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爱淡婚凉,首席情非得已 > 第071章;其实,你不爱你老公吧!

第071章;其实,你不爱你老公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任潇潇站在原地望着齐昊那精壮的身躯,大脑瞬间将刚刚的那些美好过滤了,只剩下一片空白。www/xshuotxt/com

    而齐昊的动作游刃有余,解开皮带,一点点的将裤子褪去,然后……然后只剩下一条平角裤。

    任潇潇不由的吞了吞口水,目光却依旧在齐昊身上,始终没有离开过,红色的唇瓣动了动,有些磕巴的问:“齐……齐昊,你……你……。”结果,你了大半天也没你出个什么来。

    齐昊慵懒的抬眸看向任潇潇,薄凉的唇瓣在灯光下显得性感无比:“怎么?”

    任潇潇别开目光,努力做出一副平静的样子,淡然的摇了摇头:“咳咳,没什么,你是要去洗澡吗?”

    “恩那么爱,那么恨。”

    “哦,那你去吧!”

    齐昊睨着任潇潇的侧容好一会才赤着脚进入到浴室内。

    任潇潇听到齐昊将浴室门关上的声音时才沉重的呼了一口气,她的心跳得好快,这样的心跳节奏好像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上次和齐昊不小心接吻的时候,心跳的比这还要快很多。

    在任潇潇努力调整自己思绪和心情时,齐昊已经洗好从浴室走了出来,任潇潇下意识看向齐昊,瞬间整个人一愣。

    齐昊一身白袍,黑色的头发上还滴着水珠,在发现任潇潇的视线后,齐昊看向任潇潇,冷声道:“怎么?”

    任潇潇连忙摇了摇头:“没……没什么,我也去洗澡了。”说完,任潇潇从行李箱找出衣服然后走向浴室。

    将浴室的门关好后,整个浴室里弥漫的雾气,还有沐浴露和洗发水带来的浓郁清香。

    温暖的水珠从花洒滴落到身上,任潇潇整个人瞬间平静了下来,任由水珠从头上淋下来。

    从浴室出来时,任潇潇见齐昊悠闲的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欣赏着凤城的夜景,朦胧的夜色将流光溢彩的凤城带来一丝神秘感。

    任潇潇的视线落在那张舒适柔软的双人床,唇瓣轻抿着,走向齐昊:“怎么还没睡?”

    “等你。”

    低沉的男音划过任潇潇的心田,泛起丝丝涟漪,任潇潇整个人一愣,被齐昊这简单的俩个字给震住了,那双清澈的凤眸直勾勾的盯着齐昊的俊容。

    齐昊轻轻抬眼,一张泛着淡淡红晕的熟悉俏容正紧紧勾着自己,额头前的流海还滴着晶莹的水珠,神情似是有些恍惚,却很快就回过神来,淡然的收回视线:“你先睡吧!”

    任潇潇也立马回国神来,眨巴了一下眼睛,不由的问:“那你呢?”

    “我先坐会。”

    任潇潇轻应一声,转身走到牀沿边,翻找了一下抽屉,从抽屉内拿出一个红色的吹风机,将头上的毛巾取下,打开吹风机的开关,吹风机发出‘嗡嗡’的声音。

    清淡的发香萦绕在整个房间里,和屋子里的玫瑰香慢慢融合。

    齐昊被这种淡淡的熟悉发香所沉迷着,舒心的缓缓闭上双目,静静的享受着这样的夜晚,虽然和他同一个屋檐下的人和他当年共同牵手的人不同,但这样的环境,齐昊却能静下心来享受这一切,这也是很难得的。

    翌日清晨,凤城难得的一缕金色晨光洒进房间内,任潇潇被光束刺的皱了皱眉,不由的翻了一个身,均匀的呼吸声传入她的耳畔里,一股强烈的男性荷尔蒙刺激着她那敏感的鼻尖。

    睡眼惺忪的视线模模糊糊的睁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无比放大的帅气轮廓。

    任潇潇整个人倒吸一口凉气,连大气都不敢出,身子不由的退后一些,由于任潇潇的动作有些大,齐昊也被任潇潇吵醒了盗尽桃花。

    薄凉的唇瓣有些干涩,手搭在额头上,黑眸微眯着淡淡的瞥了一眼任潇潇,然后在缓缓闭上。

    任潇潇平复了一下心情,淡定的出声:“你醒了。”她其实更想问的是,你是什么时候睡到我旁边来的?为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

    “恩。”齐昊淡淡的应了一声便掀开被子下了牀。

    一抹精壮的身躯再次堂而皇之的钻入任潇潇的视线里,任潇潇下意识的收回目光,掀开被子下牀前往浴室开始洗漱。

    “早餐吃什么?”任潇潇洗漱好出来见齐昊在穿衣服,笑着问。

    “随便。”

    任潇潇的嘴角狠狠的抽了抽,一大清早,这人就给了她一个非常没有营养的回答。

    “你待会要去公司吗?”

    “恩。”

    任潇潇拧眉望着齐昊:“齐昊,你能多说几个字吗?”

    齐昊将桌上的文件整理好放入公文包里,鹰隼般的眸子投向任潇潇:“下去吃。”说完,提着公文包就走向门口。

    任潇潇望着齐昊的背影,他还真是给面子,真的比刚刚多说了几个字。

    齐昊将门来开,正巧罗敏瑗也开门走了出来,看到齐昊时,罗敏瑗笑着打招呼:“昊,早上好。”视线不由的往屋子里的看了一下:“额?潇潇呢?”心里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的期待。

    齐昊并没有回答的打算,任潇潇听闻后,便提着包包走到齐昊的身后,亲昵的挽着他的胳膊,然后笑米米的看向罗敏瑗:“敏瑗,早上好。”

    罗敏瑗看着任潇潇那张小脸,整个人瞬间不好了。

    齐昊将房门轻轻带上,迈开颀长的腿走向电梯的方向,任潇潇依旧挽着他的胳膊笑着问:“你今天估计会忙到什么时候啊?”

    “晚上有应酬。”齐昊的语气不温不火,眸子却淡漠的扫了一眼任潇潇。

    到达酒店餐厅楼层时,电梯门‘叮’的一声开了,齐昊和任潇潇并肩走出电梯,罗敏瑗的步子显然迟疑了一会才迈出电梯。

    三人进入餐厅,服务员就带着职业笑容走上前礼貌的询问:“请问是三位吗?”

    任潇潇睨了一眼罗敏瑗,便笑着点了点头:“恩,三位。”

    “等一下,多加一位。”身后传来带有穿透力的声音插话进来。

    任潇潇听这声音,不由的觑起了眉尖,只见迟荀泽带着笑意款款走了过来:“不好意思,介意多加一位吗?我一个人吃早餐确实有些无聊。”迟荀泽说话时,将眸子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齐昊。

    狭长的眸子微微敛着,齐昊的视线在迟荀泽身上定格了好几秒之后,嘴角牵扯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当然可以。”

    迟荀泽笑着挑了挑眉,看向任潇潇:“美女boss,早上好带着空间去抗日。”

    任潇潇都懒得理会他,但是因为场面问题,任潇潇勉强的挤出一抹温婉的笑:“呵呵,早上好。”

    一大早上吃个早餐都让人那么心堵得慌。

    “这位美女是?”迟荀泽挑了挑眉,不经意的看到一直站在一旁的罗敏瑗。

    罗敏瑗在迟荀泽进入视线的那一刻就开始观察迟荀泽了,在迟荀泽问自己时,罗敏瑗立马露出一抹甜甜的笑,主动伸出手:“您好,迟少,我叫罗敏瑗,昊和潇潇的朋友。”

    迟荀泽瞥了一眼任潇潇,垂眸望着罗敏瑗的玉手,笑着轻轻握了一下:“哟,看来这位美女认识啊!”

    “迟少的大名可是远近闻名啊!怎么可能没有听过呢!”罗敏瑗轻声笑着,然后看向任潇潇:“潇潇,迟少为什么会叫你boss?”

    任潇潇轻声笑了笑:“迟少现在是我们公司的签约模特。”

    罗敏瑗听后,瞳孔不禁慢慢睁大,不敢相信的看着任潇潇:“真的?为什么媒体上一点消息都没有?就上次……。”罗敏瑗说到一般立马戛然而止,还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齐昊的脸色。

    她不就是想故意在齐昊的面前提起那次任潇潇和迟荀泽报道的事情吗?然后想看看齐昊的表情变化和反应。

    任潇潇凤眸微敛,眸子里的流光发生细细变化,笑意依旧,语气却比原来清冷了几分:“这件事情还没有完全对外宣布,因为现在处在拍摄期,不太方便公布。”

    罗敏瑗在齐昊脸上没有看到自己想看的变化,便笑着收回视线,点了点头,心不在焉的应道:“哦哦,原来是这样啊!”

    “进去坐吧!”沙哑性感的嗓音从齐昊的薄唇里淡淡吐出。

    任潇潇挽着齐昊的胳膊,笑着点了点头,俩人进入餐厅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靠着落地窗的位置,暖暖的晨光打在人身上很是舒心。

    早上的插曲一过,齐昊吃好就直接起身离开了餐厅,罗敏瑗在齐昊离开的那一刻原本想说让齐昊载她一程的,碍于任潇潇和迟荀泽在,到嘴边的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罗敏瑗用方巾轻轻擦拭了一下嘴角,抬眼望向任潇潇:“潇潇,迟少,你们慢吃,我就先去公司了。”

    任潇潇抿了一口咖啡,见罗敏瑗作势要离开,优雅的将杯子放在桌上,笑着点了点头:“恩,好,去吧!开车小心点。”

    罗敏瑗点了点头,朝迟荀泽微微点头示意了一下便拿着包包离开了餐厅。

    迟荀泽望着罗敏瑗的身影渐渐淡出视线后,勾唇看向任潇潇:“你这个朋友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倒是一块演员的好料子。”

    任潇潇端起咖啡,用咖啡勺轻轻搅拌了一下,悠闲的靠在椅背上欣赏着早晨的朝阳:“有些东西看透就好,没必要点破,没听说过吗?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是一只狡猾的千年狐狸呢!”

    迟荀泽诧异的看着任潇潇,有些不敢相信,原来,最好的演员就在他的面前。

    “看来,你倒是看得挺清楚的农家有女太妖娆。”迟荀泽嗤笑,双手交叠握着撑着后脑勺。

    任潇潇嘴角微微一漾,那抹红唇在朝阳下溢出艳丽的光泽,品了一口杯中的咖啡,轻轻挑了挑秀眉:“咖啡亦苦亦甜,在于品的那个人喜欢自己苦还是喜欢自己甜。”

    迟荀泽听后,褐色的双眸不禁眯起,迷离的望着任潇潇那俏美的侧容:“美女boss。”

    任潇潇扭头看向迟荀泽,等待着她的下文。

    “我发现你现在好迷人啊!怎么办?我被你迷倒了,你是不是该对我负责。”

    任潇潇的表情立刻冷了下来,将手中的咖啡杯放下,冷冷的睨着迟荀泽:“迟荀泽,知道我讨厌你什么吗?”

    迟荀泽挑了挑眉,并无尴尬之色,笑着道:“恩,很想知道。”

    “讨厌你的浪荡不羁和滥情懂吗?”说完,任潇潇便拿着包包起身转身离开了餐厅。

    迟荀泽在位置上呆滞了几秒,忽然笑了,起身连忙追了出去,在到达酒店大堂时,就看见任潇潇上了温洁的车子绝尘而去。

    经纪人这时从电梯走了出来,将墨镜和手机递给迟荀泽:“迟少,时间差不多了,我们现在该去拍摄地点了。”

    迟荀泽抬眸:“不是说工作人员还没有来齐吗?”

    “有些后期人员还没有来,任主编说让拍摄先进行着,不然到时候都赶到一块怕会来不及。”

    迟荀泽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去开车。”

    **

    车子抵达拍摄地点后,任潇潇就开始安排,打量着整个拍摄地点:“这是我们的第一个拍摄景点,接下来的几个景点我们必须得找几个比较有特色的地方,这样拍出来才会符合我们这一季的主题。”

    温洁抱着文件夹跟在任潇潇的身后,点了点头:“恩,我知道了,地点我今天会选出来给你过目的。”

    “恩。”任潇潇抬眸:“迟荀泽还没有到吗?拍摄组不是已经准备好了吗?”

    “额,好像还没有看到迟少的身影,我待会打电话催催。”温洁闻言有些尴尬的笑了几声。

    任潇潇不悦的拧眉,她都来拍摄组有一个多小时了,就算迟荀泽骑个自行车现在也该赶到了吧!这都几点了,所有的职员都在等他一个。

    在温洁刚拿出电话打算打电话过去询问时,一辆白色的车子开入她们的时限内,温洁连忙推了推任潇潇的胳膊:“任姐,迟少来了。”

    任潇潇望着那辆白色的车子,踏着高跟鞋走了过去,迟荀泽悠闲的下车,看到任潇潇正走过来,笑着正想打招呼,却不想任潇潇直接生气的骂了起来:“迟荀泽,我警告过你,别把你那些坏脾气带到我公司来,你整整迟到了一个多小时时间,让我们所有人等你一个人。”

    迟荀泽嘴角的笑容慢慢收敛着,一旁的所有职员看到这一幕都倒吸一口凉气,这名模和主编吵起来了,他们都不禁吞了吞口水。

    “我的时间还轮不到你支配,任潇潇,你是第一个敢对我吼的主编宅门记。”迟荀泽那双深褐色的眸子里泛出丝丝冷意,那张原本阳光帅气的轮廓也渐渐变得冰冷。

    任潇潇对迟荀泽的性格转变也不觉得惊讶和奇怪,脾气再好的人也有脾气不好的一面,所以,对待迟荀泽突然这样的语气,任潇潇镇定自若,淡然的冷哼一声:“是吗?那我还真是够庆幸的,既然我是第一个敢对你吼的主编,那我就不客气了,麻烦迟少在接下来拍摄的日子别再迟到了。”说完,任潇潇冷冷的扫过迟荀泽的俊容,转身踩着高跟鞋离去。

    温洁站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最后还是对迟荀泽鞠了一躬:“抱歉,迟少,您别生气,我们任姐就这性格,你别太在意了,任姐主要是有些反感没有时间观念的人,并不是刻意针对你的。”

    迟荀泽微微敛着眸子,望着任潇潇那抹消瘦的倩影,冰冷的轮廓渐渐的缓和了下来,嘴角不禁微微上扬:“呵,真巧,我也讨厌没有时间观念的人。”说完,双手插入裤袋从温洁的身边擦肩而过。

    温洁有些不明白迟荀泽那句话的深意所在,但是见迟荀泽并没有因为任潇潇的突然发火而生气,整个人也是松了一口气。

    上午的拍摄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望着工作人员正在剪辑迟荀泽刚刚拍出来的照片效果,任潇潇满意的挑了挑眉,嘴角微微上扬,工作人员抬眼看着任潇潇,笑着道:“任姐,迟少的每一张图片都像是带着一种you惑般的魔力,很吸引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