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冥道戌天 > 第三十二章:九宫之算

第三十二章:九宫之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小天当真是想让郑家帮忙自己找青龙叶和幻影石,好歹他也算见过一些世面,总算没把那句话说出来。
  想……是肯定想的!不管幻影石还是青龙叶,要是凭着自己去弄,苟上百年都不定能弄到其中一样,除非自己铁了心做那梁上君子的勾当。
  毕竟,鬼身就是最大的妨碍。
  如果是正常的身子,还能用记忆中地球的那些个法子随便弄个香皂出来,绝对能赚大钱。可惜……一只鬼去人间做生意?确定自己不是别人的一盘生意?
  眼下似乎不用费一分力就能获得匿阴魄玉的三种重要材料,这事搁谁都心动。
  要不……耍个小心机?
  这个念头刚起,陈小天就否定了。
  郑家世代都是所谓的红顶商人,这种世家出来的人,脑袋一个念头自己都得绕个几圈才能整明白,在这种人眼前耍小心机?那就当真是自作聪明了。
  陈小天倏然想起萧玉衡那缕元神渐化之际告诫自己的一句话。
  ‘小聪明者以为聪明实则自作聪明,大智慧者看似愚笨实则大智若愚,念你小子出身,这小聪明倒也无可厚非,小子,以后可千万别耍小聪明,须知,聪明反被聪明误。’
  嘶……
  陈小天心里倒吸了一口凉气,想起刚才自己不知不觉间竟然就耍了点小聪明,心下不禁忐忑。
  那暗中要钱的弦外之音,也就老实人听不懂,像她这种郑家大小姐,心里不跟明镜似地?我这可真是……挟恩图报,丢人丢到家了。
  偷眼看去,见郑青衣脸色如常,心下稍定。
  这郑青衣最后那一句话,并不是说着玩的,看似是报答救命之恩,实际上仍旧在招揽我。虽然不知道我有什么能被这等人物看上的,但事实就是如此,话出口容易,但要多想想后果。
  陈小天终于再度回到了奈河玉心中面对萧玉衡时的性子,暗自盘算了起来。
  机会很难得,如果书上没有骗我的话,这个郑家可是在炎凰国延续了一千多年,绝对有能力搞到幻影石和青龙叶,甚至,他们家的库房里指不定就放着呢,没看这随手送来的礼物就是纯阳玉么?
  但答应的话,就等于上了郑家的船了,她也不用说什么,就用我想要的东西当筹码,今天让我做些事,明天再做些事,等差不多了,再给我两样物品其中一样,又或者干脆给我拖着……
  上船容易,下船难啊!
  为什么陈小天对于上船这事这么谨慎呢?
  因为郑家是红顶商人啊!
  来自陈家洛的地球记忆里就有这么几位超级厉害的红顶商人,吕不韦不算,这算政治家,毕竟这位可有本事弄出吕氏春秋的,范蠡也不算,这位也是政治家,还是军事家。沈万三算一个,胡雪岩也算一个,说起来,郑家与这俩的经历,尤其是与沈万三尤其相似。当初朱元璋起兵的时候,沈万三可是举家资助的。后来这两位下场如何呢?
  双双抄家,沈万三充军去了云南,胡雪岩呆老家里郁郁寡欢,死了。
  虽然自己不过无名之卒,不足挂齿,但挂不住这身份啊!这要抄家抄到自个头上,哦豁!郑家居然养鬼为患?正愁没一劳永逸的借口呢。这不来了?大笔一挥,全给砍了!
  别指望逃命!堂堂神州五国之一,屹立了不知多少岁月,一队炎煌军都能正面斩杀先天顶峰高手,大手覆下来,往哪逃?
  想了半晌,陈小天灵机一动。
  要不和萧玉衡那般,来个公平交易?
  转念一想,顿时垮了脸。
  我就一小小渔夫,有啥能和堂堂郑家做交易的?
  难不成还指望着去碧带江捞六腮黄鱼?开什么玩笑。卖香皂方子?呵呵……人家郑家可是掌握着角马的源头,神州其它四国,哪国不眼红?还愁赚不到钱?
  思前想后,最终,陈小天终于很干脆地开口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有这么一方纯阳玉就够了,其它就大可不必,我这人呢,就喜欢清净。嗯……咳咳……那什么,我还得看书,郑大小姐,你看……”
  郑青衣愕然。
  本来就她这短暂时间的观察,自认为对眼前这鬼才的性子摸了个八九不离十,见利而忘形,性子却也有可取之处,可以这么说,虽然与书上所载的那些个大才大有不同,但,这多少不就是一位年方十八九岁少年的性子嘛,比较好骗些。
  刚才她说的那句话,她本来敢打保票,依这位的性子,再加上自己刺探得来的情报,毫无疑问,对方肯定会开口。
  但,她真没想到,这家伙居然给自己来了一个淡泊名利,一方纯阳玉就打发了?
  你那张纸上不是还写着幻影石青龙叶还有那不知道是什么的欺天草吗?既然我拿出了纯阳玉,就代表着同样能弄到其它的东西啊,这么好的机会,居然……居然……拒绝了?
  而且,连气都不喘的,连弯也不带绕的,直接就下逐客令了?
  她一度开始怀疑自己的容颜了。
  虽然不是倾国之色,好歹我展露在外的气质也是万中无一吧?好歹连炎凰当代人皇都要赞本姑娘一声‘青山悠悠千载,只为一衣绿水’呢!
  这连一杯茶都没讨到?
  郑青衣顿时尴尬了。
  陈小天还以为她没听到,刚想重复一声,不料,郑青衣突然道:“陈公子,你不是还要幻影石青龙叶和欺天草的吗?”
  没错!她摊牌了!
  陈小天陡然听到这几个令他精神大振的词,想也不想就眉开眼笑地连连点头:“是啊,是啊!做梦都想呢!”
  呃……
  我了个去!她怎么知道的?莫非……就像那萧玉衡一样,她会读心术?
  于是,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一双眼睛像盯贼一样盯着郑青衣,谨慎地退了两步。
  郑青衣一气之下陡然摊牌,脱口而出的那一瞬,就后悔了。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可没得后悔药吃,只得道:“刚刚到访,敲门见没人应声,我就进去看了看陈公子有没有在家……就看到了公子青石案上的纸迹,就拿起来读了一番。”
  这番话说得那叫个理直气壮。
  陈小天眼睛渐渐瞪圆了。
  好家伙,这女人看着一幅大家闺秀,极有教养的模样,竟然……趁着我没在家,跑我家里去乱翻?姐姐,你好歹是位大姑娘!
  人心不古啊!世风日下啊!
  郑青衣脸也红了,当下也不装文人了,直截了当地道:“陈大天!只要你能来我郑家帮忙!我可以帮你找到这些东西!以我郑家的能力,找这些东西,易如反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