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冥道戌天 > 第七章:过江龙

第七章:过江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奇峰连壑雁难渡,碧绕千山梦犹懒,轻舤载客九重上,随风回首惊涛澜。
  这首著名云游客李秋白的诗便是碧带河的绝佳写照。
  她可以看作温婉的大家闺秀。平日里波平浪静,就算偶有风波,也不过是轻跺小脚与你讲理,百转千回,尽览两岸奇峰连壑之后,蓦然回首,才发现已到了无终之海。
  不过,再温婉的大家闺秀终究也有来天葵的时候。
  每年七至九月,碧带河那波平浪静的河水之下就会暗藏汹涌。来自无终之海的大批龙鱼沿着碧带河入海口溯流而上,万里迢迢奔赴大荒南林深处,沿河两岸的渔民都称之为过江龙。
  过去陈小天不知作何解释,现在他知道是什么原因了。
  鱼类洄游。
  成年龙鱼体长六至十米不等,体型约木桶大小,扁平,骨硬,肉坚,长满尖牙的鱼嘴两边有两根骨须,力量奇大。在水中游动之时鱼鳍半露水面,就仿佛水中蛟龙,所以称之为龙鱼。
  通常来说,以碧带河的水深与宽度,容纳这些洄游龙鱼没有任何问题,更不会影响船只航行,过往商船也就当作一幕奇景,回家之后当作谈资。
  但是,也会有极其意外的情况。
  陈小天搭着凉棚往前方眺望。
  远处江面如一幕翻腾的白浪从下游滚滚而来,水花四溅,如同海浪,当先两道露出河面的蜿蜒背鳍破开江流,搅起片片雪花。
  这两道背鳍彼此相隔不过一丈,时而靠近时而远离,当靠近之时,水面就会搅出冲天水浪,时不时就有长尾从水中探出拍落水面,溅起漫天飞白。
  “啧啧……”陈小天牙酸地摇了摇头,怜悯地看向远处的船队:“你们今儿出门一定没看黄历,这百年难得一遇的‘双龙争流’都被你们遇到了,按地球上的话来说,你们该去买注彩票。”
  何谓‘双龙争流’?
  原本洄流的龙鱼都是一拨一拨,前后井然有序,由龙鱼头领导着方向,沿着江流中央位置洄流而上,绝对不会影响到船只通航。若是两拨龙鱼彼此有仇,这时就会变成两拨龙鱼齐头并进彼此争先。这一来,就将江面堵了大半,两拨龙鱼水底缠斗,以龙鱼怪力,陷入其中来不及躲避的船只就要完蛋。
  最可怕的就是人落龙鱼群中,若是修行中人还好说,要是普通人?等着收尸吧!以龙鱼那怪力,连船都能颠翻,何况人。
  那只船队显然也发现下游江面不对劲,甲板上跑出无数人,呼喊声响彻江面,他们试图收拢船队靠向岸边。
  “来不及,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抛弃湖船!钱没了,还能赚,人没了,就当真没了。”陈小天收回视线,看着落在甲板上那明净温暖的阳光,面容愁惨。
  “算了算了,忍一时之痛,换取接下来的安逸。总不能飘着去落枫山吧?就当修炼了!”
  踏出船蓬的那一瞬,陈小天就是一个哆嗦。
  大冷天冲进淋浴间,往左一拧霜之哀伤,往右一拧十级烫伤,这就是陈小天当下的感觉了。
  当烫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人甚至会感觉到冷,过电一般皱起一层鸡皮疙瘩,然后忍受着灼热热流沿着脚底板冲上天灵盖,浑身一个哆嗦,那感觉,怎一个酸爽了得。
  咬着牙,周身冒着烟的陈小天抓着船桨,小船在江面艰难地扭了个角,斜斜滑向江岸。
  为了转移那难忍的灼痛,陈小天忍不住张嘴嚎了起来。
  “绿水哟青青,青青哟地美,照见那个白纱裙,龙鱼哟飘飘飘飘的美,想心间的那个酸爽……”
  坦白说,他的声音还算不差,这临时起意瞎唱的歌词,倒也勉强算是合乎情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