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冥道戌天 > 第二十二章:岂有此理

第二十二章:岂有此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落霞关,又名落霞城。
  由于地理位置的特殊性,落霞城与飞霞城为炎凰城下辖,属于另一类的京畿重地。所以,分派到此地的官员,大都类似于炎凰国重点提拔的对象。
  当然,一个传承了悠久岁月的国家,内中利益盘根错结,官位什么的就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本事再高,在坑位没挤出来之前,该在哪趴着还就得在哪趴着。历史悠久的另一层意思就是人才也是够够的。除非那种国之大才,一般的人才还真有些难出头。
  所以,金子陵自栖梧学宫御字部学成出宫后,在落霞城一趴就是六年。
  御之一字,有御马、御车、御船之解,同时,也有御下、御地之解。
  作为学宫御字生员,管理落霞城这方圆数百里地界还是绰绰有余的,按他私底下的牢骚话来说。
  ‘区区百里之地,吾若掌中观纹,何足道哉!’
  他也不是吹牛。
  落霞城这方圆数百里地界,被他治理得风调雨顺,路不拾遗,正因如此,梁少平毒妻一案才惹怒了这位县尊。
  好家伙,这是成心给本官上眼药是不?
  有些地方一旦趴久了,想挪,就挪不动了。本官还指望凭着这些年的政绩,把位置挪上一挪,你这么一弄,得,今年的政务考察,就得落下一笔污痕。
  你让本官不好过,本官就拿你项上人头!
  金子陵此时正坐在书房里练字。
  写的是一个‘静’字。
  没办法啊,这几天火气贼大,得写写字静静心。
  才写了一半,门房来报,说是落霞军军中粮官何平来访。
  金子陵脸上终于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
  同为栖梧宫下放生员,两人都在这落霞城趴了好些年,同病相怜又同出一脉,自然引为知已。于是赶紧放下笔,着人泡上一壶珍藏许久的火云尖。不多时,脚步声响,何平领着一人笑眯眯地走进大堂。
  “哈哈,我老远就闻到了火云尖茶的茶香,子陵啊,你是算到了今天有贵客临门?”
  金子陵心头微动:“这位是?”
  跟在何平身后的是一名身高八尺的精壮汉子,一身青衣,眉目粗豪,颇有英雄气,只一眼,金子陵就知道,这是一位修武高手。
  精壮汉子恭谨地行了一礼:“在下落凤城郑家郑有福,冒昧来访,县尊勿怪。”
  落凤郑家?
  金子陵心头微微一震。
  郑家可不是落凤城中那些随便一抓一把的小家族,放眼神州或许排不上号,但在炎凰国内,郑家在诸多豪商家族间可排前十。尤其是郑家掌握着大荒南林特产角马的商路,就在朱雀殿都有出声的权力。
  如青龙叶之于青珑国,幻影石之于英虎国,角马就是炎凰国最能拿得出手的交易物。
  角马,神州之域五大战马之一。产于大荒南林,形似马,身披一层鳞,额头有一根独角,可在林中奔纵如飞。其独角能吸引光芒储存其中,一旦遇到危险,其中光芒大放,可致盲与之对敌之物、可冲击对手神魂。因此种种特性,一旦搭配上合适的战马之甲,集群冲锋起来,就先天境都难当其锋!
  郑有福?似乎是最近声名鹊起的那位郑家大小姐郑青衣的左膀右臂?他来此……是谈生意?
  心下想着,金子陵脸上便堆起了笑容:“原来如此!难怪我说今儿窗外雀儿吱喳,果然是有贵客临门,来,请坐,请坐。”
  主客分坐,一番寒喧,郑有福虽然看似粗豪,然而,性子却极其沉稳,一番应答不卑不亢滴水不漏,金子陵也不免暗中感叹一声。
  不愧是大家,区区一名护令使就能有这番气度见识,观下而知上。确实不凡。
  清咳一声,金子陵笑道:“不知郑护令今日此行,所为何事啊?”
  郑有福便微微笑着,拱手道:“是这样的,前些日子我郑家运送一批货,过得安南城后,突遇百年难遇的双龙争流,致使两艘湖船倾覆,船上载着的货大都沉水,只抢出一批角马,这批角马落水为龙鱼所伤,无法交割,近来我郑家多有困难,急需钱两周转……”
  说到这,郑有福就不往下说了,一边的何平便笑呵呵地接口道:“子陵,这批角马共计三十二,多为撞击之伤,伤及筋骨,我着医士看了,只要肯治,定能治好。一旦完好如初,这些角马便有其用武之地。”
  两人共事多年,何平一开口,金子陵哪能不知道他话中隐含的意思?
  落霞关往东南八百里外,有一伙名为‘追鱼’的盗匪,占住一处名为凄凉山的险地,共有首领三人,分别是过地风孔二,浪里飘孔五,追命星孔七,据传言,这三人至少都是登堂五阶境,仗着地奇之险平日里打家劫舍无恶不作。
  事实上金子陵早就动了这伙盗匪的心思了,奈何,八百里外已非落霞地界,属于南珠城地界,不说过界不过界的问题,就单论这距离,就很难办。
  但是,有了角马可就不一样了,就算不披战马之甲,角马仅凭得自己能力就可来去如风,三十二骑角马骑,荡平区区一个贼窝,那不是手到擒来吗?到时,一纸军功禀上,这窝,不就挪了吗?
  要知道,能治理地方,只能算百里之才,但同时还能行军打仗的话,那可就不同了,那是一州之才!
  心下想着,金子陵顿时火热!但一想到角马的价格……心中就是一凉,下意识看向何平。
  何平哪能不知道他想什么,微微一笑:“我过来时,已经找过守备大人了,着我全权处理此事,子陵无需担忧。这批角马因受伤之故,价位倒也不会太过高昂。”
  说罢,他转头看向郑有福:“按你我之前所商之价即可,不过,就算我落霞城赋税每年有余,最多也只能均出约二十匹角马的钱两,剩下的十二匹角马之钱两,依本官看,不如用此物作交换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