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将军霸宠:别跑,小厨娘 > 十二章 为明天 全家老少齐上阵

十二章 为明天 全家老少齐上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b/b
  
  ()()
  
  一家人商定了主意,各自分了工,收拾收拾睡了,一夜无话。://ee5..
  
  第二天一早,李大春和李万峰还是去忙活春耕的事情,毕竟这才是一个农家的根本。
  
  戴氏被李雁回安排去村里打听打听谁家有松子或者榛子,有卖的收,松子六一斤,榛子三一斤。
  
  松子不易得,且不压称,价钱贵一些,榛子却便宜,村里的小孩子在秋天都能打好些,不过这个价钱可也货郎的要高,村里的人应该乐意的,顺带着在村子里卖些好的麦子,做麦芽糖可是少不了呢。
  
  几个小的帮着扫院子收拾屋子、洗涮碗筷,又忙着喂那只劳苦功高的老母鸡。
  
  为啥这么说呢,原来这老母鸡已经准备好了**妈妈了,戴氏已经买了三十个种蛋孵几天了,再过十七八天小鸡能出壳了。
  
  这几天老母鸡不怎么爱吃食,李晨和李曦捉了不少蚯蚓喂它。
  
  李雁回带着两个妹妹开始淘洗剩下的麦子,发芽,希望能在下次集市之前把麦芽糖做出来。
  
  戴氏出去一个时辰,果然带了四个婶子、大娘回来,各个手挎着个篮子。
  
  “呦呵,大妮儿带着弟弟妹妹们干活呐?这段时间可没见着出来玩啊,下次来婶子家找你春妮儿姐玩啊,她呀,跟我叨咕你呢。”说话的是大嗓门的王婶子。
  
  王婶子是个寡妇,独自一个人照顾两个儿子一个姑娘,平时和戴氏关系不错,熬了这么多年也算熬出头了。
  
  前年王婶子的小儿子也成亲了,大儿子家也是儿女双全了,王婶子也过含饴弄孙的日子了,整天乐呵呵的。
  
  现下剩一个姑娘也是春妮儿,今天十五岁了,听说也准备说亲了呢,这春妮儿和李雁回关系不错,也难怪王婶子这么说。
  
  “婶子好,我也惦记着春妮儿姐呢,过几天我带着秭归和清合找她描花样去。”
  
  “行行行,你春妮儿姐啊,巴不得你们小姐妹去呢!”李雁回又带着弟妹和其他几位大娘打了招呼。
  
  “李家妹子,你看这东西都挺沉的,要不先过过称?”心急的宋大嫂开口了。
  
  “你瞧我,光顾着说话了,正事要紧正事要紧。”戴氏招呼着几个人进了屋,也不说别的了,分别过了称,分了现钱,是用昨天卖的钱做了本钱的。
  
  王大嫂家松子较多,得了八十,宋大嫂家榛子虽然不值钱,但是胜在够多,也得了六十几,剩下的几个人因为担心李家拿不出现钱只是观望着带的东西并不多,一个人也得二十几,他们可是万没想到李家能拿出现钱结账的,一个个的惊诧不已。
  
  “李家嫂子,你这是挣了大钱了吧?”有些碎嘴的金家媳妇儿八卦道。
  
  “哪里是挣了什么大钱,不过是婆婆把压箱底的嫁妆方子拿出来了,试着做了些小吃食,得些铜板好度春荒啊。”
  
  “何况婆婆的病总得吃些贵价的好药,大人苦一点勒紧裤腰带也是了,总不能让婆婆和几个孩子也跟着饿肚子不是?”
  
  “次家里存着的松子、榛子都拿去做吃食了,这不得这几个钱,今儿啊,可是都到各位姐妹手里了啊。”戴氏也知道财不露白的道理,解释道。
  
  这边李家本家有个媳妇儿说话了,“可不是,大娘长年要吃药,家里孩子又多,赶这样的年景,可是不好过呢!”
  
  “还是咱家大娘是个明理的,这嫁妆方子可是要留给姑娘的,虽说大妮儿姑姑这么多年没回来了。”
  
  “我可是知道你们哪可是每年都填钱去找呢,是大娘不拿出来也是情理之啊,现在这情景啊,也不枉嫂子你这么多年的孝顺和伺候了。”这媳妇儿的丈夫和李万峰是叔伯的兄弟,这个时候当然帮着说话了。
  
  “我这婆婆最是明理,本是大户人家落难到这的,那是长辈,我咋能不孝顺呢,我娘去的早,我是拿婆婆当亲娘待的,我这婆婆也当得如此。”
  
  “那可不是,这大娘啊,一看是有气度的,和咱这泥腿子的不一样,金家媳妇儿,你也别研究了。”
  
  王婶子早年死了丈夫,这么些年带着儿子姑娘一个人过,性子可是厉害着呢,要不能支撑起家嘛,这时候说话很是有分量。
  
  “我这不是好、额、好嘛,不说不说呗,有什么了不起。”最后那几句话在嘴里咕哝了一声。
  
  “行了,妹子啊,你忙着吧,我们走了啊。”王大搜看这这样的情况,和戴氏打了招呼往外走。
  
  “哎,我这也是忙乱乱的,不留了,赶明儿过来串门啊。”说着送走了几人。
  
  李雁回看这娘脸色稍显不愉地回来了,忙问怎么回事儿。
  
  “唉,咱收点榛子、松子,有人打听了,刚才金家的是个碎嘴,我送她们出去的时候还有好些人在咱家院子外探头探脑的,我看有些个人已经跟老金家的打听了,娘是担心啊,咱这生意做不消停。”
  
  李雁回其实已经预料的现在的情况,毕竟全村的人都是苦哈哈的,突然自家有了来钱的道道,别人能不好信儿嘛,打听些也是正常的,说不准啊,以后眼红心热的更多呢,现在才哪到哪啊。
  
  “娘,这些啊女儿我早预料到了,让她们打听去吧,说去吧,反正对外也说是奶奶的嫁妆,她们是眼馋说些酸话罢了,咱安心做自己的买卖,还挨着旁人什么事儿了。”
  
  看这自己闺女毫不在意的的样子,戴氏说:“可不能这么说,这么多年乡里乡亲的,还是和睦的好,总不能为了挣钱都不顾着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