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佞姝 > 第十章 赈灾,木铎

第十章 赈灾,木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但是这百姓田间何来如此多的歌颂?大多时候倒是衣不蔽体,食不饱腹。就算是采诗,也会有自己的斟酌。
  
  诗文自古时能反应人间百态,如今倒是成为歌颂功德之物,实乃悲哀。
  
  “还望公主亲临,安抚人心,施粥赈灾。”这批赈灾物资,分为两份,一份是圣上派下,运往馆陶,由军队亲自押送,而另外一份则是馆陶公主亲自筹集,其调动也均有馆陶公主自己决定。
  
  “去告诉驸马,停下马车,清理官道,派遣士兵维持秩序,就地设置救济地,施粥赈灾。”无论馆陶公主心中如何想,这个时候也不会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
  
  于永对于馆陶的话,向来是听从。
  
  立即让人执行,原本闹哄哄哭叫一片的灾民,安静下来,一个个目光闪烁的盯着公主的车马,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怕是如果没有侍卫跟着,那几匹马在他们的眼中,不过是能饱腹的食物而已。
  
  馆陶公主在怀姝的陪伴之下下了车,怀姝一手执木铎,发出清脆的铜铃之声,站在馆陶身后,不显突兀,却也不会让人无视了去。
  
  浑身上下透露的是一种闲云野鹤之感,似乎这世间纷争与她毫无关系,她不过是一看客而已。
  
  弘翕的目光从怀姝身上一闪而过,没有逗留。
  
  “本宫,乃先皇之女馆陶,也是此地的封主,天降大水,饿殍满地,令本宫心中不安,深感内疚,故变卖地契良田,筹集善款,以求尽心尽力。”馆陶公主没说什么冠冕堂皇之言,却字字深切,抚慰人心。
  
  人其实有时候,是很容易满足的动物。
  
  当粥棚搭起来,饭食分配之后,四周响起的只有百姓歌颂馆陶公主与驸马于永的声音。
  
  怀姝勾唇看着这一幕,没有说话。
  
  她知道,此行必定让馆陶收获颇多,她带来的不仅仅是钱粮赈灾,还有免除税赋的旨意,这对于刚刚经历过灾难的百姓而言,便是救命的事。
  
  怀姝的猜测没有错,等到一行人走走停停,来到屯氏河渡口时,屯河两岸人山人海,欢呼不止,百姓面容之上,哪里还有半点灾后愁苦之态?
  
  “怀姝,想不到本宫还未曾做些什么,就有如此效果。”馆陶位于软榻之上,看着跪坐在自己面前的怀姝,笑着开口。
  
  近日发生的事,频频让她觉得惊喜。
  
  以往她也曾视察封地,百姓虽毕恭毕敬,却从未有过如今之态。
  
  “百姓所求,不过是丰衣足食,殿下为其解决烦恼,乃是其衣食父母,怎可不心怀感恩?”怀姝语含几分喟叹。
  
  人啊,越是走的高,想要的东西就越多,人心就像是一个没有尽头的洞穴,永远都没有被填满的可能。
  
  “你且退下吧。”馆陶的心情不错,心里盘算着应当给怀姝怎样的赏赐。
  
  若不是怀姝亲自相劝,她绝不会冒险亲自前往,那么就白白浪费了这个机会。
  
  怀姝,当真是她的福星。
  
  怀姝退下后,自然是去做自己的事情,馆陶的目的已经达到,但是她的事,还未做完。
  
  她换了一袭青衣,将发髻束好,面上淡妆,伸手拿过云图早已擦拭干净的木铎。
  
  “小姐,如今外面局势未稳,万一遇见什么流寇,怕是……”云图有些不赞同的开口,没有其他人陪伴,自家小姐一个弱女子,孤身出门,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
  
  “云图,我身为采诗,拿着朝廷的俸禄,自当恪守职责。”怀姝看了一眼自己的婢子,平淡开口,陈述着一件事实。
  
  “可是……”
  
  “不用多说。”怀姝摆了摆手,抬脚跨过门栏,若是她一直躲在人后,此行当真是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采诗,采诗,不踏足民间,何来“采诗”一说。
  
  木铎声阵阵,迎着黄昏,歇息在草棚内的百姓,停下了手中的伙计,看着那个迎着残阳而来的年轻女子。
  
  清脆的铃声,那是属于采诗官这个古老职业,独特的声音。
  
  他们没有姓名,穿梭在山林闹市之中,用独特的方式记载着所见所闻,代代相传,再于一炬豆火下整理那些似乎还散发着乡土气息的诗和歌,那些沉沉的夜里客刻下的辞赋,是一个国度民情政绩文化的源头。
  
  “大人……”
  
  有灾民将怀姝迎入草棚之中,无茶便以温水相待,气度从容。
  
  注:【黄河下游故道之一。西汉元封后,黄河北决于馆陶(今属河北),分为屯氏河,东北流至章武(今河北沧县东北)入海;广深与黄河正流相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