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下载

  • 微信关注

当前位置: 晋中新闻网 > 文化

夏天的故事

分类: 文化来源:晋中新闻网时间:2022-09-09 13:04人气:

□ 张瑞清

敏停下车,接完电话就骑车去了诚信大酒店。这真是个讽刺,他们今晚在这个酒店里用餐。满桌的同学兼老乡,都是熟面孔,说着些各自中意的话题或者虚构的内容。谈到缺席的小慧当了副校长,阿海充满了赞叹,流露出对有权者的崇拜,转而问敏是不是也当了中层。呵呵,敏笑了笑,校长人才库是有她的名字,不过当初考试只是觉得新鲜。当校长?她并没有这打算,再说谁不知道,资格只是其一,哪个不清楚有关系才是重点,和能力有多大关系。她有些不明白,她记忆中那个笑容灿烂、性格率直的同学竟说出这样一番话,她有些瞧不起他,就像他瞧不起她是普通老师一样。芳儿热情地照顾着远道回来的明,她一身洋气的打扮,金链子武装到脚腕,她是小城里时尚的代表。她有能干的老公为她撑起一切,她只管享受就好。不过,敏每次见到她都觉得好笑,就因为曾给她老公朋友圈里优质的视频点赞过几次,她竟然对自己疑神疑鬼。好几次敏都想对她说,同学,干嘛不把老公袖起来呢,那样才足够安全。谁家没有个好老公,发什么神经!这场宴席无疑明是重点,他风度翩翩,30年过去从身材到面容岁月几乎没有给他留下刻痕,要说变化,那就是见识广,比读书时沉稳了。今天的饭局就是他托同学召集的。他正和几个满脸堆笑的女生说笑着,她们因他而笑,他为她们而笑。然后他打量一圈,毫不避讳地对芳儿和敏说,你俩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么年轻。她也礼貌地递上自己的笑,回礼道:你才是被岁月遗忘的人!

可是敏想,即使岁月能把你遗忘,我怎么能?

10年前有同学提起过他,说他20年前如何无情地甩掉一个痴情的女子,令那女子痛不欲生。不过,据敏所知,那女子很早就成了家,或许早已忘记了他。

可敏怎么能?倒了一杯消暑的苦荞茶,她漫不经心地喝着。

中考那年敏做过一个奇怪的梦,梦到自己和明在一起,两人一身红装隐约是喜庆的情景。醒来很是奇怪,她和他从无交接,对他不远不近。这是为何?后来她听老人说这不是什么好梦,或许两人会成为仇人。仇人?不可能。明瘦高个子,白净面皮,有一副好嗓子,言行举止吊儿郎当,父亲是本校校长,在一群农村孩子中有点特别,同学们都叫他校长的公子哥儿。一些成熟的女生对他颇有好感。但敏么,从不在意。她只知读书,是出名的书呆子。读书才是她最感兴趣的事。其实她也不知为什么要读书,像人们说的有个工作啦,脱离农村户口了,她从来没想过。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命运让她读书,且不知疲倦如痴如醉,虽然也对周围一切晓知,但并不怎么关心。最重要的她是贫困的农民的女儿,不出意外他们是两条平行线,她走她的独木桥,他走他的阳关道。

……

那天的事确实有些不对劲。敏有些呆愣,她不清楚自己的面试证怎么贴的是明的照片。明的照片是很帅,但她不关心这个,这和她没有一丝一毫关系。她想到该问问最应该信任的班主任张老师。老师,我的面试证怎么贴着别人的照片?没事,你重贴一下就可以了。张老师不假思索,仿佛预演过一样,说完匆匆离开了。满教室拿到面试合格证的同学都面有喜色,敏没有。她觉得很不安,猛地,她想起小时候看到父亲的社员证,天生好奇的她问妈妈,这个证证换成别人也行吧。妈妈说,那怎么行,你仔细看,那上面有钢印。是啊,没有钢印,换成自己的也不行啊,那是不是说没有自己的面试合格证了?可张老师……显然张老师是靠不住了。她叹了一口气,忧心忡忡。

她的想法得到印证,没有面试合格证即使成绩达线也是考不上师范的,而她的成绩绝对没问题。叔叔决定和她去一趟师范学校所在的Z城重新办理面试证。带着父亲东挪西凑借来的钱,背着父母担忧的目光,大清早敏跟着叔叔出发了。一小时后到了县城,又换乘了开往Z城的车。车里人多挤得站不稳脚,各种气味混合着热浪让人透不过气来,不知过了多久,颠簸了一天的两人在黄昏时终于到了Z城汽车站。当天指定是办不成了,即使办成也回不去。叔叔决定先住下。在汽车站的大通铺住下,偏又停电,买了一支蜡烛照明。大院里接冷水洗把脸,挑最便宜的饭填饱肚子,已经9点。通铺房间竹帘破旧不堪,屋子里蚊子嗡嗡响,一晚上不能入睡。4点钟,大货车发动发出很大的声响。敏不再躺着,走出屋门呆呆看着大货车一辆辆开出车站,钻入远方的黑暗中。她不知道自己今天的事能不能顺利,多年的辛苦会不会因为这张面试证付之东流。

他们在学校上课前到了Z城师范,接待他们的人很热情,补办程序出乎意料地快。返回的路上,敏忽然发现,通往Z城的风景原来很美。

“欢迎老同学常回来!”大家举杯共祝,明意气风发。他是该意气风发,在座的除了他都是师范生,只有他读了大学。

大学,多么让人向往。倘若敏当初不是心疼父母的辛劳,成绩优秀的她必定也是象牙塔里的一员。但她只能读师范,那时候农村的佼佼者大多也走的是这条路,只因为那样可以减轻家里的负担。“念高中考大学,你还得感谢我呢!”敏在心里对明说……

中考成绩出来,敏考上了。然而一个月过去了,其他两个考上的学生都收到了通知书,唯独敏没有,再等,还没有。敏懵了,父母脸上除了辛劳,还有憔悴和无助。托人打听,情况是校长在设法阻挠。本来没有面试证敏就不能去了,去读书的就是明了,没想到敏补办了面试证。哦,一切早有预谋!校长很不甘,局长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干脆通知书不让发给敏。父母心急如焚,一对普通的农民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能有什么办法!敏,绝望了,习惯沉默的她更加沉默。除了和姐姐上山收割胡麻,什么也不做。那年胡麻没收成,是不是暗示什么?敏常常呆坐着,如果有人提通知书的事,她的情绪就会非常激动。

当母亲的发小来家时,一家人并不知道事情会有转机。发小顺口问敏的情况,母亲或许是憋在心里无处诉说便絮絮叨叨把所有的情况一股脑儿倾诉给她的发小。母亲的发小,敏称作姨姨的人说,回城可以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把通知书要出来。母亲大喜过望,父亲大喜过望,敏,有点不敢相信。

通知书在国庆节的时候到了敏的手里,报到时间比其他同学整整迟了一个月。漫长的一个月,难熬的一个月,折磨人的一个月。敏终生难忘的一个月,她忘不了,也忘不了那个强加给她这个月的人。

听说,校长后来放弃了折腾,条件是让他的儿子读高中。明并没有报考高中,但最后他读的是县里的重点高中。所以,敏想:“你要感谢我!”

敏直到毕业以后性格才渐渐开朗。大学梦没有实现,她就报成考大专本科一个一个完成。痴迷教学的她口碑甚好。她学着原谅过去,曾经路上遇到她的老校长还主动打招呼。没想到,老校长耷拉着一张脸,只是“嗯”了一声。那时她忽然明白了伤害你的人不要指望他有愧疚心。瞬间她不想原谅他了,她没有理由原谅他给自己和父母带来的伤害,他不配拥有她和她的父母的原谅。

但明例外,敏想他当时也是个孩子,他父亲做那样的事不是他的选择……但至少现在他应该懂得他的父亲曾做过多么不耻的有失师德的事情,他不该为他的父亲做点什么吗?

大家说着再见、一路顺风一类的话,走出酒楼街上已经是灯火辉煌。敏给明发了一条短信:这么多年了,你不想对30年前的事说点什么吗?

……

写字台前,敏静静地等着。她对自己说,那个夏天的故事该有个美好的结尾,毕竟秋风吹起要不留遗憾才好。

“一杯敬朝阳,一杯敬月光……”来电铃声响起。

敏拿起手机往椅背上一靠,“嗯,是我......”

不经意抬眼:电子日历赫然显示——明日立秋。


编辑:系统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