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爱淡婚凉,首席情非得已 > 第140章;既然心已经定下来了,那就走吧!

第140章;既然心已经定下来了,那就走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什么?查到了?”

    正在处理公文的齐昊听到林暮恒的话猛然抬眸看着他,帅气的轮廓上闪过一丝质疑。

    林暮恒抿唇点了点头,面色凝重,将手中的资料丢给齐昊:“这是两年半以前震惊了整个b市车祸爆炸案件的资料,还有关于祝流年的相关资料。”

    齐昊的眸子微敛,接过林暮恒手里的文件夹,随即翻阅了起来,在看到祝流年的相片时,那深邃的眸光泛出异样的寒光。

    “这几张相片是祝流年生前时的,还有她和潇潇的照片。”林暮恒瞥了一眼齐昊目光锁定的最后一张相片,轻声解释道。

    照片中两人紧紧相依着,带着清纯羞涩的任潇潇洋溢着满满的幸福感,那种笑容是他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左心房的某处像是停止了跳动一般,那股名叫嫉妒的火焰正在一点点侵蚀着他的灵魂。

    抓着文件夹的手也不断用力,眸子里的寒光也显得越发的冰冷。

    久久,林暮恒见齐昊一直盯着那张相片看,暗道一声不好,连忙将那张相片抽了出来:“咳咳,别看了,这都是以前的事情了,你还是看看后面的资料吧!”

    林暮恒察觉到齐昊一脸阴沉就非常后悔把这张相片放到资料夹里。

    齐昊冷冷的瞥了一眼林暮恒,对于林暮恒抽走那张相片并没有表示出任何的不满,修长的手指轻轻一番,翻至撰满文字的一面。

    认真查阅了祝流年的基本资料后,齐昊觑眉,不解的抬眸看向林暮恒:“祝流年是孤儿?”

    林暮恒挑了挑眉,靠在桌沿边,点了点头:“恩,你还记不记得,其实我们与他是有过一面之缘的,就是那次莹莹和潇潇还有小雅一起逛街,然后他那时候有来接过潇潇,不过那时候也并不知道他是潇潇的男友,所以也没有上前去打招呼,祝流年是在孤儿院长大,我查了他生父生母的资料,就连名字和年龄都查不到,还有,两年多以前的车祸,警方说有很多质疑点,但是却没有足够的证据,而且,那场车祸爆炸后,并没有在里面找到尸体。“

    “没有找到尸体?”齐昊诧异的抬眸睨着林暮恒。

    林暮恒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恩,你是不是还想问,祝流年和迟荀泽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们俩人如此相像?”像是看穿了齐昊的心思一般,林暮恒淡然的反问。

    齐昊点了点头:“你有查到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吗?”

    林暮恒摇头:“没有,但是……。”稍稍思索了一下后,林暮恒继续道:“但是,迟荀泽身边的高宇我觉得比较可疑,高宇是在两年前出现在迟荀泽的身边,离那场车祸爆炸事件只相隔半年之久,而且,他们俩人的关系看似是经纪人与艺人的关系,但是私底下却有一种若有若无的关联,而两年后,你和潇潇结婚不久,他们就突然出现,还自称是祝流年,你觉得……。”

    “有蹊跷。”齐昊冷冷的打断了林暮恒的话,冷冷的扫过手上的文件夹,将文件夹丢至桌面上,起身走到落地窗前,双手插入裤袋之中,面色清冷:“我不认为世界上所有的巧遇,真的有那么巧,迟荀泽那里既然查不到什么东西,那就从高宇那里开始查,就从他两年前突然出现在迟荀泽身边的这件事开始查,如果他们是抱有目的性来接近潇潇的话,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说完,齐昊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寒意。

    林暮恒嘴角一扬,笑着揶揄道:“看来你现在是对潇潇的事情完全上心了啊!”

    齐昊抿唇,用余光冷冷的瞥了一眼林暮恒,示意让他闭嘴。

    而林暮恒却选择无视,依旧笑着道:“过俩天潇潇估计就要出院了,你不打算把她接回去?还打算让她住小雅那里?”

    “你为什么比我还着急?是因为潇潇而打扰你和小雅两个人了?”齐昊回眸,深意的眸子直射林暮恒的轮廓。

    林暮恒耸了耸肩,轻笑:“潇潇在不在,结果都是一样,反正我现在连她家的门都进不去,何来的打扰,反倒是你,真打算和潇潇这样继续僵持下去?你可别忘了,潇潇身边对她虎视眈眈的白马王子可有好几个,你自己老婆不上心一点。”

    齐昊收回视线,没有理会林暮恒的话。

    只是他自己心里非常清楚,觊觎他老婆的人还是挺多的,但是,他和她现在的关系虽然看上去是夫妻,但大多数的原因还是因为那份合约的存在。

    想要她真正接纳他的话,首先要把那份合约给解决掉,不过,这七个月的时间,好像有点长……。

    至少对于他来说,的确有点长。

    **

    望着眼前这张如此熟悉的面孔,任潇潇抿唇,刚开始她总会用眼前这张脸和记忆中的那张脸相融合,但是,她现在心里非常清楚,他们只是长得相似罢了,并不是同一个人。

    想到这里,任潇潇别开目光,淡然的开口:“你今天来就是想我说这个事?”

    迟荀泽抿唇,眸子危险的眯起,瞥了一眼一旁的高宇,高宇却神态自若,面部上没有一丝的波澜起伏,嘴角依旧勾着一抹不淡不浅的笑。

    “你你你你你你……你是祝流年?”相比之下,于沛雅听到这个骇人的消息,震惊不已,似乎是见了鬼一般,连忙从牀沿边起身退后了几步,警惕性的睨着迟荀泽。

    对于于沛雅表现出来的神情,迟荀泽表示还是挺满意的,他要的就是这种反应,笑着问:“你信吗?”

    于沛雅吞了吞口水,推了推躺在病牀上的任潇潇:“潇……潇潇,他他他……他说他是……祝祝祝流年……你你你……听见了没?”

    任潇潇慵懒的抬眸睨着于沛雅:“人家问你信吗?你还真信啊?出息,把舌头给我捋直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