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弃妃,给本王回来 >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芸娘,来,跪下!”
  陆棠清拉着裴云在正中间的牌位前跪下。
  裴云猝不及防,但也赶紧跪正。
  她心里紧张着,时刻担心外头来人,发现她们在殿内,揪着一颗心,总想往后看。
  可在皇家祖先牌位前,又不敢放肆。
  再怎么说,这也是她夫家的牌位,她成亲之后还没来拜见过一回,跪一下也是应该的,更何况,她今日来,还是来烧它们了,心中就更是愧疚了,三个头都磕得结结实实的。
  磕完了头,陆棠清站起身来,她也跟着要起,却被陆棠清按住。
  “芸娘,你先跪着。”
  “你想做什么啊?”裴云嘴上问着,却是顺从地把支起的腿又放了下去,继续跪在蒲团之上。
  “跪好,影儿,你过来。”
  陆棠清将影儿招了过去,信步走到牌位前,从怀中掏出一块墨绿色的玉佩来。
  那玉佩裴云曾见过一回,但记不清是何时见过的了,只知道这是陆棠清的东西,雕工精致,玉质更是通透翠绿,是难得一见的好物。
  清王府里好东西多,这样通透的好玉她虽不稀罕,可再见也能一眼认出来这是陆棠清之物。
  顿时,心下纳闷。
  摸着黑出来杀人放火的日子,他带着块玉佩做什么?而且,离京这么久,现在虽然回来了,可他也没机会回清王府,什么时候拿的这块玉?难道是救她的那两回顺手牵羊了?
  正想着,就见陆棠清把正中间的先祖牌位挪开,掀开了桌子上的盖布,扣开桌上的一条缝隙,把玉佩按进了桌上。
  只听机括声一响,台面上露出一个暗格来,陆棠清从里暗格里取出一本册子,又让影儿找来了纸笔,翻开册子,在上头写了几个字,又走到裴云面前,咬破自己的手指,把血按到她手指上,抓着她的手在册子上按了个手印。
  裴云这才看见,他方才在册子上写的是自己的名字,就写在他的外字旁边,不过,两人的前缀不同,陆棠清的名字前面是“子”,她名字的前,是一个“妻”字。
  按完手印,陆棠清才把她拉了起来。
  “这是什么?”裴云不禁问道。
  “族谱。”
  “族谱?皇家不是用玉碟的么?”
  “玉碟也用,不过那是做给世人看的,充的是皇室的脸面,我手上这本,才是真正的陆家族谱。我五岁记事那年,还不曾见过父皇,是皇兄和皇嫂半夜偷偷带我来的祈年殿,将我的写字在写族谱上,让我盖了手印,告诉我父皇赐了我名,许我入谱,自那天起,我便是名正言顺的陆家人了。”
  “原来是这样。”
  世人只知道,陆棠清八岁那年,皇上才承认了他的身份,自那之后,他才以皇子的身份跟在了长公主身边,却没人知道,早在他五岁的时候,皇上就承认了他的身份,让皇上给他入了谱。
  “那你让我按这个手印又是什么意思?我可没答应入你陆家的谱啊!”裴云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那也晚上,我已经把你的名字写上去了,从今往后,你生是我陆家的人,死是我陆家的鬼。”
  “你想得美,你以为一本族谱就束缚得了我吗?我裴家的族谱上名字还没去掉呢。”
  陆棠清乍然失笑,道:
  “女孩是不能上族谱的,因为迟早是要嫁出去,入别人家的谱,你连这都不知道?”
  “怎么可能?”裴云不信。
  见陆棠清不似玩笑,影儿也是理所当然的样子,将信将疑地问道:
  “真的?”
  影儿点点头道:“女孩的确不能入谱,这是早就有的规矩了。”
  裴云瞬间尴尬了。
  她还以为族谱跟现代的户口本一样,入到夫家的谱上就是过个户,没想到,没成亲的女子连上谱的资格都没有。
  这么说的话,要是女子一辈子不出嫁,那岂不是连个户籍都没有了?
  难怪古代女人将嫁人看得这么重。不结婚,人权都没了。
  正琢磨着以后要怎么让糖包不用受这委屈,就见陆棠清把族谱一把塞进怀里,从放灵位的台子底下拖出了一桶火油来。
  火油桶封得严严实实的,刚拖出来的时候看不出是什么,但一拍开泥封,立刻就闻到了刺鼻的火油味。
  “连火油都有?”裴云惊道。
  皇上是在宫里藏了多少耳目啊,竟然把路铺得如妥帖。
  早知道陆棠清这么神通广大,她就不担心了。
  “芸娘,你们先出去。”
  “我帮你吧。”裴云说着就要去帮忙。
  陆棠清忙把她手挡下,不让她碰火油。
  “你别碰,这东西沾火就着,当心被火星子撩到。”
  “我会小心的。”
  “那也不行。带你来就是为了在先祖牌位前给你上谱,现在谱上过了,烧祈年殿的事,你不必插手。”
  想了想,又把族谱从怀里掏出来塞在她手里。
  “护好。这本族谱可比玉碟的牌位重要。”
  又对影儿道:
  “带芸娘出去,护好她。”
  “是,王爷。”
  裴云小心地将族谱贴身放进怀里,才对陆棠清道:
  “那你自己小心啊,点了火就跑,千万别耽搁,我就在外头等你。”
  “嗯,先出去吧。”
  裴云和影儿出了大殿,殿外空无一人,天边已泛起了一道微光,隐约可见东边开始见了亮。
  天就要亮了,用不了多久,宫女和太监们就要起了,大臣就要进宫了。
  火油味从殿里飘出来,不一会儿,浓烟也冒了出来,陆棠清捂着口鼻从里头窜出来,一把抓着她的手,拔腿就跑。
  “走!”
  “影儿!”裴云不望回头招呼影儿。
  影儿哪用她招呼,陆棠清身形一动,她就跟上了。
  三人刚跑出祈年殿外,就听到了慌乱的脚步声和太监们惊慌失措的喊声:
  “快来人啊!祈年殿走水了,祈年殿走水了!”
  裴云被这扯得变调了的嗓子吓得不轻。
  “棠清,有人来了!”
  陆棠清拉着她一转,拐了个向,和奔来救火的太监们错来。
  可刚避过一劫,迎头又来了一群人。
  陆棠清忙把她的手一放,装起了管事的太监,捏着嗓子呵斥道:
  “快点,赶紧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