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冥道戌天 > 第二十四章:铁口直断 险过一劫

第二十四章:铁口直断 险过一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金子陵鼻子都气歪了,一口气险些没顺上来,一个摇晃,忙不迭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瓶,往嘴里倒了几粒药。
  一边的何平眼角也是直跳。
  好家伙,能把一向以和为贵的金子陵气到吃速效救心丸,当初怎么也没发现这小子这么狂呢?
  金子陵抚了好一会胸口,这才把心痛的症状稍缓了些许,抬起头指着陈小天:“好你个刁民!竟敢如此无状!匪类!匪类!”
  陈小天嗤了一声,淡淡地道:“再如何匪类,也比草菅人命不辨是非的昏官好!”
  “咳咳…”何平忍不住咳了起来。
  好小子!这下若是没有什么说道的话,一个以民诽官的罪名是逃不掉了。
  金子陵似乎想通了什么,毕竟,玉瓶里的救心丸……似乎不多了。
  要是再这么气下去,没准明年的今天就是我金某人的忌日。
  于是,他冷着脸,沉声道:“就凭这两句,本官就可以将你扣回县衙打你三十大板!这笔罪,稍后再算,本官步行两里有余来到祝家庄,可不是来与你这等匪类斗嘴的,你既敢口出狂言,说此案有蹊跷,那今日本官在此就拭目以待!若是没个答案的话,你就随着梁少平吃牢饭吧!”
  陈小天彻底豁出去了,冷哼一声,淡淡地道:“好!那今日便让县尊见一见,案子该如何断!而不是凭着一已之思,表面之证,就乱下结论,要知道,你笔下的可不止是一条无辜性命,还攸关祝翁一家之命!”
  言毕,一拂袖:“祝翁!开始吧!”
  一片死寂。
  陈小天一愣,转头看去。但见祝老爹一行十几人一个个都双手拢在袖中,眼观鼻,鼻观心,一付我啥都不知道,啥都没看见的泥雕木塑模样。
  一个个在心里震惊不已。
  这位小先生可真厉害!指着县尊的鼻子骂啊!
  我长这么大还第一次见着堂堂一县之长被人指着骂的……偏生县尊还似乎拿这小先生没办法?
  “祝翁!”
  陈小天不得已,再度开口,这下,祝翁才猛地回过神来。
  “啊?小先生,你叫我?啥事?”
  祝老爹!您真是我亲爹!
  陈小天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摊了摊手,指了指灶台。
  “该烧火做菜了!”
  “哦……噢噢!”祝老爹恍然大悟,连忙跑到灶台边,祝恒也回过神来,轻车熟路地跑到灶台下生火。
  一边的何平有些愕然。
  不应该是说出蹊跷之处,然后再来重判一番案情吗?怎地……这烧上菜了?
  金子陵鼻孔翕张,仿佛牛鼻子喷着气,他瞪着眼咬着牙道:“小子,你是在消遣本官吗?”
  陈小天笑了,踱到灶台边娓娓而谈:“断案者,首先要考虑犯人的做案动机,相信祝翁在公堂之上应有说过祝小红新婚之日,已将祖传秘方传予梁少平,不知是也不是?”
  嗯?这一句话倒……好像有些门道。
  金子陵略略一想:“确有此事,那又如何?”
  “哈……当然不如何,所以,县尊是按何罪名给梁少平入的罪?杀妻?”
  金子陵眯着眼:“杀妻一事证据确凿,容不得你小子信口雌黄颠倒黑白!”
  陈小天再度笑了:“杀妻一事确是事实,然则,一民在山中伐木,失手,木倾滑于山底,山底路过行人遭断木撞死,敢问此樵夫该当何罪?”
  金子陵正欲随口说出杀人偿命四字,陡然一惊,看了眼冷着脸的陈小天,心中暗道,这小子,问的问题好生犀利!莫不是当真是学宫后辈?
  他细细地想了一遍炎凰律,居然还真发现了类似一条律法。
  ‘凡无心杀人者而失手伤人,酌情处置,若死者家有亲众而无力自养者,着伤人者为死者养亲,亦可给予伤者亲众钱两,以够其亲众安养晚年即可。若死者无后,伤人者需献出一子更其名姓,替死者延续香火。另,伤人者当予以惩戒,当街诉其罪,按年岁之分,定罪十至三十大板,以警世人。’
  当下,金子陵便将这条炎凰律如实说出,而后,沉声道:“小子,你莫不是想说,梁少平乃无心杀人吧?”
  陈小天倒是真没想到炎凰律居然连这样的律法都有,单以这条律法来说,都快赶上地球的律法了。
  “是不是无心杀人,现在断言,为时尚早,所谓眼见为实,一会再作定论!”
  “若当真是有心杀人,那必有所求,所求者,不外乎利、心、情三者。既然梁少平早知祖传秘方,利之一字可先排除,心者,心安、心顺,若在这家中心不安,气不顺,早晚暴起伤人。我仔细问询过祝翁,这一家子可说和睦美满,祝翁待梁少平如亲生之子,否则,也不可能将祖传之方传予梁少平,心之一字也可排除,那剩下的,便是情了。”
  “梁少平乃入赘之婿,凡事过多掣肘,若意外遇到心动之人,又想与之成婚,事有不偕时则很有可能杀妻,我在祝小红与梁少平房间搜寻了许久,发现夫妻二人并无情变,所以,情之一字,也可排除。诸多变数都已排除,这便要回到案发之地,重演案发之事,或能寻得一丝线索。”
  “这便是祝翁此时在做之事!”
  这一番话说出来,不仅何平与金子陵都瞪大了眼,就连一脸粗豪的郑有福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字一句,抽丝剥茧,鞭辟入里,将看似迷雾一般的案子直接剥了个清晰透亮,就算大字不识一个的农夫,都能听得懂,听得明!
  何平与金子陵心中这下吃惊当真非小!不约而同地,彼此心中都闪过一个念头。
  此子!厉害!
  此法!厉害!
  不论案犯所做为何,先假定其罪,然后再逐个除去不可能的行事动机,最后剩下来的那个答案,不论有多不可能,都是最真实的答案!
  堪称前所未有的断案之法!
  金子陵甚至有股冲动,想取出纸笔将这番话完整记下,回府慢慢参悟,或者可以将此法直接上呈。也是一桩天大的功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