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锦心似玉 > 第六百二十三章 学业 下

第六百二十三章 学业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回到屋里,十一娘叮嘱徐令宜:……侯爷到时候可要跟庞师傅说清楚了,免得庞师傅不知道内情,诜哥儿因此摔着磕着就不好了!”
  
      “我会跟庞师傅说清楚的!”徐令宜笑道,招了谨哥儿过去说话,“既然跟着师傅学了,就一定要好好的学。【 ]可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要不然,会被师傅罚的!”,谨哥儿连连点头:“我才不会被师傅罚呢!”
  
      “那好。”徐令宜笑道,“你要记住你的话!”
  
      谨哥儿笑着点头,跑到正坐在炕上整理零头布的十一娘身边,“娘,娘,你是不是要给七弟做书包!”
  
      “是啊!”十一娘笑着把儿子抱上了炕。
  
      谨哥儿趴在母亲的膝头,大大的凤眼眨也不眨一下地望十一娘:“娘,二哥那里有书,还有笔墨纸鬼……砚台上还雕着大老虎,松啊……”眸子满是羡慕。
  
      谕哥儿用的砚台是二夫人赏的,是块前朝的端砚,十分珍贵。
  
      十一娘忍俊不住,捏了捏儿子的鼻子:“小坏蛋,娘早就帮你准备好了。”说着,从身边的炕几下拿出个雕着渔樵耕读图案的黄杨木匣子:“给你!”
  
      谨哥儿看着那匣子不过谕哥儿的砚台大小,犹犹豫豫地打开了匣子,里面整整齐齐摆着毛笔、墨砚,笔管是竹子的,上面雕了个抱着桃子的猴子,猴子毛发纤毫毕lù,栩栩如生;墨石也是个猴子,不过攀在墨石上,砚台则雕着了一猴子在松树林下捡松子吃。三件东西都小小的,玲珑可爱,趣味盎然。
  
      谨哥儿大呼一声扑到了十一娘的怀里,十一娘一个不备,被他扑得往后一扬,差点就撞在炕几上。
  
      徐令宜眼明手快,一把抓住了儿子,喝道:“都要上学了,怎么还这么毛毛躁躁的!”
  
      “没事,没事!”十一娘笑着给儿子解围。
  
      谨哥儿就不以为然地挣扎着又扑到了十一娘的怀里:“娘,这都是给我的!”
  
      “是啊!”十一娘搂着儿子,“好看吧?娘特意到多宝阁订的。”
  
      “好看!”谨哥儿连连点头”眼睛都笑成了弯月亮。然后从母亲怀里爬起来,抱了匣子就滑下了炕。“娘,我去看七弟!”
  
      “这么晚了!”十一娘有些意外,她望了望窗外,“明天再去吧!”
  
      “去了就回!”谨哥儿眼睛亮晶晶的,“我让黄小毛、刘二武跟着。保证不到处乱呃……”
  
      十一娘恍然。【 ]
  
      他哪里是要去看诜哥儿,分明是要去显摆。
  
      “你要去可以,把匣子放娘这里。”十一娘笑道,“小心把匣子里的东西磕坏了。”
  
      她顾着儿子的面子,也不点破。
  
      谨哥儿嘟了嘴,眼睛珠子直转。
  
      十一娘当没有看见,喊了红玟进来:“,时候不早了,服shì六少爷去洗漱吧!”
  
      红玟应喏”去牵谨哥儿的手。
  
      谨哥儿搭拉着脑袋跟着红玟去了。
  
      十一娘笑起来。
  
      这要是让他去了,诜哥儿肯定眼谗,五夫人今天晚上就别想安生了。
  
      她收拾着炕桌上的零头布:“侯爷,妾身也服shì您洗漱吧!”
  
      “不用了”徐令宜坐到了妻子对面,“叫小丫鬟进来就是了!”
  
      十一娘喊子小丫鬟。
  
      徐令宜和她说着谨哥儿上学的事:“你可别到时候见孩子吃了苦头就一味的心疼,天热了不去,天冷了不去”刮风下雨更是不去。坏了习惯,以后可就做什么事都难成气候了!”
  
      “看侯爷说的。”十一娘把挑好的几块布放到一旁的小藤笸里,“我是那样的人吗?”
  
      徐令宜笑道:“你也别把话说到前头了。娘是有主见的人吧?当初我二哥就是半途而废。”
  
      “怎么没见你二哥就不成气候了!”十一娘和他抬杠。
  
      徐令宜语塞。
  
      “知道了!”十一娘横了他一眼,“我一定每天督促谨哥儿去上学。保证不耽搁他的学业!”
  
      灯光下,她斜睇过来,bō光粼粼,潋滟如春水。
  
      徐令宜心动,握了十一娘的手。
  
      十一娘抿了嘴笑。
  
      屋子里有让人心跳的暧昧气息流窜。
  
      徐令宜嘴角翕动,正要说什么,屋外突然传来红纹惊呼:“,六少爷,夫人说了,让您明天再去……”
  
      十一娘一愣,徐令宜一个箭步liáo帘而出。等十一娘出去的时候,徐令宜正在找孩子:“肯定没出院子门,把灯笼都点上,仔细地给我找!”
  
      他昂首站在台阶上,一双明亮的眸子犀利如隼,身边的丫鬟、婆子或搬凳子,或拿挂灯笼的铁篙,或挑灯笼出来往院子的角落照,熙熙攘攘,乱成一团。
  
      听到动静,徐令宜回过头来:“这孩子,手脚也太快了点。我一来,人已经不见了。”语气间颇有些无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