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知矜 > 001:探监

001:探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隆昌初年,也是末年。
  冬月初九,怀梁罕见的下了雪。
  随风飘零的雪花刚落到地上就化了。
  一个月前,这里还是永绥的都城怀梁,如今却成了大夏的囊中之物。
  “吱呀——”一声,虚掩着的房门被推开,萧瑟的寒风一下子就灌进了空荡荡的屋子。
  堂前的妇人不过双十光景,却身着一袭素衣,发间暨着白花,眉目间看上去很是疲惫。
  推门进来侍女巧竹略显慌张。
  “夫人!出大事了,武安侯府被夏军给围住了,估摸着今日定是凶多吉少了!”
  “如今这怀梁是待不下去了,夫人,咱们也赶快离开吧!”
  听着她急切的语气,迟玉卿低垂着的脑袋终于缓缓抬起,两眼目然的看着她。
  走?永绥覆灭,何以为家!
  她含恨看了一眼香案上摆放的灵位,上面赫然刻着:先夫季无渊生西之莲位。
  他临危受命却战死边关,到头来却连具尸体都找不回来。
  若不是那沈元祺不仁,他又何至于落得个这样的下场?
  家不成家,国不将国,如今国破家亡,她还有什么脸面苟活在这世上?
  她还想问问那沈元祺,处心积虑争来的江山,到头来为何又守不住?
  她盯着那块灵牌看了许久,动了动嘴。
  “备好银子,随我去天牢走一趟。”横竖都是一死,她得先去把这些账算清楚。
  “奴婢这就去!”巧竹虽然好奇她想去探视谁,到底还是没问出口。
  迟玉卿最后看了一眼那抹青色,拢了拢外衣,踏出了困了她许久的祠堂。
  洁白无瑕的飞雪落在她的身上,她却无暇去欣赏这份美好。
  路过武安侯府时,里面此起彼伏的哀嚎声尤其抓耳,声声凄厉。
  三十年前的岐山大战中,葬身武安侯手中的大夏亡魂不计其数,如今永绥覆灭,大夏自然不会放过他。
  和武安侯一同在岐山大战中威名大显的,还有她已故的祖父。
  她父亲生前也是战功赫赫的大将军。
  她可是实打实的将门之后,也难怪巧竹那丫头害怕了。
  她突然想起了什么,状若不经意的抬了抬手。
  “我的坠子好像丢了,你折回去替我寻一寻。”
  巧竹望了一眼,她果真只有一只耳朵上还戴着耳坠子。
  迟玉卿接过她手中的钱袋和食盒,将钱袋系在了自己腰间。
  巧竹凝眉,环顾了四周一眼,压低了声音:“夫人,这外面到处都是大夏的贼人,奴婢得保护夫人!”
  这种时候,城中百姓都恨不得一直躲着不出门。
  迟玉卿皱了皱眉,冷声呵斥了她:“我让你找,你只需听从便是,你知道那坠子对我有何意义,还不赶快去!”
  那对坠子,是季无渊送给她的,也是他唯一一次送东西给她。
  巧竹是她的贴身丫鬟,又如何不知有多重要?
  可巧竹也不笨,如此重要的东西,平日里迟玉卿出门都不会戴着的,她想做什么,巧竹多少能猜到一些。
  可她的态度又如此坚决,巧竹愣在原地许久,终究是咬了咬牙,转身去找她落下的坠子了。
  见巧竹的身影远去,迟玉卿才长舒了一口气。
  那丫头跟在自己身边好几年,是个忠心护主的,让她跟着自己一起去送死,迟玉卿做不到。
  天牢的狱卒还是永绥的官兵,不过他们早已换了效忠的人。
  她把带来的所有银子都打点给了他们,她又只是一介妇人,狱卒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沈元祺是永绥最后的皇帝,他的死期还在后头,所以暂时被关押在了天牢中。
  听说取他性命的人,还得有两日才能赶到。
  有钱能使鬼推磨,她是能够去见他一面的。
  越往大牢深处走,关押的犯人身份也越高。
  “迟玉卿!”快要走到头了,却没看到沈元祺的影子,只有一个清朗的声音在呼唤着她。
  迟玉卿左右看了一眼,在靠右手边的牢房里找到了声音来源。
  男人倚在牢门上,正冲着她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