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冥道戌天 > 第二十七章:郑家 郑青衣

第二十七章:郑家 郑青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炎凰郑家,巍巍千载,历经前后三代人皇,风吹雨拂,拂却了青砖红瓦更琉璃,郑家尤然不改本色。
  郑家先祖是一位先天境强者,昔年,神州烽火连天,五国乱战,妖界、上天界俱都牵扯其中,郑家先祖随着那一代人皇固守神州南域,后孤身入南荒妖界,说动妖界四部后裔之飞鸾一脉结为同盟,在回大荒南林途中,意外得到角马产地。
  此后,炎凰人皇举全国之力,创出适用于角马的战马之甲,趁着紫微国南方空虚,一战扩疆千余里,一举将炎凰国眼红不已的紫宫灵境纳入炎凰。
  因为此事,紫微人皇大为震怒,不惜付出惨重代价与极北玄武、东方青珑谈和,转头急攻炎凰,想将紫宫灵境重新抢回,双方于紫宫灵境之外爆发一场惊世大战,此战,先天境强者足有九名,化虚结丹顶峰境五十五人,然而,这些都掩不住角马之威!
  新组建的炎煌军于混战中奇兵突出,横空杀向天穹,一役斩杀紫微国一名先天境强者,十名化虚、结丹顶峰境,一举奠定胜局!角马之威,名动神州。
  自此,郑家便以角马立足于炎凰国,历经千年而不倒。
  由于郑家先祖先天境本命之属为星,只能登上天界,一旦登入上天界,与神州界的一切关系皆斩,自此之后,除非血肉至亲有性命之危,可循人之常情救之,除此之外,郑家便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了。
  临登上天界前,郑家先祖留下家训。
  ‘君子之泽,五世而斩,皇恩浩荡,三世而亡。若想让郑家屹立千年,便要严于律已,宽以待人,子孙后辈教养为重中之重,其次,便是角马产地之分,待我入上天界后,须要献出七分予以人皇。否则,不出三代,郑家必亡。’
  这家训是好的,郑家继承者也确实按照先祖所说的那么做了,千年来,郑家杰出之辈频出,就算平庸者,其人品操行仍旧为人称道,甚至有一名儒家次圣在一次庭课时,直言称赞郑家门风值得当世效仿。
  然而,再好的家训,也抵不过岁月的侵蚀,一百年、两百年,甚至六百年,都可以严格遵照先祖祖训行事,七百年、八百年,乃至千年后呢?
  总会出现那么几个众人皆醉我独醒式的人物,总想打破先祖框架行事的桀骜不驯之辈,如果这些人没有什么本事还好,影响不了大局,但是,一旦这种人还很有本事的话,那就要糟!
  三百年前,郑家再次出了一位大才,这位大才放浪形骸,却偏偏才气过人,执掌郑家的那百年内,把个郑家家训破了又破,这位大才虽然厉害,但是修行一道始终困于化虚境,先天一境突不过去,寿不过百,他走了之后,继任的那位家主本事没多少,倒是把坏毛病学了个尽,郑家,便自此衰败。
  当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毕竟传承了七百余年,底蕴仍在,但是,再大的底蕴也经不住一连两百余年的败家啊!
  到了如今,郑家声名已然一落千丈,甚至,就连那剩下的三分角马之源,都有不少皇子公主们动起了心思,当代郑家家主郑嗣昭还算比较厉害,左支右绌,好歹是勉强稳住局势,可惜的是,他生了两个要命的儿子。
  大儿子郑承古,小儿子郑承今。
  听这名字就知道其中包含着郑嗣昭对儿子的殷切期望,希望大儿子能承祖训,带领郑家重回辉煌,二儿子可为大儿子的左膀右臂。
  遗憾的是,承古没承古是不知道,他这大儿子却是个木头疙瘩,按说这类人应该都踏实稳重,偏偏这位是个奇葩!文不成武不就不说,仗势欺人横行街市这事儿却是做得精熟,生平最喜欢做的事居然是当梁上君子,他也不偷,也不抢,就喜欢看墙角……有一回竟然头脑发昏,看墙角看到了静侯府……侯府的墙角,那是能看得的吗?
  至于后来怎么样?
  先写服罪状,然后是打,打了大半夜,再打折了腿……要不是郑嗣昭厚着脸皮腆着老脸,一口气送上五十匹角马,这事儿弄不好得惊动人皇。
  这样的木头疙瘩……几千年才出一个啊!
  至于郑承今,相比他的奇葩哥哥,倒勉强还算正常。至少不会大半夜带着人飞檐走壁去看墙角。
  这位聪明是有的,甚至可以说很聪明了。
  飞鹰走狗,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最大的爱好居然是设计园林。
  还别说,这位设计出来的园林,还是有些水平的,自学成才的典范,就是……有些费钱。
  整个炎凰国境内,这位设计出来的别院,没有千儿也有八百,关键的是这些园林不是拿来卖的,都当作自己别院了,平时没事就翻牌子,翻到哪就去哪……以至于郑嗣昭恨不得自家这个二祖宗干脆学学他哥得了。
  虽然糟心,至少不会糟钱。
  要不是还有大女儿在那撑着,郑嗣昭能愁白了头。
  本来嘛,生个女儿也不指望她能做点什么,只希望女儿能有个大家闺秀的样子,于是,便给女儿起了个名,青衣。这是神州戏曲中的角名,青衣角扮演的都是端庄、严肃、正派的角,大多是贤妻良母、贞洁烈女。
  没料到,郑青衣打小就玲珑聪慧,虽然没有修武修仙的天份,于商道上却堪称奇才,七岁就敢把生意做到平侯府,平侯府那一家子是什么人?吝啬程度放眼整个炎凰国都是鼎鼎有名的,七岁的郑青衣能硬生生从雁过拔毛的这一家子口袋中抠出黄金百两!
  这事儿当初甚至惊动了人皇,在勤政殿召见郑青衣,郑青衣面对人皇没有丝毫畏惧,对答得体,惹得人皇感叹。
  ‘青山悠悠千载,只为一衣绿水。’
  自此,郑青衣名动炎凰。及至后来入得栖梧学宫,又与当朝长公主结为手帕交,经常出入皇宫,以至于众人都称郑青衣为‘外郡主’。
  外头风光无两,内中酸甜苦辣,也只有自己才知。
  书房内,郑青衣仿佛一条咸鱼般搭在上头,翻着白眼。
  她不算绝色,却也很是清秀,尤其是眉宇间笼着一层淡淡的文气,令人一眼看着就非常舒服,属于越看越美的那种类型。
  瓜子脸,眉锋略平,长在这张温婉的脸上,就凭空多出了一分英气,然而,当她微皱眉角之时,略平的眉锋就会微微下撇,于是,一股淡淡幽怨之意就入骨了。
  眼睛不大不小,仿佛蕴着一层极薄烟雾,笑起来有光,哭起来有雾。鼻子也属正常,嘴巴就有点瑕疵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