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下载

  • 微信关注

当前位置: 晋中新闻网 > 文化

理财产品为何出现大幅回撤? 债券圈的静态外推与动态博弈

分类: 文化来源:晋中新闻网时间:2022-11-19 20:47人气:

客户端

  作者:谁家扁舟子

  曾经,很多人嫌我们的债市波动太小,不好做交易,总是羡慕美债那个波动,认为自己在里面来回冲杀早就赚得盆满钵满了。

  最近,债市经历了一波回调,幅度说大不大,说小也不算太小,反正10年期国债收益率直接上行了20bp,但好像并没有什么人欢呼波动终于起来了,而是一片哀嚎。好家伙,理财负反馈的小作文满天飞,各种鬼故事都来了,按照他们的描述,这是照着一轮金融危机去了。

  诚然,现在的理财确实和以前不一样了,净值化产品从未有过如此之高,默认为无风险的固收类理财产品也没有过如此大的回撤(固收+不算此列,你们上半年已经经历过了),广大的理财客户确实有了新的不好体验。但是,债市这个波幅,真的不至于引发多大的麻烦。如果像美债那样,一口气上冲三四百bp那是要死人的,可咱们这才几十bp就受不了了?

  负反馈的推演很唬人,收益率上-净值回撤-产品赎回-抛售债券-收益率继续上-净值继续回撤-产品继续赎回……看起来像是预测了后续市场的动态变化,实则只是最简单的静态线性外推。线性外推我们都知道,沿着一个方向无限发酵,最后都走向了极端的推论。我们所熟悉的什么“核心资产”“南下争夺定价权”“京沪永远涨”“零利率资产荒”也都是静态线性外推的产物,后来的结果大家也都知道了。

  为什么按照静态线性外推投资投机的结果总是不尽如人意,是因为这个世界不是这样运行的啊。这个世界太复杂,充满了多种方向的力量,而且这些力量还是强弱时时转化的,这就造成了真实的世界里往往是处在动态博弈的状态里,比如当前这个债券市场,央妈通过公开市场操作释放了些暖意,尽管很多人觉得不及预期,但毕竟是暖意,缓解了市场很多恐慌的情绪。这就是线性外推之外的因素改变了态势的经典情况,而且我们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远的不说,前年的包商银行破产引发的同业收缩、永煤违约引发的信用危机,都是外部力量出手改变了情况的线性恶化。

  那为什么静态线性外推又被广泛使用?按我自己粗浅的理解,主要有两大原因:

  1、思维局限

  现在做研究分析,动辄就是模型框架,而且要求这个模型框架稳定下来,越是研究严格的地方,越依赖这些模型框架,市场有个短期涨跌,就从自己模型里找是哪个变量发生了变化,或者反过来,有个变量变化,就要推导价格涨跌,模型以外的复杂变量统统视而不见,;模型的局限之处还在于很难时时改变每个变量的权重和随意增减变量,不能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因为一旦修改过于频繁,就会被视为模型不稳定不可靠;久而久之,就造成了不可避免的边际定价和线性外推。更可怕的是,越来越多的人一入行就是学的这套打法并奉为圭臬,根本没见识过别的思考方法,线性外推就理所当然了。

  2、情绪惯性

  人性使然,对于自己持有的资产,都是越跌越悲观,越涨越乐观,悲观的时候想各种鬼故事,乐观的时候天天做美梦,这是人性使然,无可规避,所以才有那么多底部看空顶部看多的遗憾操作,所以才有那么多人套在核心资产的山顶上,又有那么多人在价格底部割肉出局,只能通过不断地历练来平抑情绪波动。

  既然静态线性外推不好用,那动态博弈分析方法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很遗憾,说好听点是动态博弈,说直白点就是拍脑袋,目前还是严重依赖个人经验的状态,每个人都会形成自己的认知和策略,都会在复杂的世界和市场里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

  最后回到我们熟悉的债券市场,先静态分析下市场,局势很明显:

  1、经济增长压力依然很大;

  2、通胀还未起来;

  3、偏宽松的货币政策取向也没有变;

  4、所谓的理财负反馈不会发生;

  5、依然没有其它高息资产能够取代债券。

  票息和套息策略似乎依然是最佳选择,毕竟每日确认的收益是实实在在的。只不过刚经历过大跌,又是年底,大家不太敢上,收益率暂时可能就在这个位置震荡了。

  但是如果考虑到动态变化,那可就不好说了:

  1、我们已经太长时间沉浸在偏宽松的货币政策里了,过去几年每一轮货币政策回归中性的操作都很快被意外事件或经济形势所打断,这个会不会是常态?

  2、通胀会不会起来?我们是不是也没有想到世界范围内的通胀居然如此猛烈?

  3、经济会不会好转?每一轮周期底部我们都会觉得这次不一样,那这次真的会不一样吗?

  假如经济和通胀真的能够起来,那么过去大家已经习以为常的债牛肯定就不存在了,债市将会地动山摇。所以基本面研究还是很有价值的,虽然判断周期好像总也不靠谱。

  那么问题来了,收益率回调到这个位置,是坚持杠杆继续吃票息和利差,还是为了防范再一次的可能崩盘而采取守势?

  世间安得双全法,投资从来就这么两难。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戴明 SF006