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斗天武神 > 第2651章 麒麟果,空间异兽

第2651章 麒麟果,空间异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2651章麒麟果,空间异兽
  
      左尘闻声,掌碎虚空,在刹那间杀出一击!
  
      整片空间炸动,无尽能量漩涡涌现,而后一切逆乱,将要破碎。
  
      左尘一巴掌便直接使得这片地下世界将要毁灭,可怕的能量交织成无穷的能量杀刃,冲着四面八方漫卷而出,无差别攻击,宛若可以泯灭一切。
  
      “太强大了!”
  
      左尘震撼,这是在地下世界自己不敢彻底出手,只不过是随意的一击而已。
  
      即便是如此,似乎力量的掌控也有些不够,或者说这洪荒炼天手本身的爆发力超出想象,竟然要毁灭此地。
  
      所幸,这里有天国之主这个真正的祖级强者存在,有后者的强大力量守护一切,可以将左尘引发的乱象化解于无形。
  
      “初步功成,不过神通不同于古元术,任何一种神通都是需要与天地契合,从而演化出无上的力量。你需要施展,在战斗中蜕变,磨练这种神通,未来威力将会一步步增强,待得真正圆满之时,才能爆发出这洪荒炼天手的最强力量。”天国之主开口。
  
      随后他便遗憾道:“可惜,我天国的一切葬送破灭,不复昔日,否则便可以为你安排对手,安排历练的环境。”
  
      “无妨,虽然未曾见过昔日盛况,但现在这个时代似乎是一个黄金大世,一切都在渐渐复苏,会有越来越多的天骄人物诞生出来,诸般对手将会出现,所谓的历练并不需要急在一时,不是没有机会。”左尘也是点头开口。
  
      “这倒是,从这一次进入不朽之界的这些人身上可以看出来,比以往的那几批强者强大太多了。即便同境界,都可碾压当初那些人。”天国之主点头道。
  
      前后之间,四年时间!
  
      这比天国之主当初所预料的十年快了太多,左尘的天赋超出预料。
  
      在功成之后,他带着左尘回到了那座天国的遗迹大殿中,然后便对左尘道:“时间尚且还早,我还可以坚持数年时间。”
  
      “哦?”左尘看着对方,天国之主话中有话。
  
      “我决定,亲眼见证你的蜕变,背后支持你。接下来我引导你前去一些关键之地,去掠夺机缘与造化。”天国之主道:“不过,我只会见证一切,却不会出手,作为我天国的传承者,便要有应对一切的潜力。否则我即便照看你一些日子,以后也会被他人斩杀,陨落于危难之中。”
  
      “可以。”左尘回应。
  
      事实上,对方所说这是大机缘,但凡宝物存在之地大多数都有危机存在,如同某些逆天的灵药四周,可能便存在着异兽守护。
  
      类似的机缘,往往很难寻找到,但现在天国之主等于是为自己指点诸多的明路,让自己前去探险,在厮杀中历练、蜕变,但之后却能得到相应的好处。其实哪怕没有天国之主,左尘在离开后,也会去寻找这种机缘,进入这不朽之界的人,为的不就是这些东西吗?
  
      在这一界,成为所谓的天国传承者,左尘对于这件事并不排斥,因为这天国之主并没有左右他的一切,诸如对方的安排都是为了单纯提升自己的实力,那么有一尊祖级强者教导自己,何乐而不为?左尘若是拒绝了,想要带着不灭真武殿的众人提前离开去不朽之界历练,那便是傻。
  
      走出遗迹,四年过去,一切恍若昨日!
  
      没有了当初无数元武者为了宝藏遗迹而来的热闹,唯有时而从远处天地中传来的厮杀战斗、兽吼之声,似乎在印证着这个世界的残酷。
  
      左尘得到了天国之主传给他的一道记忆,这一道记忆,便是距离这片大地九万里之处的一座山脉,在那山脉之中存在着一颗麒麟果,说是麒麟果,但事实上那是汇聚了至少九种最强异兽的精血浇灌而成的一种顶级果实。
  
      在昔年,曾经有一种可怕的体质叫做九灭天体,九灭天体修炼起来极其复杂,除了许多的条件需要达成之外,最关键的点就是需要炼化九种特定的最强血脉,但是九种最强血脉难以寻找,麒麟血只不过是其中最弱的一种血脉。但此次左尘的目标,这一颗果实若是能够炼化,便等于直接解决了修炼九灭天体的最大问题。
  
      当然这可不仅仅是让人修炼出一种体质,麒麟果还会有其他的诸多好处,哪怕对于左尘如此强大的肉身而言,都可能会产生一部分的促进作用。
  
      离开这片大地,左尘冲着记忆中出现的那一座山中走去,一个时辰之后已经是来到了那座山下。
  
      无名的山脉前方,立着一座古老而残破的石碑,在那碑体上面隐隐出现一个神字,只不过其他的字体早已经磨灭在岁月的侵蚀之中,在昔日,这里应该是一座极其不凡的神山,有大势力在其中坐落。
  
      登山而上,左尘步步丈量大地,他发现在这山脉之中元武者很难飞行,似乎受到一种天然的力量压制,类似一种领域、世界般的压制力,即便一方之祖想要飞行都很难,会消耗平时千倍、万倍的力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