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冥道戌天 > 第三十一章:难以拒绝的诱惑

第三十一章:难以拒绝的诱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六双目光隔空相对,像极了两岸同胞隔海遥望。
  本应是热泪盈眶,又或者应该像刘皇叔三顾茅庐,终见得人的求贤若渴……却在陈小天抬着脚僵在半空的诡异气氛中,变得越来越古怪。
  嘶……那是谁来着?
  陈小天直接无视了那个少女,他遥遥盯着那个八尺壮汉,浑身一个哆嗦!
  我了个去!就化成灰我也认得!这家伙是出现在祝家庄的那个太阳!
  暴露了?杀上门来了?要斩妖除魔了?
  二话不说,陈小天直接原地蒸发。
  没错!就是真的蒸发了。
  落在郑青衣的眼中就是这般模样……
  一名撑伞少年在漫山枫红中闲庭信步,一副诗情画意,下一秒抬眼看向这边大约半秒,直接就‘嗖’地一声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一把油纸伞在空中飘啊飘,宛如落地枫红。
  郑青衣看得眼皮直跳,忍不住问郑有福:“郑叔……你看……这是怎么回事?”
  郑有福嘴角含笑。
  区区障眼法,岂能瞒住登堂境巅峰的修武者?
  感知中那名叫陈大天的妖物突然整个缩成一个点,藏入伞中,随着伞落地,潜入地下数尺,就准备远离落枫山。
  “大小姐,这应该类似于他这一脉的天赋能力罢,这天赋倒是厉害,能大能小,还能潜入土中,当真闻所未闻。不过,妖界中人,离奇天赋多如牛毛,倒也正常。”
  “能变大变小?还能潜入土中?这……这……就先天境顶峰也做不到吧?”郑青衣那双眸子忍不住瞪得滚圆,不可置信地脱口而出。
  郑有福微微点头,又摇了摇头:“确实如此,这天赋相当强大!如若不是这家伙实力太过弱小,就凭这手天赋,这天下之地,何处不可去?”
  眼见那一团鬼气就要脱出自己感知范围,郑有福缓步踏出,修武中人敏锐气机径直锁定地下的陈小天,长声道:“陈小兄弟不用惊慌,我神州界并非善恶不分之辈,阁下虽来自妖界,但所做所行,在下也是敬佩得紧!我与大小姐今日不请自来,是道谢而来。”
  气机临身,陈小天只感觉一股恐怖的气势临身,眼前仿佛出现了一轮烈阳,前后左右再动一步便将引来恐怖攻击的感觉死死压在心头,一时间竟然不敢动弹,听到郑有福的话,陈小天惊魂未定之下,直接翻了个白眼。
  你骗鬼呢?不是来杀我的,为啥锁定我?还道谢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那祝老爹有半毛钱关系?十有八九是想把我骗出来杀吧?
  咬咬牙,陈小天打算不管不顾冲出这气机锁定,然后远离落枫山。
  虽然这里的极阴之地还蕴着少阳气,可说是为自己量身打造的苟修场所,但地方再好也要有鬼命来用才行,反正萧玉衡还留下好多修行之地,大不了去另一个所在。
  就在此时,倏然,一道有些柔柔的嗓音响起。
  “陈公子,我是落凤城郑家郑青衣,今天冒昧打扰就是为了确认一件事,月前陈公子是否在碧带江上遇到双龙争流,并救了一位落水女子?”
  正欲夺路狂奔的陈小天闻言不禁一怔。
  诶?这谁啊?居然连这事儿都知道?除了我和那个女人,可没别人知道这事了啊!就那拿着刀,凶神恶煞的家伙也不曾见过我。难不成……说话的,就是当初我救下的那个女人?
  有这么巧?
  女子的声音继续传来:“若真是陈公子所为,青衣今日是道谢而来,陈公子虽出身妖界,但在我神州界中,并不存在人妖之分,只要行事对得起这天地正道,妖人与否,并不重要,陈公子应该知道,自天狐一脉皇子于孔圣人门下求学之后,贵界就有诸多前来神州求学的同胞。”
  陈小天脸皮微微抽搐,虽然对方是正儿八经地说话,但,这话听着怎么就这么不对劲呢?
  人妖?妖人?你才是人妖!你全家都是!
  诶?等等……
  刚才那‘太阳’好像也说我是妖界中人?
  他们不会把我错当成妖了吧?
  那……
  他脑海中迅速过了一遍神州常识,突然发现,妖…似乎比鬼这个身份要正得多,至少不会人人喊打。尤其自昔年炎凰一脉与妖界四大脉之飞鸾一脉结为同盟之后,别的不说,单落凤城内就有诸多往来两界的妖商。
  按这女人所说,如果她真是我在碧带河上救起来的那个女人,那……还真是来道谢的?
  嘶……那个‘太阳’会不会就是当初那个拿着刀凶神恶煞的家伙?他刚才确实是叫那女人为大小姐吧?
  我就说嘛,那天他见着我居然不动手……敢情……是认出我了?然后暗中尾行……呸!跟踪!是跟踪!转头就回报这大小姐,于是,今天就上门道谢来了?
  犹疑半晌,陈小天终于小心翼翼地从地里探出半个脑袋,活像一只地鼠探头,远远看着这一幕的郑青衣忍不住捂嘴噗嗤一声笑了,陡然发现有些失礼,于是掩饰般地拿袖子掩了掩嘴,对着地鼠……啊不……对着陈小天拱手一礼:“陈公子,我们当真没有恶意,冒昧之处望勿见怪。”
  陈小天一眼看去,那少女确实有些眼熟,仔细一想,确实与当初自己救下的那名女子极为相似,唯一不同的就是当初她脸色苍白得比自已这个鬼还要鬼上几分,如今,这张脸庞白里透红,却是有些耐看。
  “这么说来……你就是当初那个从龙鱼群中活下来的女人?我记得好像还用了你一根冲云火来着?”
  真相大白!
  关于用了冲云火这件事,只有自己和那名救了自己的少年知晓,这就没错了!果然是他!
  郑青衣强忍心头激动,盈盈一笑道:“果然是陈公子!青衣今日特为救命之恩而来……这个……公子,这么说话似乎不太方便……”
  陈小天一脸谨慎地盯着郑有福一眨不眨:“真不是斩妖除魔来着?”
  郑有福摸了摸自家的脸:“陈大天!我郑有福看起来那么像那些个毫不讲理的所谓名门正道?”
  像!像极了!你要再沾上一圈络腮胡,比针都像!
  郑有福无奈地道:“陈小兄弟,我若是当真想动你,日前祝家庄你觉得能安然而走?好吧好吧,我走!行吧?我远离你二十丈,凭你这缩小潜地的天赋,这个距离,就算我想动你,也是来不及!”
  说罢,郑有福极有眼色地退出二十丈,远远地道:“大小姐,这景色不错,我就在这里吹会山风。”
  陈小天盯着郑有福半晌,直到郑有福远远地对着自己摊了摊手,并用两只手比了比与两人之间的距离,这才扭扭捏捏地潜到伞下,撑着伞从地里爬了出来。
  他恐怕不知道,二十丈距离于同级别高手间,算是一段不短的距离,但于普通人而言,不论登堂境的修武中人,还是循法境的修仙中人,实际上和贴脸站着没差,都是一眨眼的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