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爱淡婚凉,首席情非得已 > 第074章;久别重逢的故人

第074章;久别重逢的故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任莹莹浑身一震,望着病牀上如此镇定的任潇潇,任莹莹在那一瞬间突然忘记要做出任何反应了,只是瞳孔睁大的望着任潇潇,一副诧异的样子。

    “潇潇,我不知道你误会了我和齐昊什么,但是我和齐昊已经是过去式了,我和逸湳的事情你也知道,所以……。”任莹莹久久才回过神来,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想和任潇潇解释清楚。

    “正是因为我清楚,我才觉得好奇,你还爱齐昊吗?”

    任莹莹抿着唇瓣,喉咙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堵塞住了一般:“潇潇,你别这样,你和齐昊好好的比什么都重要。”

    “姐,你错了,在齐昊还爱着你情况下,我和他永远都好不起来,每次我在他面前提及起你,他都会和我生气。”任潇潇一脸淡然,嘴角却依旧噙着一抹浅浅的笑。

    “潇潇,抱歉,我……。”

    “姐,你不用那么自责,我没有要怪你的意思,我充其量只是好奇而已,我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没有任何意义的伴侣而已,相反,他对于我来说,也不是那么重要,这样相敬如宾,其实我觉得挺好,相比那些爱的轰轰烈烈死去活来海枯石烂什么的,我觉得感情还是平凡一点才能长久。”虽然她和他只是一纸合同而已,但只要过万平凡的一年多,她和他就能回归自由之身了,对俩人来说,都挺好的。

    见任潇潇的感触那么深,任莹莹也察觉到一丝端倪了,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问:“潇潇,你还没有忘记祝流年对吗?”

    任潇潇身子一颤,猛然抬眸望着任莹莹:“姐,以后能别在我面前提他了吗?”她现在真的很努力的忘记过去,想要重新开始,就算明知道她和齐昊的婚姻只是一纸合约而已,她也想努力对他好。

    “潇潇,你……。”

    任潇潇移开是想看向窗外的阴霾天气,嘴角微微一扬:“这么多年,祝流年都像是活在我的身体一般,怎么也挥之不去,这种轰轰烈烈的爱我不想在体会一次了,更加不想……在被别人当做是精神病患者。”回想起两年前因为祝流年的死,自己精神失常,被送到国外去治疗调养,任潇潇心中涌出一股苦涩。

    “潇潇,你现在不是挺好的吗?没有必要在为了他去折磨你自己了,祝流年的车祸并不是你造成的。”任莹莹望着如此伤感的任潇潇,非常心疼,也知道她的内心背负了怎样的痛苦和折磨。

    “恩,所以,别再我面前提他的名字了。”

    任莹莹笑着点了点头:“恩,那现在先把造成吃了吧!冷了就不好吃了。”

    任潇潇扭头看向任莹莹,点头:“恩。”

    吃过早餐后,医生带护士来个任潇潇做基本检查,医生看了一下任潇潇小腿和身上的伤势,满意的点了点头:“伤势已经在慢慢恢复中,好好养伤,这几天不要乱动,等身上的伤逐渐稳定下来了,就可以坐轮椅出去转转了。”

    任莹莹走上前来:“谢谢医生,麻烦你们了。”

    “不客气,这是我们的指责,任小姐,你好好休息,我们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医生笑着说了几句客套话便转身离开了病房。

    “姐,我想喝点热水,病房里感觉有些干燥,喉咙也有些干涩了。”待医生和护士离开后,任潇潇便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些干,笑着看向任莹莹。

    任莹莹走到柜台上将水壶打开看了一下,发现里面也没有热水了,笑了笑:“我去给你倒,你好好躺着,不许乱动知道吗?”

    任潇潇听话的点了电话:“好,我知道,我现在倒是想动,奈何现在这情况不给我动的机会啊!”

    任莹莹嗤笑拿着水壶便转身出了病房。

    空气中的尘埃也变得有些干燥,窗外阴雨绵绵的天气让任潇潇嗅到一股土地传来的淡淡清香,房间里却显得尤为的干燥。

    在任潇潇陷入这雨天的忧伤中时,门口传来敲门声,任潇潇收回思绪看向门口,门口站着的男人穿着白大褂,嘴角噙着一抹温和的浅笑。

    “潇潇?”

    任潇潇大脑一片空白,眨巴了一下眼睛,不敢置信的望着门口的男人:“你……你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男人好笑的走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份病例单资料文件,长呼了一口气:“我今天还在想晚点给你打电话说我回国了,现在就在凤城,却不想刚刚看到刘医生叫上来的病患资料就有和你同名同姓的名字,我就觉得好奇就来看看,还真没想到是你啊!”

    任潇潇嘴角狠狠的抽搐了几下,狐疑的望着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没有和我说一声?还有,你回来干嘛?在法国待得好好的,你回来毛病啊!”

    男人深深的凝着任潇潇,脚下的皮鞋慢慢迈向任潇潇的病床前:“大小姐,你就不能跟我客气点吗?还有,你这一身伤怎么回事啊?我一回来,你身上就挂彩了。”

    “呵,所以你知道你自己有多扫把星了吧!”任潇潇轻笑一声淡淡的瞥了一眼男人。

    男人也不恼,坐在任潇潇的牀沿边打量着任潇潇的俏容:“一年不见,越来越漂亮了,我们那么久没见面,你现在一看见我就排挤我,这样真的好吗?好歹我们也朝夕相处了一年吧!”

    “穆尔。”

    “恩?”

    “你为什么会在凤城?干嘛不直接回b市?”任潇潇望着男人,淡定的问。

    穆尔悠悠的叹了一口气:“你不知道我命苦啊!被我老爸勒令来这里演讲的,所以,我就先来这医院来解除几天,就没想到遇到了你,原本还想着回到b市让你请我这个大恩人吃一顿饭呢!”

    任潇潇一脸嫌弃瞪着穆尔,穆尔却突然起身检查了一下任潇潇的伤势,问:“你这一身的伤哪来的?你去矿山挖煤然后矿山倒塌了吗?”

    “你真应该拿把手术刀把你自己脑袋剖开看看,里面都是些什么鬼东西,我这次来凤城出差的,昨天因为下雨,出了点意外而已。”任潇潇横了一眼穆尔,轻描淡写的说着。

    穆尔看了一下任潇潇的小腿情况,微微觑眉问:“你还真是够厉害的,一个意外居然能把自己的小腿给弄骨折,恩,这一点你也是没谁了,我很佩服你。”

    任潇潇知道穆尔这是在挖苦自己,怒瞪着穆尔:“滚出去。”

    “喂喂喂,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咋俩久别重逢,你现在就让我滚出去不太合适吧!虽然和重逢的地点有些……咳咳,但我还是不介意的。”见任潇潇开始赶人,穆尔不满的发表着意见。

    此时打好热水的任莹莹回到病房在看到穆尔时,瞳孔微微睁大:“穆尔?”

    穆尔扭头看向任莹莹,温和的笑了笑:“莹莹,好久不见,你也在啊!”

    “你什么时候回国的?怎么会在这里?”任莹莹将手中的热水壶放下,诧异的看向穆尔问。

    “也是这几天回来的,这段时间在凤城有演讲,本来还说回b市的时候在和你们说呢!没想在在这里和你们遇见了。”

    “姐,我要喝水。”任潇潇渴了大半天终于等到任莹莹将水打回来了,有一些迫不及待。

    任莹莹点了点头,连忙帮任潇潇倒了一杯水,然后扶着她将水杯放到她嘴边。

    “潇潇,这段时间你别吃辛辣的东西对伤口会有刺激性,还有,你少乱动,我有时间就会来看你的,现在我手头上还有点事,晚点我买你喜欢伺候的糕点来看你。”穆尔看向任潇潇认真的嘱咐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