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爱淡婚凉,首席情非得已 > 第138章了;我担心的那个人是你

第138章了;我担心的那个人是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是谁?”见于沛雅护着任潇潇,老爷子上下打量着,一脸冷然的问。

    “我是谁对于老爷子你来说好像并不重要,所以,我觉得说不说也是无所谓的,但是,你刚刚那么样说潇潇真的有些过分,出于你是长辈,我很尊重你,但是,如果老爷子你也不会尊重人的话,我觉得我也没必要敬着你,任莹莹是你心里的宝,潇潇就不是人了吗?可以随便让你辱骂和责备吗?”于沛雅的性格一直很耿直,她很尊重老人,但是,像任衷这样无厘头责怪和辱骂任潇潇,她是真的看不过去。

    “放肆,谁家的野丫头,敢跟我这么说话?”任衷听闻,庞然大怒的吼道。

    孙月华和任翔威刚想上前阻止,于沛雅却一点都不畏惧:“野丫头?老爷子,你这话说的还真是有水准啊!我今天还告诉您了,我今天在这里,你就休想欺负潇潇,再说,潇潇前段时间受伤住院怎么没见你关心一下啊!任莹莹突然临盆,你看到潇潇在场你就怪到她头上?”

    “放肆。”任衷气得手都开始颤抖,任潇潇以前也和他顶过嘴,可是从来没有像于沛雅这样过。

    “你……。”

    见俩人如此对峙,任潇潇下意识的拉住了于沛雅,朝她摇了摇头,胳膊上的疼痛感却让她稍稍拧眉,鼻尖的汗珠也层层冒出。

    孙月华连忙上前扶着任衷,她也是第一次看到任衷被自己的后辈气得没话说。

    “爸,她是于家的丫头,你怎么可以说人家是野丫头呢?再说,莹莹这俩天也到了产检的日子了,出现在医院里也情有可原,你怎么可以怪到潇潇身上呢?”孙月华抬眸看向任潇潇,眼底闪过一丝心疼之色。

    “潇潇,你自己身上都有伤,赶紧回去休息吧!你姐这里还有我们呢?放心吧!”任翔威这时也出来说话,老爷子生气,他也说不上话,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潇潇赶紧离开这里。

    任潇潇摇了摇头,浅笑道:“爸妈,我没事。”

    “没什么事啊!你是不是傻啊!站在这里受什么气啊?叔叔阿姨都说了,让你回病房,走吧!我送你回去。”于沛雅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怒瞪着任潇潇,她现在如果继续在这里等,要是任衷还有什么气的话,任潇潇铁定就成了他的出气筒。

    在于沛雅搀扶着任潇潇打算离开时,任衷沧桑的声线再次传来:“谁准你走的?”

    任潇潇的唇瓣轻抿,扭头看向任衷,寒冷的眸子微敛:“我要是想走,您觉得我还需要您的准许吗?”

    “放肆,你现在本事越来越大了,敢跟我顶嘴了?”任衷拄着拐杖生气的地板上敲打着。

    “我为什么不敢?从小到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任何人都不可以违抗你的命令,你的话就是圣旨,可是你别忘了,你已经把我从任家赶出来了,所以,我也不再是你的出气筒了。”任潇潇的面色平静,语气也非常冷淡,听不出有一丝的温度。

    “你……。”

    “这里是医院,请你们家属不要在外面喧哗好吗?要吵架回去吵吧!”一抹俏丽的身影映入众人的视线内,双手插入白色大褂中的两边衣兜内,视线慢慢移向任潇潇:“你是任潇潇是吧?我是你的主治医生夏菀璃,我们以前见过面的,你胳膊上的伤口好像裂开了,赶紧跟我回病房清理伤口吧!”说完,踏着白色的平底鞋走向任潇潇。

    任潇潇睁大瞳孔,夏菀璃的白大褂里穿着手术服,估计是刚出手术室没多久。

    “夏……夏医生?你……你不是……?”任潇潇睨着面色高冷的夏菀璃,诧异的出声。

    “走吧!”夏菀璃一脸淡然,没有理会任潇潇的诧异,搀扶着她朝病房的方向走去。

    “站住,你是哪来的医生,敢来命令我?”任衷依旧保持那副大将姿态,怒视着夏菀璃。

    夏菀璃闻言,扭头看向老爷子,声线清冷:“抱歉,我并不是命令您,只是提醒您,这里是医院是公共场合,不是菜市场更不是您家,更何况你孙女还在里面生产,你这样在产房外面大吼大叫会影响到产妇的心情的,另外,我现在是任潇潇的医生,她的伤还没有痊愈,您没有资格辱骂我的病人,更没有资格阻止我要把她带走。”

    夏菀璃那生硬的语气比于沛雅还要狠几十倍,任衷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刚刚和于沛雅吵架他就占了下风,现在又来个什么医生。

    “放肆,我是她爷爷,怎么就没资格骂她了?”

    “迂腐……。”

    “这医院是要反了天,年纪轻轻的黄毛丫头居然敢到我面前搬弄是非。”任衷气得打断了下玩意的话,脚下的步子也不禁退后了几步,孙月华和任翔威连忙扶住他。

    夏菀璃镇定自若的睨着任衷:“如果想投诉我的话,随意,院长的办公室在19楼,副院长的办公室在17楼,我叫夏菀璃。”说完,就自顾自的扶着任潇潇离开了。

    “噗嗤,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在离开产房门口,于沛雅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笑出了声,然后看向夏菀璃:“夏医生,你太霸气了,放肆,迂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爷子被你气得不轻啊!”

    她一想到老爷子刚一吼出放肆后,夏菀璃医生就气沉丹田的接上一句迂腐,把老爷子气得啊!

    估计她还是第一个敢跟老爷子这么叫板的。

    “伤口已经裂开了,任潇潇,五厘米长玻璃渣扎入胳膊内可不是闹着玩的,你就这样随意的拔掉针头赤着脚就跑到妇产科这边,也不和护士打声招呼,现在伤口又裂开了,你知道外科那边的医生护士都因为你的失踪都乱了手脚吗?”夏菀璃淡淡的瞥了一眼于沛雅,然后看向任潇潇,语气平平。

    “抱歉,夏医生,让你们担心了,我只是有些担心我姐才……。”

    “走吧!你担心你姐,可某人更担心你知道吗?”夏菀璃双手插入白衣大褂的口袋中,淡淡的扯唇往前走。

    任潇潇闻声,有些不解的卡着夏菀璃,却还没来得及出声,就听见熟悉的声音:“潇潇。”

    抬眸看去,穆尔一脸惊慌的朝她走到她的身边,上下打量着她:“你去哪了?担心死我了,我还以为你……。”

    “我没事,我姐刚刚来看我,然后突然临盆,所以……抱歉,让你担心了。”任潇潇的余光瞥了一眼夏菀璃,向穆尔解释了一下刚刚发生的事情。

    “恩,下次别这么鲁莽了,你的伤……。”

    “她伤口裂开了,要重新清理,我待会还有一台手术,你帮她吧!”夏菀璃意味深长的睨了一眼穆尔,淡淡的掀唇,声音一落便不给穆尔挽留的机会转身离开。

    穆尔的眸光一敛,睨着夏菀璃的背影,唇瓣轻抿。

    “走吧!我扶你回病房。”是现在夏菀璃身上停留了几秒后,便淡淡收回垂眸看着任潇潇。

    任潇潇回眸看了一眼夏菀璃的背影,轻轻的点了点头,脚步却突然停留在门口,望着地板发愣。

    “潇潇,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扶着她的于沛雅见任潇潇走神了,担心的问。

    任潇潇回神,笑着摇了摇头:“没事。”从地板上收回视线走到平牀前,轻声问道:“穆尔,你刚刚来病房时,有没有看到地上有束百合花啊?”

    “看见了。”穆尔将推车推到牀沿边,想了想回答。

    “那花呢?”任潇潇伸出胳膊,小心翼翼的问。

    “清洁阿姨拿走了吧!病房门口都是血,所以……。”穆尔睨着任潇潇:“怎么了吗?”

    任潇潇笑着摇了摇头:“额,没事,对了,夏医生怎么会在这里?她不是回美国了吗?”

    “我们医院有一台手术那病人原先是预定了她,而且那病人的身份比较特殊,没办法,我老爸不得不再请她回国。”

    “哦哦,这样啊!那我的主治医生……?”

    “还是我。”穆尔打断了她的话。

    任潇潇一愣,那夏医生刚刚说她是她的主治医生只是帮她解围咯?

    “夏医生是个美人啊!医术又那么高,就是性格冷了点,你刚刚都不知道,她刚刚帮潇潇解围,把老爷子气得那样啊!我都找不到词来形容了。”

    穆尔默声,垂眸帮任潇潇清理伤口。

    任潇潇却为此陷入了沉思,视线却不经意的再次停留在门口的地板上。

    **

    “怎么样?产科那边有什么动静没有?”见于沛雅回来了,任潇潇从平牀上坐起来,担忧的问。

    “莹莹生了,是个男孩,不过因为是早产,孩子不足三斤而且孩子有缺氧的迹象所以现在在保温箱。”于沛雅坐在牀沿边,悠悠的说道。

    任潇潇脸上捎上一丝担忧:“那我姐呢?”

    “情况也不是很好,她坚持顺产,在生产时出血过量,现在处在昏迷状态,不过医生说,应该没什么大碍的,现在就担心孩子能不能撑过这三天了。”于沛雅面色凝重,她在听到孩子的处境时,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替孩子捏把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