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爱淡婚凉,首席情非得已 > 第130章!避孕药

第130章!避孕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徐徐夜风吹佛着江边的树枝簌簌作响,银白色的月亮印在水面上波光粼粼。www/xshuotxt/com

    任潇潇望着从别墅里倾洒出来的光线,抿唇看向副驾驶上的白色小袋,眸子里的流光渐渐发生变化,神情也越发的凝重了起来。

    久久,视线变得有些模糊,她才缓缓收回视线,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节奏,解开安全带,拿过包包随手将白色小袋塞进包包内下了车。

    刚踏进别墅,一股浓郁的香味便扑鼻而来,黯然失色的双眸瞬间睁大,俏丽的娇容也挥去了刚刚的凝重,将脚下的高跟鞋脱下,赤着脚便走了进去。

    “琴姐,你这是做了什么好吃的啊!好香啊!我一进门就闻到了。”任潇潇随手将包包丢至沙发上,笑着走进餐厅的方向。

    琴姐从厨房里探出一个头来,笑着问:“少奶奶回来了,快点洗手吧!刚好可以开饭了。”

    任潇潇笑着点了点头,走进厨房洗了洗手,发现今天晚上的晚餐琴姐只准备了一人份,甩了甩手上的水,轻声问:“琴姐,齐昊今天晚上是有应酬吗?”

    琴姐将菜从锅中乘出,扭头看向她不解的问:“少爷今天下午回来收拾行李去出差了。”

    任潇潇闻言,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狐疑的睨着琴姐:“什么?出差?他去哪出差了?”语气显得有些急躁。

    “这个我不知道。”

    任潇潇抿唇走出了厨房,重重的拉开椅子坐了下来,眸子里闪过一丝凌厉,上次出差他也没和她说,这次出差竟然还是这样。

    难道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是和当初一样没有一丝变化吗?难道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都是她的自以为是吗?

    回想起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任潇潇的娇容蒙上一层冰霜,吃饭的胃口也没有了。

    随便扒拉几口之后,任潇潇便放下碗筷准备上楼,琴姐出声问:“少奶奶,怎么了?今天的菜不符你口味还是不怎么好吃啊?怎么吃那么一点就不吃了?”

    任潇潇轻轻抬眸,语气清淡寡凉:“没有,挺好吃的,色香味俱全,只是肚子不是很饿罢了,你收拾好了之后,就早点下班吧!”

    琴姐望着任潇潇上楼时的背影,轻轻的‘恩’了一声。

    上了楼后,任潇潇的心头涌上一丝疲惫,将房门关好后,靠在门板上,身子慢慢滑落下来,抱膝坐在地板上,又一次,她感受到了这座别墅带来的冰凉。

    她记得第一次来这栋别墅时,望着华二不奢的别墅,涌上心头的确实一股寒冬腊月般的冰冷。

    他……到底把她当做什么?

    任潇潇的心里突然有些迷茫,她不知道该如何对待这份合约婚姻,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她以为她们彼此之间的感情正在一点点拉近,心里也慢慢承认她对他动情了。

    可这次又是这样,他出差什么都不和她说,这让她有点分不清这些事情的真假。

    那种看得到摸不着的感觉再次回归,那层包裹她脆弱心灵的暖意正在一点点流失,她承认她开始沦陷了,但……难道这一切都是她想多了吗?

    一丝冰凉的感觉划过脸颊,任潇潇一愣,缓缓抬手抚上脸颊,湿润的感觉触在指腹,望着指腹上的晶莹。

    任潇潇睁大瞳孔,这是……眼泪。

    她哭了吗?

    为什么?为什么会流眼泪?

    周边的空气像是慢慢变得稀薄了起来,任潇潇突然觉得自己有些难以呼吸。

    “我这是在难过吗?因为难过和心痛才会流眼泪吗?”殷红的唇瓣喃喃自语着,眼眶里的泪水却越掉越汹涌。

    “我不要,不要,不要这种感觉,为什么?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任潇潇轻轻摇晃着脑袋。

    一种熟悉的车祸爆炸声还有哀悼声像是一个黑色漩涡一般在她耳蜗边旋转着。

    “为什么每次我都以为幸福离我只有一步之遥时,那抹幸福的光芒都会离遥不可及,这是为什么,齐昊……。”任潇潇捂住双耳,她不想听到那些声音,因为那些声音就如同她的噩梦一般。

    齐昊的忽冷忽热让任潇潇那颗原本就没有安全感的心临近奔溃的边缘上。

    **

    早晨的一抹朝阳透过落地窗洒进别墅的客厅内,给冰冷的别墅染上一层暖意。

    “少奶奶,您要的牛奶,真的不吃早餐吗?昨天晚上你就没吃多少。”琴姐端着一杯牛奶走进客厅,递给坐在沙发上正要打电话的任潇潇。

    “不用了,你去忙吧!”任潇潇摇了摇头,将手机放在耳边。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清丽的女声:“任姐。”

    “温洁,这周的周刊准备的怎么样?”

    “已经通过审核期了,现在准备印刊后天就差不多可以上市了,样刊已经用邮件的方式发给您的邮箱了。”

    “恩,我已经看到了,很不错,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公司有没有什么异常?”任潇潇嘴角扬起一抹不浅不淡的笑。

    温洁‘额’了一声,有些犹豫不决。

    “怎么了?”

    “其他倒是没什么,就是……。”温洁拉长了尾音。

    “别磨磨唧唧,赶紧说。”

    “迟少吵着要见您,昨天拍摄完之后就说要见您,还说您电话也不接,到底是什么意思。”

    任潇潇挑了挑眉,她昨天确实是有接到迟荀泽的电话,不过都给她直接挂断了。

    “通知各部门,十点会议……。”

    “今日早晨传上一组图片,迪启首席e齐昊先生在某高档酒店出入,而跟在齐昊先生身后的女人竟不是齐总的夫人任家二小姐任潇潇,而是欧莱的副总罗敏瑗小姐,两人在酒店门口拉拉扯扯,还有罗敏瑗小姐抹泪的图片,像是在祈求齐总什么一般,这样的图片不禁让人想入非非啊!”

    任潇潇的话说到一半被电视里传来的声音打断了,任潇潇紧睨着电视上的报道,眸子里的流光显得越发的冰凉,握着手机的手慢慢放下,那颗飘忽不定的心渐渐平稳了起来。

    “少奶奶……。”拿着菜篮站在沙发后的琴姐悠悠发声。

    任潇潇收回视线,拿着手机,将电话挂断直接起身上楼换衣服。

    琴姐望着电视里的报道,心里有一丝担忧,走到茶几前拿起遥控将电视关机。

    任潇潇换了一套黑白色的小西装,踩着黑色的高跟鞋进入公司,职员们都都在小声的议论着什么,一记冷眸扫过那些她们,一股凉意从脚底升至头皮。

    进入办公室后,温洁就慌慌张张的走进办公室,望着坐在办公椅上的任潇潇如此冷静,温洁吞了吞口水:“任姐……。”

    任潇潇抬眸,轻觑着秀眉:“什么时候开始进我办公室不需要敲门了?”

    温洁回神,连声道歉:“抱歉,任姐,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太着急,有些担心你……。”

    “担心我?担心我什么?有什么好担心的,会议要准备的资料准备了吗?还有半个多小时会议就可以开始了,你通知各个部门了吗?”任潇潇的语气风平浪静,眸子里也察觉不到任何起伏。

    温洁哑然,见任潇潇冰冷的俏容,连忙点了点头:“我……我知道了,马上……就去准备。”说完,慌慌张张的就离开了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再次合上,任潇潇的嘴角扬起一抹自嘲的弧度,担心?有什么好担心的,这样的局面不一直都是她的意料之中吗?

    只是……心里的某处还是会难受会觉得痛苦。

    “砰……。”

    一道剧烈的抨击声让任潇潇猛然抬头看向门口,一张帅气的怒颜钻入她的眼帘。

    “你……怎么……。”

    “啪……。”

    一双宽大有力的手重重拍在办公桌面上,双手撑在桌面上,身子往前倾。

    任潇潇的身子下意识的紧紧挨着椅背,仰头望着眼前的怒气冲冲的男人:“你……你这是干嘛?”

    “电视上的报道是怎么回事?你和齐昊怎么回事?昨天为什么没有来公司?为什么没有接我电话,为什么不回我电话?”像是轰炸机的质问一个接着一个朝任潇潇袭来。

    任潇潇拧眉,缓缓起身反问:“我为什么要接你电话?还有,谁给你的权利让你踢我办公室的门。”瞥了一眼被迟荀泽一脚踹开的办公室门,简直惨不忍睹。

    “我赔,行了吧!那报道怎么回事?”迟荀泽咬牙切齿的回。

    “呵,这个问题你还真是问错了人,我又不是当事人,你问我干嘛啊?再说,这件事情和你迟大少爷有半分钱关系啊?你管那么多干嘛啊?”任潇潇冷笑了一声,不以为然。

    “我看着不顺眼。”

    迟荀泽的不可理喻成功的惹怒了任潇潇,她也重重的拍了一下桌面,拍了之后就后悔了,那叫一个酸爽啊!

    但也强忍着,不把那份疼痛感表露出来,语气生硬:“你看着不顺眼?迟少爷,你还真把自己当皇帝了,不顺眼就不看呗,在这里撒什么泼啊!”

    “撒泼?任潇潇,老子这是气齐昊那王八蛋不会珍惜你,气你怎么那么傻。”见任潇潇不领情,还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如果不是怕任潇潇到时候提把菜刀剁了他,他真想掐死这个女人。

    任潇潇的身子往后微微一倒,上下打量着迟荀泽,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要是把头发卷起来,双手在叉腰的话,更能把泼妇的形象诠释得十分完美。”

    迟荀泽的内心奔溃,他心里的阴影面积已经超过了两百万平方米了,真是欲哭无泪啊!

    他这明明是强大霸道气场,居然被这女人说成是撒泼。

    他好想哭晕在厕所。

    “任潇潇,你……你难道就不生气吗?你到底爱不爱齐昊?”迟荀泽心里那个气啊!但还是非常平静的反问道,也像是在试探什么一般。

    任潇潇别过头,淡然一笑:“爱与不爱,都和你没有任何关系,这周的公司也接近收尾了,把最后一组图拍出来吧!我待会要去开会了,就不留您这尊大佛在我这里喝茶了,赶紧出去。”

    见任潇潇下逐客令了,迟荀泽不干了,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老子屈尊主动和你们公司签约,你对我就这态度,一点都不感激我吗?”

    “你打算让我怎么感激?还是想让我买一副十万响的炮竹在你家祖坟上放一放?”任潇潇轻挑的看向迟荀泽,反问。

    “……。”迟荀泽的内心正在淌血。

    “我就搞不懂了,你这个女人又高傲又无情,有时候嘴还毒,那个祝……呸……那个……。”迟荀泽斜睨着任潇潇,说到后面发现人称不对,立马改口,可还是觉得不对劲:“那个我怎么就看上你了呢!”

    “我可没求着你看上我,还有,迟荀泽,你硬要我直接赶你才满意吗?你……。”确定没有受虐症吗?这句话生生的卡在喉咙里。

    “我怎么了?”

    “你脸皮怎么就那么厚。”

    “……。”迟荀泽内伤。

    清脆的铃声响起,迟荀泽不悦的觑眉从裤袋中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时,低咒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我先走了,新闻报道的事情,我会质问齐昊的。”

    “随你,慢走不送。”任潇潇淡然的回。

    心里的某处却在隐隐作痛。

    原来伪装久了……还是会累,从来都没觉得,自己那么累过,就连轻轻呼口气都觉得很疲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