,哄她睡觉:“等忙过这两天就好了。你先忍一忍。到时候我们带着谨哥儿去西山别院住几天。你也可以好好歇歇。”
  
      那家里的事谁来管?太夫人谁来服侍?难道还交给新进门的媳妇不成?要知道,徐嗣谕的媳妇是庶长媳,到时候还不知道被人怎样猜测。十一娘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盼望着姜家九小姐早点进门。到时候她就可以把这些事交给徐嗣谆的媳妇了。
  
      她轻声笑起来:“妾身不过坐在uā厅里动了动嘴而已,哪有侯爷说的那么辛苦。”又道,“这一大家子的住着,哪能像侯爷说的那样说走就走。”然后迟疑道:“侯爷,今天出了点事…………”
  
      徐令宜话一出口自己先是一愣。
  
      怎么就说出这样的话来。
  
      把娘抛到了脑后……
  
      他不由汗颜。
  
      又忍不住仔细地想。
  
      十一娘要多少银子,想什么稀罕东西,对他来说都不是什么难事,弄了悄悄地送进来就走了。偏偏想像这样带着她和谨哥儿出去玩,却比登天都难。
  
      是不是正因为如此,看到她不舒服的时候,他才会脱口而出呢?
  
      心里乱七八糟的,十一娘吞吞吐吐地告诉他徐嗣诫出了点事。
  
      徐令宜心里一紧。
  
      十一娘还是第一次主持这样的大事……
  
      他的手穿过她的黑发轻轻地捧了她的头:“出了什么事?”笑容一敛,神色不怒自威,透着几分郑重。
  
      十一娘更犹豫了。
  
      徐令宜是严父。他如果知道了徐嗣诫的事”会不会很严厉地训斥徐嗣诫?徐嗣诫的处境本来就很艰难了,如果再失去徐令宜的保护……
  
      十一娘一向爽直”很少有这样举棋不定的时候。
  
      徐令宜看着暗暗着急,神色间却不敢露出半分。反而笑道:“没事,没事!离开亮还有两个时辰。有这两个时辰,你就是把我们家大厅里供着的青铜鼎给打碎了,白总管也能想办法找个差不多的先凑和过去。”
  
      他是误以为自己出了错吧?
  
      十一娘心里一软”突然间安定下来,觉得自己从前的担心很多余。
  
      “是诫哥儿!”她的轻柔地,“他今年陪着娘在uā厅里听戏…………”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
  
      徐令宜听着沉思了片外十一娘进门几年都没有动静,他一直怀疑大太太从中动了什么手舢……,就是现在,他也依然有些怀疑。要不然,他这几年的精力都放在了十一娘身上,为什么十一娘就得了谨哥儿一个?
  
      所以看到十一娘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徐嗣诫的时候,他虽然觉得这样对以庶子身份养在佟氏名下的徐嗣诫以后不太好”可想到十一娘膝下空虚,万一……谁养的跟谁亲,以后十一娘也有个依靠的。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后来添敢谨哥儿,见十一娘待徐嗣诫一如既往,分明是有了感情。思付着要是这孩子要是失了本分,十岁以后到了外院,再想办法找个厉害些的师傅再慢慢地教也不迟。这也是当初太夫人为这孩子取名为“诫”的原因。是希望他能循规蹈矩,守住本心。可现在看来”孩子教得挺好,问题却出在了十一娘的身上。
  
      她从来没有把这个孩子当成庶子来养!
  
      偏偏世人常以出身论英雄,对庶子要求往往比嫡子还苛刻,何况是徐嗣诫这样出身不明的,万一落下个轻狂的名声,想再挺身做人就难了!
  
      不过,女人通常这样。猫啊狗啊的,养着养着都有了感情,何况是个孩子!
  
      他不禁轻轻地叹了口气,紧紧地把十一娘搂在了怀里。
  
      “没事,没事!这件事好办!”徐令宜下颌顶了十一娘的头,“马上不是要过年了吗?到时候我让诫哥儿给佟氏磕头、上香。有些事”也就不言而喻了。”
  
      十一娘有些意外。
  
      往年可从来没有像这样!
  
      徐令宜见她没有做声,还以为她在难过。低声道:“从来是因为你一个人孤单,他年纪小不懂事。
  
      现在既然出了这样的事”你就不能一味的护着他了。让他早点知道也好!”
  
      十一娘想到那次徐嗣谆宴客。
  
      那些孩子都是社会上的精英,早在父兄的指导下学会了客气、寒暄”徐嗣诫偶有冒犯,一样毫不留情地鄙视、打压,何况一般的人!
  
      她有些后悔,应该早点告诉他这个社会的冷酷。
  
      孩子总会长大,到达她永远没办法到达的远方。在他小的时候,在她还能保护他的时候,尽量让他感觉到温暖,他一路走去,遇到风霜雪雨的时候会不会因此而更坚强点呢?
  
      她又觉得自己没有做错。
  
      心乱如麻间,十一娘耳边传来徐令宜醇厚的声音:“已经这样的,你再担心也没有用。好在大家都知道他是我的儿子,就是像小五小五是他叔叔,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你们这此女人“就是喜欢多想,杞人忧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