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冥道戌天 > 第三章:双赢之局

第三章:双赢之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白衣男子僵硬的脸瞬间就松展开来,手里的扇子挥舞流风,一付风流倜傥。
  “这嘛……其实这个忙呢……也挺简单的。”
  陈小天谨慎地道:“能让你在这什么玉心里等了这么久,只等一个巧合中的巧合,无限小的概率,这个忙……肯定不会小。我呢,肯定不想死,所以,您就直说了吧。”
  白衣男子张着嘴半晌,才慢慢地合上嘴,一脸古怪地盯着眼前这一脸天真纯良地看着自己的小子。
  他发现了,这小子外表天真纯良,这心特么的跟个鬼一样。
  “咳咳……”扇子一收,白衣男子脸上重新绽出笑容,手一拂,原地出现一席茶具,倒上两杯茶,笑道:“说来话长,来,一边喝茶一边聊。”
  说着,用扇子将一只茶杯推到陈小天面前。
  蓦然,他脸色微变,忍不住跳起来一扇子拍到陈小天头上。
  “蔫坏小子!这茶没毒!老子对付你居然还用得着下毒?气煞我也!”
  本座都变成了老子,可见白衣男子气恼程度。
  “呃……好像也是……”陈小天摸着脑袋,原地坐下,端起茶杯学着记忆中安南城里那些教学先生们喝茶的姿势轻轻抿了一口,砸了砸嘴。
  白衣男子悻悻地展开扇子。
  “这茶,可是本座昔年采自上天界九峰冕的初雨绛云……”
  “原来这就是茶啊,闻着好香,就是味道不怎么样,苦苦的,涩涩的,还不如吃酒酿……”
  白衣男子手一哆嗦,额头冒出一根青筋,闭眼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坚定地探出手,将陈小天手里的茶杯抢了下来,瞥了他一眼,扇子一收一展,木矮桌上出现了一壶酒。
  “喝你的酒!”
  陈小天咧嘴笑了,一口白牙亮得晃眼:“还是酒好,我那地,天天在水里讨生活,多喝酒驱寒气。”
  白衣男子拉着长脸,扇子也不挥了,自顾自喝了一口茶。
  “这个忙,很简单……”
  陈小天拿嘴对着壶喝了一口,感觉这么喝不太得劲,拿开壶盖,对着壶口鲸吞牛饮,看得白衣男子眉头直跳。
  放下酒壶,抹了把嘴角,然后他才想起什么事一般,一脸惊奇地来回翻着酒壶。
  “鬼还能喝酒饮茶的吗?”
  白衣男子额头上的青筋又多了一根,勉强露出一丝笑:“能喝吗?”
  “能喝!”
  “好喝吗?”
  “嗯!好喝!”
  “没喝过吧!”
  “没……”陈小天倏然顿住,他突然发现这对话有些不对劲,咂了咂嘴角,小心翼翼地看了眼白衣男子的脸色,低声嘟喃着:“少瞧不起人。”
  白衣男子淡淡地道:“这里是奈何玉心,阳界之物置入此地,经由阴气蕴养,已成阴食,自然能吃。就拿刚刚那初雨绛云以及那壶玉阳雪……”
  说到这,他不由自主住了嘴,瞥了眼陈小天,头疼地捏了捏眉角。
  “近千年了,怎么就等来了这么个小子呢?想我阴阳君候萧玉衡昔年何等……”
  摇了摇头,萧玉衡彻底放弃了摆谱:“好了,谈正事!咱就敞开了说,一笔交易!如何?”
  陈小天挠着脑袋想了想。
  “交易吗……好像这个比较公平……”
  萧玉衡淡淡地道:“正如我之前所说,天上绝不会掉馅饼,我与你小子素不相识,便有天大的好处,我便宁愿其永远沉埋,也绝不会告诉陌生人,除非,我是圣人,抑或……我有所求。我萧玉衡绝非圣人,更非意义上的好人,所以,如你所想,我确实有所求。”
  “奈何玉心,成就本座的根本之物,本名绝非奈何玉心,只因本座坠落奈何之时意外所得,外形似玉心,便称之为奈何玉心,此物可谓大机缘,凭此机缘,本座以魂鬼之身成就阴阳之道,若想再进一步,仅凭奈何玉心已无可能,本座着手研究奈何玉心的真正本质以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无奈,寻遍三界,始终没有奈何玉心任何线索,最终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一丝线索,奈何玉心出自阴阳界隙,可以行走于阴阳,若想寻其本质,就要去阴阳界隙。此地极其凶险,以本座当初之能亦陷于其中,最终,不得已将奈何玉心中蕴着本座一丝神魂扔回奈河河底,以待有缘之鬼,这,便是你我相见于此的根缘了。”
  “本座要你做的事,说简单,简单,说不简单,也不简单,本座要你踏上鬼修之途,待入归阳境,重聚幻肉身之时,这具幻肉身将由本座入主,待本座灵体自阴阳界隙回附肉身恢复实力时,自会帮你重聚幻肉身。”
  这老长的一段话,前半段陈小天如听天书,当然,后半段也差不多,不过,重聚幻肉身这五个字他听懂了!
  就算不懂,单听字面意思就通明了,他眼睛铮亮地看着萧玉衡:“您的意思是……这什么鬼修之法最后可以重新变成人?”
  萧玉衡自傲地摇了摇扇子:“那是自然,否则,何以能称为鬼修之法?若是修到头来还是鬼身,那修个屁!”
  “那为什么要加个幻字?”
  “因为此时不过是重聚的肉身,并非真正已身,所以称为幻,要想真正的变回最初的那个自己,那需要踏入正心锻灵术第九境,涅槃境,才能洗尽灵身,重归入凡。”
  陈小天摸着下巴:“那……假如,我是说假如啊,假如我真的修到了什么归阳境,重聚幻肉身,肉身给你了,那我呢?”
  萧玉衡一收扇子,沉沉地道:“你只能停留在灵身境了。”
  “哦……我不会消失或者被你吃掉又或者被你夺舍……”陈小天低头自语,说出来的一个接一个词,令萧玉衡眼角直跳。
  他发现这小子不仅心眼跟个鬼一样,这见识……居然也跟个鬼一样。
  就一个小渔村的渔夫,他从哪得知夺舍这个词的?
  他自是不知道,当然,也和奈何玉心的留存位置有关,若是奈何玉心联结的是陈家洛那倒霉孩子的灵台,那他就会明白陈小天的这些稀奇古怪的知识是从哪里来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