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锦心似玉 > 第六百四十八章 未雨 上

第六百四十八章 未雨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把耳朵紧紧地贴在书房窗棂上的徐嗣谆只觉得脸上湿漉漉的。【叶*子】【悠*悠】
  
      他直起身来,有些不好意思地准备用衣袖擦眼睛,有yùsè绣白兰hua的帕子递到他的跟前:“四少爷,沙mí了眼,还是用帕子擦一擦的好!”
  
      明快而简洁,是琥珀的声音。
  
      难怪母亲把她屋里一个管事妈妈的位置一直给她留着。
  
      徐嗣谆挺了挺脊背”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接过帕子擦了擦眼角,重新把帕子还给了她:“我们出去吧!”然后昂挺胸地出了书房。
  
      这样多好!
  
      一家人高高兴兴的!
  
      琥珀望着徐嗣谆的背影微微一笑,捧起手中的青hua瓷hua盆跟了上去。
  
      十一娘正揽着徐嗣诫的肩膀站在屋檐下。
  
      西下的余光照在他们的身上”像镀上了一层金箔,有种静谧的美好。
  
      徐嗣谆不由放慢了脚步。
  
      有道红sè的身影像风似的刮了进来:“娘,娘,娘,我回来了!”谨哥儿嚷着,冲进了十一娘的怀里。
  
      黄xiaomao、王二虎、长安,随鬼……,…哗啦啦地跟了进来,打破了庭院的安宁。
  
      十一娘放开徐嗣诫,低头笑望着满头大汗的儿子:“白云观好玩吧?”
  
      “好玩,好玩!”谨哥儿说着,朝身后伸手,黄xiaomao立刻把身上的包袱递给了谨哥儿”谨哥儿一屁股就蹲了下去”在地上打开了包袱,“这个是黄杨木梳子,给娘的;这个是甜白瓷的笔架,是给四哥的;这个黄sè的琴穗,是给五哥的,这本《〖道〗德经》是给二哥的”这个鉴银的手镯,是给二嫂的;这朵大红sè牡丹娟hua,是给祖母的;yù兰hua给二伯母……”他包袱里零零碎碎大堆东西,“茶叶是给爹爹的,镇纸是给五叔的”香熏炉是给五婶婶的,木刀是给七弟的,拨1ang鼓是给八弟的,胭脂盒是给二姐姐的……”给家里每个人都带了礼物。
  
      徐嗣谆和徐嗣诫接过礼物,纷纷向谨哥儿道谢,特别是徐嗣诫,还笑着摸了谨哥儿的头。【叶*子】【悠*悠】
  
      “不谢,不谢!”谨哥儿眯眯笑着”翻出一个纸匣子打开,从满满一匣子石榴绒hua里拿出一朵递给琥珀:“这是给你的!”
  
      琥珀面露喜惊:“我,我也有!”
  
      “是啊!”谨哥儿说着,把纸匣子塞到了琥珀的怀里,“其他的,让宋妈妈、秋雨他们拿去分了吧!”眼角瞟见立在一旁的碧螺,又道,“碧螺”你们也有份。”
  
      反正他买了很多。
  
      “哎哟!”碧螺忙曲膝行礼。
  
      院子里气氛热闹起来。
  
      谨哥儿拉了十一娘说着去白云观的情景:“……师兄说,行礼的时候要左手捏着右手的大拇指抱拳……敬香要从后往前敬……进mén的时候不能走中间的mén”要从两边进去……”
  
      十一娘认真地听谨哥儿〖兴〗奋地说东说西,不时应上一句“是吗”、“真的”,谨哥儿越说越高兴,连看杂耍的时候他丢了十文钱的事都告诉了十一娘。
  
      徐嗣谆见谨哥儿的话说不断,大家都这样拥在mén口,让人看到了还以为出了什么事。他好不容易找了个机会打断了谨哥儿的话:“你饿不饿?我让厨房做了炮鱼。
  
      六弟不如梳洗一番,等会也好用晚膳。然后我们再一起去给祖母问你,你也可以把买回来的东西送给大家。你看怎样?”
  
      “好啊!”谨哥儿笑着拽了十一娘的手往外走,“娘,你给我洗澡!”一副要回去的架势。
  
      这怎么能行!
  
      眼看看到了晚膳的时候,怎么能让母亲和六弟空着肚子回去!
  
      徐嗣谆忙拦了谨哥儿,对十一娘道:“母亲,就让六弟在我这里梳洗吧!我让碧螺去给六弟倒水”让绿雪给六弟拿衣裳。”
  
      先前徐嗣谆已吩咐厨房准备饭菜了,还特意做了蝙鱼。十一娘也没有准备走。
  
      “行啊!”十一娘笑道,“那我们就借你的净房一用。”
  
      徐嗣谆松了口气,笑着吩咐碧螺和绿雪。
  
      谨哥儿却轻轻地拉着母亲的衣袖,在母亲的耳边低声道:“娘,我们还是回去吧!”
  
      “怎么了?”十一娘轻声问他。
  
      他扭捏了一会,才xiao声道:“娘,我,我不要吃炮鱼。我要吃雪里红包子!”
  
      十一娘愣住。
  
      谨哥儿已道:“我看见白云观外面有包子卖,这么大的个!”他用手比划着,“包子上还点了个xiao红点。说是用雪里红五huarou做的包子。可赵先生说我不能吃外面的东西——”他说着,仰了头望着十一娘,“娘,我想吃雪里红的包子!”谗得口水都要流出来的样子。
  
      xiao孩子的好奇心重,总觉得外面的东西比家里的好吃。
  
      十一娘不由失笑,问谨哥儿:“现在做雪里红五huarou包子还得来及吗?”
  
      “这有什么难的!”谨哥儿的声音虽然xiao,大家都仔细地听着他们母子说话,自然听了个一清二楚。徐嗣谆笑道,“你快去淋浴。等你梳洗出来,热腾腾的雪里红包子就端上桌了。”
  
      谨哥儿高高兴兴地随着十一娘去了净房。
  
      徐嗣诫拉着徐嗣谆去了书唐“四哥!”他显得有些激动,“母亲说,说她也担心我长大了不认她,…还说,我是她儿子,不管怎样,她都不会把我让给别人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