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锦心似玉 > 第六百三十七章 僵持 中

第六百三十七章 僵持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谨哥儿望着母亲,表情显得有些固执起来:“庞师傅知道我受罚了,自然知道我错了。【叶*子】【悠*悠】我不去!”
  
      “你受了罚,庞师傅自然知道你认了错。但你亲自去给庞师傅陪个不是,岂不更有诚意?”十一娘心里冒着火,但还尽量让语气显得柔和些,“敢拔孔雀翎是勇敢,敢到悬崖边去摘桔子是勇敢,马步蹲得比别人好是勇敢。如果我们犯了错误,不掩饰,不回避,主动承认,更是一种勇敢。而且这才是真正的勇茶……,…”
  
      “我不去,我不去……”谨哥儿根本不想再听,捂着耳朵溜下炕,拔tuǐ就往外跑。
  
      十一娘愣住。
  
      儿子虽然贪玩爱闹,偶尔还有些蛮横,却能听她的劝告……没想到,他竟然连她的话都不听了。丫鬟、婆子没有一个人敢管他,徐令宜和太夫人把当的顽皮当成是聪明,这样下去,谁还管得住他啊!
  
      她心里那团火再也压抑不住窜了出来。
  
      十一娘跋了鞋子就追了出去。
  
      “你给我站住!”她大声喝道。
  
      院满子的人还是第一次听到十一娘用这样愤怒的口气说话,面面相觑之余更是胆战心惊,畏畏缩缩地站到了墙角。
  
      “做错了事,不认错,还跑!”生活中不管有怎样为难之事,十一娘从来不回避,认为只要动脑筋,有诚意,勇于承担后果,就能迈过去。因此最厌烦那些遇到难事就逃跑的人。嗯到她huā了不知道多少精力去培养的儿子竟然也这样,她理智如坍塌的河堤,“你跑了,曾经做错的事就能抹杀不成?你跑了,就能不去给庞师傅道歉不成?徐嗣谨,我告诉你,这次你乖乖去给庞师傅道歉也就罢了,要不然,三天(禁)足完了,你给我去跪祠堂去。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去秀木院上课!”
  
      娘亲待他”从来都是和风细雨的。别说罚他去跪祠堂”就是这样和他大声说话也从来没有过。
  
      谨哥儿僵在了那里。
  
      娘亲竟然为了庞师傅这样的训斥他。
  
      “在庞师傅茶水里放泄药的又不是我一个,凭什么只有我被(禁)了足还要去陪礼……”他忿忿然地道,更多的,却是伤心。【叶*子】【悠*悠】
  
      “住。!”十一娘望着满脸不甘的谨哥儿,气得脸sè通红,大喝一声打断了他的话,“你做错了事”竟然还扯到别人的身上。”她只觉得心口隐隐在疼。儿子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你是哥哥,诜哥儿是是弟弟。你不给弟弟带个好头,竟然还要和弟弟比。别说他年纪比你小,是跟着你行事了。就算他不是跟着你行事,他做错了事”你做为哥哥知道没有阻止,不知道事后没有帮他改正,你也是失责的!你现在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你有个做哥哥的样子吗?娘亲平时是这样告诉你做人、做事的吗?你真是……”她气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轰隆隆雷声从天边滚滚而过,原本明亮的天空突然暗了下来。
  
      谨哥儿的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儿,娘亲的面容变得模糊起来。
  
      “我不去,我不去……”他扬着下颌,“反正我不去!我也没有扯别人……,…”
  
      这还不算扯别人?
  
      “不去!”十一娘的火气也上来了,“不去你就给我站在这里好好想清楚娘亲为什么要你去给庞师傅道歉。你什么时候想清楚了,什么时候来见我”我和你一起去庞师傅那里给庞师傅陪个不是!你要是想不清楚,自然不必去给庞师傅陪礼,当然也就不必来见我了!”
  
      谨哥儿听着,侧过脸去,做出了个不屑的模样儿。
  
      在父母面前都如此嚣张,再况在别人面前!
  
      十一娘大怒。
  
      一面转身往正屋去,一面吩咐琥珀:“关门一——六少爷什么时候想清楚了,你什么时候再给他开门也不迟。”
  
      一向听话的六少爷突然表现的这样倔强,一向好脾气的夫人突然表现的这样强势。琥珀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她不敢多说一句”一边低声应“是”,一边朝秋雨使着眼sè”示意她快去告徐令宜,一边跟在十一娘的身后关上了正屋厅堂的门。
  
      秋雨慌慌张张地小跑着出了院子。
  
      其他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生怕一个不小心触怒了十一娘或是谨哥儿被迁怒。
  
      一时间,院子里静悄悄的,只听到风吹树梢哗啦啦的声音,更平添了几份压抑。 ~
  
      谨哥儿瞪着正屋紧闭着的绿sè冰裂玟镶透明玻璃榻扇门,嘴巴紧紧地抿着。眼角的余光瞥过墙角瑟缩的丫鬟、媳fù”身子更笔直。
  
      琥珀扶着十一娘在内室临窗的大炕上坐下。
  
      小丫鬟手脚发颤地奉上子热茶。
  
      琥珀接过茶盅,示意小丫鬟退下,蹑手蹑脚地将茶盅放在了十一娘面前,见屋里没有了旁人,这才低声道:“您喝口热茶消消气!”
  
      十一娘哪里喝得下去。拿起茶盖拂了拂茶盅上浮着的茶叶,又重新放下了茶盅。
  
      “夫人!”琥珀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她的神sè,“一晃眼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嗯当初,我刚跟在夫人身边的时候,什么事都不懂。夫人就手把手的教我到如今,我也能独当一面了。别人提起我,都说我精明能干。我听着不免[文字诺秋网更新]有些惶恐。总想着,当初要不是有夫人细细的叮嘱,我哪有今人……”,十一娘明白她的心思,朝着她摆了摆手。
  
      “他长这么大”你怎么时候看见我朝着他发脾气了?难道我就从来没有生气的时候?”,她说着,想起谨哥儿不甘的样子,语气就更显严厉了,“我总是想”他年纪还小,我要慢慢教。不管他怎么调皮,我都往好处想。有生气的时候,也忍着一口气。觉得他大一些,就好了。可你看他今天这个样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